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救援(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先更后改,十分钟看

因思特帝国黑森地下军事基地,疗养室内,罗贝茨穿着白色的病人服饰坐在床上,他此时已经绝望了。

在之前的五个小时之中,虽然他已经疲惫到了极致,但是他依旧没有选择休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选择修习,那么以后估计只能埋在地下了。

罗贝茨不想死,所以他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个遍,寻找逃跑的机会,不过结果却让罗贝茨万分绝望,因为他没有找到丝毫逃出这里的可能。

“黑森监狱,真的是看得起我。”

罗贝茨露出了一丝苦笑,黑森地下军事基地这里是除了特洛伊深渊之外,因思特帝国最严密的囚禁之地,这里一般都是进行严密审讯的时候用的,有着多道封锁线可以防止被囚禁的人逃离这里。

仅仅是这个简单的房间从内部就不可能打开,哪怕是神灵也是一样的。

可罗贝茨依旧没有放弃,他依旧在继续思考着逃离的方法,疲惫的双眼之中已经全部都是血丝,就像是一个人已经濒临崩溃了一般。

在又思考了半个小时后,罗贝茨依旧没有想到丝毫逃离的办法,他忍不住地骂道:“该死!该死的黑森!”

随即反手砸在了身边的柜子上,整个柜子瞬间崩碎成为无数的碎片,但是这样就不能宣泄罗贝茨的愤怒。

如果他出不去,那么他就死定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混乱的声音,其中似乎还隐约夹杂着爆炸的声音,罗贝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然后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

即便是整个房间都使用了极其优秀的隔音材料,还有着炼金器物屏蔽,但是毕竟罗贝茨是一位神使,他的格位注定他的感观不是那么容易屏蔽的,更何况他现在身份并不是囚徒,而是病患。

罗贝茨贴在特殊炼金金属制成的大门之上,很快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即便是爆炸声轻微的就像是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但是罗贝茨还是听到了。

有导弹的爆炸,这是基地在进行军事训练,还是基地被袭击了………罗贝茨睁大充血的双目,心中瞬间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但是他随即便否定了第一个猜测,黑山地下军事基地以保密第一,自然不可能主动进行规模这样大的军事行动,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罗贝茨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那就是黑山地下军事基地被袭击了。

罗贝茨立马意识到了他的机会来了,如果有人进攻黑暗地下军事基地被攻破,那么他就有机会逃离,即便是不能攻破,但是只要让黑山地下军事基地的人认为他的需要迁移,那么他也有机会逃离。

想到这里,罗贝茨不禁更加认真地打量起来了外面的战斗声,他随即便发现战斗的声音似乎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而下一秒,罗贝茨房间的大门忽然传来的动静,像是一个巨大的阀门被搬动起来,大门之中像是有无数的齿轮转动起来。

罗贝茨不禁后退了一步,然后作出了进攻的姿态,他知道无论是打开这扇门的是谁,他估计都只有一个机会出去,而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

“轰!轰!轰!”

大门之中随着齿轮转动,一道道阀门被打开,而每次阀门打开都会发出巨大的声音。

随着第三道阀门打开,罗贝茨整个人身体都绷了起来。

而下一刻,那道大门被彻底推开,罗贝茨没有任何犹豫地轰然出手,一拳轰出。

但是这一拳却被稳稳地挡了下来,一道身影就那么单手挡下来他的袭击。

“轰!”

无形的气浪在整个疗养室之中回荡,将疗养室之中瞬间弄得一片狼藉。

罗贝茨瞬间感受压迫感,对方比现在的他要强,强很多!

难道我真的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了………罗贝茨的心中不禁有些绝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挡住自己的那人却开口了。

“罗贝茨先生,我们没有时间解释了,如果您想活着,那么就跟我们走。”

罗贝茨愣了一下,因为他感受到对方没有丝毫的恶意,似乎是来救他的,但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救他?

罗贝茨忍不住地问道:“你们是?”

“我们的身份后面再解释,现在没有时间了,为了救您,我们袭击了黑山地下军事基地,触动了警报,如果您在不走,很多帝国的人就会到,到时候,我们都走不了。”

为首的人语气之中似乎很着急,根本没有时间给他的解释,罗贝茨闻言犹豫了一瞬间之后,立马道:“好,走!”

对于罗贝茨来说,谁救他这件事,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深究,重要是能够将他救出去。

为首的男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带着罗贝茨走出了疗养室,瞬间消失了黑暗地下基地之中,只留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大地。

………

一连四次,时空跃迁之后,罗贝茨才感觉对方停了下来,放眼望去,眼前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露天港口,而在港口之中停留着一座座巨大的巡航舰。

罗贝茨瞬间认出来了上面的标记,这是因思特帝国的军舰,他立马转过身看向了那个为首的人,他不太清楚这是哪里,但是这似乎看上去也是因思特帝国的势力范围。

这一发现立马让罗贝茨整个人紧张了起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营救他的男人伸手安抚了他一下,然后道:

“罗贝茨先生不用慌张,这里是因思特帝国驻阿尔法帝国海军军事基地,这里都是我们的人,您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息几天,然后在进行我们宏伟的事业。”

“你们究竟是谁?”罗贝茨一双猩红的双目牢牢盯着眼前的人道。

而那个营救他的男人则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那么紧张,然后道:“我们是一群希望因思特帝国凌驾在世界之上的人,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罗贝茨感觉自己懵了一下,怎么就和他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