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机器(求订阅)(1 / 2)

埃文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他觉得那个走到帝国巅峰的男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西泽先生他们,那位可不是那群因思特帝国旧时代的人,那是新帝国时代的缔造者。

七大帝国的联军有多么凶猛,甚至在旧帝国时代联合了帝国内部所有的力量依旧败得一塌糊涂,最终被七大帝国围堵在帝都之上,但是依旧被那人踏平,他又怎么会容许帝国内部有不和谐的声音存在?

这些和平时代诞生的精明商人不可能是那位的对手,无非是最终的结果如何罢了,埃文所能够做的只有祈求西泽先生能够活下来了,毕竟他现在也自身难保,埃文无法确定帝国鹰派那位新主宰会不会追究他的责任,或许某一天,他也会成为地面之上的一员。

“先生,如果看得有些难受的话,那么就不要看了。”

注视着眼前看着尸体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的埃文,老管家查理缓缓开口提醒道。

“不是尸体的事情,只是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微风从远处吹过,带来一丝丝血腥的味道,埃文听到老管家查理的声音摇了摇头道。

“无论是什么事情,看到尸体想到的事情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老管家查理虽然不知道埃文究竟在思考什么事情,但是还是劝诫道:“先生,您应该少想一些这些事情。”

埃文摇了摇头,老查理虽然是家里的管家,但是他从来不掺和家族生意之上的事情,所以他并不知道此时家族究竟踩在一个怎样的悬崖边缘,这些尸体很可能就是他的明天。

叹了口气,埃文开口道:“查理,你觉得这次帝国鹰派的人做的如何?”

“先生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老查理看了一眼埃文道。

“自然是真话。”埃文皱了皱眉,他有些不明白老查理为什么说这句话。

老查理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指向了那群尸体之中的一人,道:

“这个人我认识,昨天下午我还见过他,他狠狠地夸赞了一下帝国鹰派的做法。”

“帝国黑暗势力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第一个真正下定决心根除这些黑暗势力的只有帝国鹰派,还有禁枪的事情,帝国内每年死在枪支之下的人超过二十万人,很多人完全是在街上散个步就被莫名袭击而死,但是步枪协会一直都不肯妥协,考虑到帝国内部选民的选票,也没有人敢动手,但是帝国鹰派却做了,他做了很多帝国民众一直想要做,可是从来没有做成的事情,除此之外还有叠buff一般的异装癖、同性爱情等等,帝国鹰派砍掉了这些站在弱者地位上索取利益的群体。”

“说实话,多数像是他这样生活在整个帝国底层的人对于帝国鹰派的做法几乎是全部支持。”

老查理的实话让埃文脸上的难看了一些,他忍不住地指着地上血液已经干涸的尸体道:“但是他现在却死在这里不是吗?”

“对的,他已经死了。”

老查理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但是他死在这里不是因为他支持帝国鹰派,而是因为他心里支持帝国鹰派,但是却拿钱来做反对帝国鹰派的事情,他做了自己也知道是错的事情,所以他死了。”

老查理的话让埃文脸色变了又变,但是最终他不得不承认老查理的话是对的,而更加讽刺的是,这些人之所以死了,是因为他们这些利益全体拿钱贿赂出来的。

也就是这里每个人的死去都有他们的责任,当然这句话放在埃文的身上或许有些重了,毕竟他根本没有参与这次活动,但是这句话放在西泽先生他们身上却根本不重。

埃文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摇了摇头道:

“我明白了。”

主干街道上的人此时不像是往日之中的那样摩肩接踵,即便是在怎么大胆的人也不敢靠近那些尸体,让整个街道形容了愤间隔分明的两条人流,只不过街道之上的人却已经不似早上刚刚出来时候那么惊恐。

他们已经知道帝国鹰派杀的是什么人,他们不是这些人自然也用不着惊恐,毕竟他们这些多数人并没有参与这场暴动,而且对于那群暴徒的行为不满的可不只是帝国鹰派,他们也忍这些人很久了。

抬头看了看街道之上的尸体与已经干涸的鲜血,在看看周围人群的笑脸,埃文忽然感受到一丝的格格不入。

原来………他们早已经成为帝国身上的一块毒瘤了吗?

“其实先生可以不要想这些繁琐的事情,网络通讯封锁已经解除,趁着封城这些时间,先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和家人通通话也好。”

老查理感受到了埃文的迷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埃文会有这种迷茫感,但是他还是开口建议道。

埃文闻言猛然转过头道:“你刚刚说什么?”

老查理闻言被吓了一跳道:“我说其实先生可以不要想这些繁琐的事情,网络通讯封锁已经解除,趁着封城这些时间,先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和家人通通话也好。”

“通讯恢复了?”埃文惊道。

老管家查理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道:“恢复了,早上枪声消失之后不久就恢复了。”

“这是在钓鱼啊!”

埃文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苦笑道。

“什么?”老查理没有听懂。

“没什么,我们先回去吧!”

埃文摇了摇头,继续道:“今晚让人将保卫力量再加强一些,地下室还有些军火,也都拿出来。”

“今晚还会出事吗?”

听到要拿出来地下室收藏的军火老查理不解地道:“按理说不是已经在解封进行中了吗?”

埃文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朝家中走去,边走边道:“按我说的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