第一百七十四章 张开嘴(求订阅!)(2 / 1)

“咔嚓!”

捏碎了手中那巨大的头颅,白杨松开了手,一具庞大的躯体瞬间失去了全身所有的力气,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

卢道义等人站在白杨的身后,自上而下地望去,依稀可以看到那九个破碎的脑袋, 和如同真龙一般的躯体,那一片片鳞片似乎泛着金属的光辉,可是此时它的主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恶魔斯洛拉已经说不出话来,他认得死的这位是什么,这是如同之前僵尸一样的神灵禁区霸主级别的存在,在西方神话之中, 祂被称为九头蛇, 不死的存在,而在东方神话之中,祂则是被称为九头怪、鬼车、相柳等等称呼。

可是此时,这传说之中不死的怪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九个头颅全部都被捏碎,身体坠落在大地之上一动不动。

这已经不是恶魔斯洛拉等人第一次看到这些恐怖的生物死在他们的面前了。

自从进入了神灵禁区之后,这位雷恩帝国的皇帝就一路杀到了这里,他们已经有些记不清已经走过了多少世界,但是他们却清楚地记得每一个世界都被眼前的雷恩帝国皇帝杀成一片血色,似乎眼前的这位雷恩帝国皇帝真的要杀穿整个神灵禁区一般。

卢道义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白杨,他能够感受到这位雷恩帝国的皇帝此时身上的杀机,在看看脚下的鲜血,卢道义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一千年前,大秦帝国攻打神灵禁区是否也是这般模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抬起了头,打断了众人的思考道:“继续向前!”

停留片刻的队伍随即再次行动起来, 朝着神灵禁区更深处进发,索尼·路易斯此时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惶恐,他甚至有种感觉,这位帝国的新皇帝或许真的能够打穿神灵禁区,揭开那个隐藏在神灵禁区之中的秘密,那个被神秘世界追寻了数万年的秘密。

索尼·路易斯再次感觉自己会成为历史的一个见证者,他将见证一个传奇的诞生。

可是白杨却没有心情去管周围人的想法了,越是靠近那感知之物处,他便感觉那东西对于他的召唤在逐渐变强,让白杨忍不住地加快了在神灵禁区之中的行进速度。

于是,神灵禁区之中的众生便开始遭殃了,一具具尸体到在白杨面前,吞入诡异人皮的嘴中,白杨身上的杀机越来越浓烈,让周围的人几乎都感觉到一种窒息的感觉,就像是鲜血缠绕在他的身上一般。

而就在不知道杀穿多少个世界之后,白杨忽然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金色的世界,那是一片金色的大海,几乎无穷无尽,天空之上的云雾也是金色的,交相辉映,宛如神灵的国度。

那金色的指引之线就这么消失在那片金色的大海之中,似乎在象征着这就是那传说之中神灵陵墓。

十二帝国的神灵们瞬间开始使用权柄感知那金色的海洋之下的情况,却发现他们的权柄根本无法穿越这片金色海洋。

有的神灵试图直接掀开这片金色的海洋,却发现这片金色海洋每一滴海水都似乎比泰山还要沉重,根本无法撼动分毫,无法想象这片金色的海洋全部重量会有多么恐怖。

而就在众人惊叹这片金色海洋的沉重之时,那金色海洋在这一刻动了起来,无尽的海水上涌,究就像是在海底之下要有什么东西出来一般。

众人的面色都沉重起来,这样的海水之下,即便是神灵都无法生存,究竟是什么怪物生活在这下面。

但是也有人猜测这下面或许并不是什么生物,也有可能正是那传说之中的造物主陵墓。

而就在这个时候,金色的海水被彻底的顶开,一只如蛇似龟的怪物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它身体巨大众人根本看不到边界,只是简单地抬起头,就显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像是尘埃一般的渺小。

不过这金色玄武出现之后,却并没有攻击,而是睁开眼,目光从一个个人身上划过,直到来到白杨的身上,金色的玄武的目光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白杨皱了皱眉,然后伸出了手。

下一秒,那巨大的脑袋主动地蹭上了白杨的手掌,让白杨心中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这只“乌龟”就像是他养的宠物,此时正在给他撒娇。

在场的人也愣住了,在那巨大的玄武将脑袋靠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差动手了,但是却没有想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白杨皱着眉头将眼前的玄武打量了半天,看着巨大的眼睛之中的讨好神色,最终还是舒展了眉头,放弃了动手的念头道:

“张开嘴,我要进去。”

玄武闻言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后退了一步,整个金色大海之上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溅起的海浪甚至将许多神灵直接从空中砸落,狼狈地从海浪之中逃出。

玄武随即张开了它那巨大的嘴,一瞬间,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一切都像是消失了,只剩下了这一掌饕餮之口,巨口瞬间将众人吞下。

慌乱之中,卢道义等十二帝国的神灵奋力挣扎起来,可是一切的挣扎都似乎只是一种徒劳,无尽绽放的权柄一瞬间便被玄武吞下,连一点星火都不曾绽放。

挣扎之中,卢道义看到了白杨那平静的面容,对方站在黑暗之中没有丝毫挣扎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卢道义无法弄清楚,白杨究竟想要做什么,因为不过片刻,他便感觉整个人朝着一个无法感知的方向吸去。

整个玄武口中,只有白杨知道,那最终吸引他的东西就在玄武腹中。

“轰!”

海面之上掀起的海澜逐渐陷入了平静,巨大的玄武在吞下众人之后,再次闭上了金色的双眼,沉入了那金色的海水之中,直到它整个身子都没入海水之后,整个海面才彻底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