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不予我自取(求订阅!)(1 / 2)

白杨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他只是排除了所有不可能,那么无论最后的一切究竟有多么不可能都有可能是真相。

如果真的是像白杨的猜测,那么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可以掌控这些不应被掌控的亡灵,而这些诡异与亡灵又为什么可以掌控凡人与神灵。

因为它们对于凡人与神灵来说更加的精妙,神灵虽然本质上是高维生命,但是却是最简陋的高维生命,相比于这些高维精细机器来说,他们着实太过于平庸了,所以这些机器才可以控制它们。

不过如果真的是白杨想的那样,白杨不清楚的就是那位造物主的态度了,这些天白杨研究这些诡异的时候,还翻阅了那些古老的典籍,上面记载着人世间的一切都为那位造物主缔造出来的。

也就是说无论是亡灵,还是那些恐怖的诡异都是造物主缔造出来的,那么………所谓的造物主是否知道这些诡异和亡灵都是可以被他的掌控的?

如果是知道的,那么这些诡异与亡灵是否本身就是那位造物主留给他的,毕竟白杨也曾经在梦境之中见过造物主留下的造物之法,或许他本身就是造物主的传人。

如果不知道,那么一切都说不通了,因为如果这些诡异与亡灵本身就是机器的话,机器可没有可能被随操控一说,必然是满足某一种条件之后,他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此看来,白杨感觉自己是造物主的传承者或许才是对的,不过这一切还需要白杨去神灵禁区之中验证,在此之前,他还需要集齐这个世界上那些被大秦帝国封印的诡异。

东方四大帝国最近倒是找到了不少封印的诡异,但是七大帝国的那边穆斯似乎没有帮他谈妥,那么他只能自己去取了,天不予我便自取。

七大帝国以为他们团结在一起,新的雷恩帝国便拿他们没有办法了,那真的是太小看他了,他已经早早就不是那个从阿萨尔斯监狱之中逃出来的凡人了。

在七大帝国围攻因思特帝国帝都之后,白杨就已经在半步站稳了脚跟,而且每过一日他的气机便越发的浑厚,即便是已经半步大罗,他依旧在飞速地变强。

白杨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远远不是自己的极致,他曾经怀疑过自己之所以如此快速的变强,是不是与脑海之中的梦境有关,比如是那些诡异的阵法强化了他,但是白杨却觉得这不像是阵法强化,而像是长身体。

是的,这比喻很奇怪,但是却很贴合白杨自己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长身体,就像是小时候每几个月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力气与日俱增、身体也越发高大,就是不知道这种力量的增长究竟何时才是头,亦或者他什么时候才会“成年”。

白杨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因思特帝国的追捕,而另一个则是自己诡异地变强,现在因思特帝国已经成了雷恩帝国,不过他诡异变强的问题却依旧没有解决。

“不过也快了!”

白杨已经下定决心,在解决雷恩帝国内部事情之后他就会去七大帝国取被封印的诡异。

神灵禁区这个地方,他早就想要进去看看了。

………

而就在白杨决定平定帝国之后攻打七大帝国的时候,雷恩帝国内部却依旧是“沸反盈天”之势,原因思特帝国内部近五分之一州的人这次使出了滔天的力气,为了在困境之中求那最后一线生机。

他们想要的就是靠着这无数的民意来迫使帝国鹰派能够收手,似乎帝国鹰派不收手那么就是与所有人为敌一般。

可是他们却没有等到帝国鹰派的解释,帝国鹰派没有发出任何声明、任何发布会,甚至就像是根本不知道一样,但是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帝国内外现在只要有人看电视、看手机那么就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过帝国鹰派就是不回应,那种沉默之中的强硬,让十大州的人心底发寒,这个时候,他们才回想起来那位帝国鹰派的首领白杨可是当初直接扔核弹的猛人。

这种人不回应,那么就是即将动手的先兆,想到这里,他们心中更加的慌张起来。

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慌张,此时帝国内部大部分的人都对于帝国鹰派要做的事情并不抵制,甚至他们很高兴帝国能够做这些事情,尤其是设定最低交税收入,这几乎戳中了九成帝国民众的心底。

因思特帝国内部原来有两部分税收,一部分是帝国联邦要求的基础税收,一部分则是各州自己设定的交税额度,这就导致了因思特帝国内部的高税收,他们税收往往能够达到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到五十之间。

更加可怕的是这种税收是没有最低税收额度的,也就是你无论收入是多少都要交税,无可避免。

而帝国联邦国税局还有着暴力催收的机构,这就导致很多底层民众本身收入都不足够养活自己,但是依旧要交税,对于他们来说,这极其痛苦。

更可笑的是,底层穷苦民众因为交不起税而痛苦,但是原因思特帝国最有钱的那部分人却基本上不交税,因为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普通人听都没有听过的手段来避免交税。

这让整个帝国都异常的畸形,甚至可以说畸形到难以想象。

所以帝国鹰派决定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底层民众就是白杨的铁杆支持者,而且帝国鹰派的其他主张其实也是对于底层民众很友好的,尤其是清除帝国内部的黑暗势力这一条。

说实话,对于帝国内部黑暗势力不堪其扰的可不是那些富人,毕竟那些富人根本不住平民窟,但是底层民众可真的希望有一天这些黑暗势力能够彻底消失。

罗纳尔州的街道之上,一个小女孩看着那巨大的屏幕之上的直播,抬起头看向了牵着自己的手的中年男人,小声道:“爸爸,帝国是做的不对吗?”

中年男人闻言蹲下身子,捏了捏小女孩的小脸道:“不,他们做的很对。”

“那么为什么电视之上到处都是骂他们的声音?”小女孩乌黑发亮的眼睛之中尽是疑惑。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解释道:“因为电视上的这些人都不希望他们这么做。”

“电视上的人是坏人吗?”小女孩不解地道。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道:“是的,他们是坏人。”

小女孩继续问道:“那么好人会赢吗?”

中年男人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道:“会赢的。”

小女孩和男人的对话,正是整个雷恩帝国的一个缩影,因思特帝国的历史已经过去了,那些因为因思特帝国站在高处的财团的时代结束了,接下来是黄昏组织的时代。

罗贝茨·科曼和塔图姆此时已经来到了第一个目标地点,这是帝国广播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