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局(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嘶哑的声音之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似乎莱尔真的触犯了因思特帝国的威严一般,可是莱尔跟乔恩等人一样连因思特帝国都没有去过,你说他冒犯因思特帝国威严,这不是见鬼了吗?

而且,即便是他冒犯因思特帝国威压,难道因思特帝国就能够如此的肆意妄为?

要知道他也是十二帝国之一克洛斯帝国的人,他们克洛斯帝国不要面子吗?

但即便是莱尔心中有着万般怒气,他现在还是要先挡下来罗贝茨。

罗贝茨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给莱尔带来的压迫感,让他感觉自己完全不是在面对一个神使,而像是在面对着一个——主神。

即便是莱尔从未见过真正的主神,但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该死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帝国资料提过这个罗贝茨有着这样强大的实力………莱尔此时心乱如麻。

但是白杨却没有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只是瞬间出现在莱尔身前,一掌拍下。

一瞬间,莱尔只觉得如同上苍崩塌,这一掌不快,可却让人有一种根本无法抗衡的感觉。

莱尔瞬间抬手去格挡,但是即便是如此,那一掌也瞬间拍碎了他双臂,将整个胸膛都拍的凹陷下去,莱尔像是炮弹一般轰入大地之中。

不过刹那之间,整个齐奥尔帝之中便只剩下了罗贝茨一人站在地面之上,而悬空在上的观众也彻底愣住了,看着地面之上近十米深的沟壑、那深不见底的坑洞和满地破碎的石板,观众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这真的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吗?

因思特帝国什么时候有着这么恐怖的人物了?

难道是因思特帝国做了人体实验弄出了一个怪物来?

这种力量估计也只有那些在电影之中将红内裤外穿的怪物能够比拟了吧?

在场的观众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看沸石乐队的演唱了,他们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地面之上还站着的那个人类。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贝茨缓缓开口道:“你们冒犯因思特帝国威严的事情就此小惩大诫,记住以后见到因思特帝国的人规矩一点,不然下次你们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话音落下,将众人悬空的猩红光辉缓缓散去,众人被缓缓放在了地面之上,而罗贝茨连头都没有回就化为一道猩红的光辉消失在了齐奥尔帝广场之中。

从空中被放下来的众人面面相觑,本来是来欣赏一场音乐盛宴,但是最终却目睹了一场非人的大战,这究竟是亏了,还是赚了?

而且,离开的那人说小惩大诫,但是地面之上留下这么深的痕迹,那人还能够活下来吗?

估计就算是一辆车也碎成渣子了。

而就在众人心生疑惑的时候,那深不见底的地下坑洞之中忽然传来了虚弱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这声音却清晰地出现在所有人的耳边。

“罗贝茨,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的!”

围观的群众心中不禁一阵心惊,这样还活着,这些人也像是刚刚的人一样的怪物吗?

似乎是在印证众人心中所想,那深不见底坑洞之中,原本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莱尔缓缓走出,只不过他现在却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甚至双手都被折断成不规则的模样,胸前更是完全凹陷了下去。

如果是普通人身上受到了这样的伤势估计已经可以选自己的墓地了,但是莱尔却看上去完全没有要死了的感觉,只不过他本身也并不好受,整个人都被重创了。

而另一边的地底沟壑之中戈登也缓缓爬了出来,不过他也浑身是血,半边身子都已经凹陷下去。

“他走了?”戈登低声问道,只是听到戈登的声音,莱尔就知道他的状态也似乎极差。

“走了,但是这仇我一定要报!”莱尔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这几个字,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辱。

他们这次被打,就像是在自己家门口被打了一顿,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打了一顿,他莱尔又怎么能够忍得了?

至于冒充的事情,莱尔从来没有想过,神灵级别的存在在人间只有十二帝国存在,所以只有可能是十二帝国的人,但是神灵冒充人也只能骗骗凡人,想要骗他们这种走到极致的人远远不够。

因为外貌是可以变化的,但是气息是无法变化的。

莱尔确定那绝对就是罗贝茨的气息。

“报仇估计很难,这个罗贝茨好强啊!”戈登黑着脸道,他从未没有想到自己就出来看个演唱会竟然被人打了,还打的如此之惨几乎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那种力量简直不像是一个神使应该有的力量,反而像是从神。。

“确实很强,但是我们也不是只有自己。”莱尔面色沉重,将自己双手缓缓搬了回来,“去看看罗恩怎么样,我清理清理一下周围,然后上报帝国,因思特帝国绝对不能付出代价,尤其是那个罗贝茨。”

戈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被轰入地下的深坑处走去,而莱尔则是抬头看向了周围的人,他猩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所有被他目光扫过的众人瞬间呆滞起来。

戈登很快将罗恩从坑洞之中捞了起来,然后道:“罗恩昏了过去。”

将所有人记忆清理的差不多的戈登这时候才转过身来,道:“活着就行,我们走!”

但是戈登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破碎的舞台上,有一人并没有陷入呆滞之中,而那人正是沸石乐队的主唱——奇奥拉。

他小心翼翼地趴在破碎的舞台之上,惊魂未定地看着狼藉的大地和失神的人们,喃喃自语道:“我到底在演唱会现场遇到了一群什么怪物?”

………

而此时,离开齐奥尔帝的罗贝茨来到了一处河畔,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抹,整个人的身形开始快速地变化起来,不过片刻,在齐奥尔帝嚣张跋扈的罗贝茨已经消失,只剩下了白杨静静地站在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