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隐秘(求订阅!)(2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诅咒是造物主给恶魔们的馈赠,即便是恶魔一族自己也无法解除,曾经有恶魔老一辈的人想要研究出来解除诅咒的方法,最终一位活了近五千年的老恶魔惨死在自己的实验之中,自此以后便没有恶魔敢去窥探造物主的力量了。

恶魔的诅咒也因此被称为神灵禁区之中最可怕的东西,当年八大帝国的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之所以最终没有杀死这些恶魔,就是因为恶魔一族的上一代魔鬼下下了诅咒所有杀死恶魔的人都会遭受诅咒。

即便是凯撒·弗拉维乌斯当初已经到了极其恐怖的境界,他也不想去沾染传说之中的诅咒,毕竟这东西实在是太过于难缠了。

可是就是这传说之中连八大帝国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都忌惮的力量,此时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被解开了。

恶魔斯洛拉清晰地感受到那条诅咒之线已经完全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有缠绕在白杨的身上一般,恶魔斯洛拉瞬间失去了镇定,那被猩红鳞甲覆盖的面部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不可能,没有人可以摆脱诅咒的,你一定是用什么屏蔽了我的感观对吗?”

“所以说刚刚的丝线就是咒诅?很有趣的东西,或许我将你们全部变成我的仆奴之后,我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这种诅咒。”白杨抬了抬头,饶有兴致地道。

他是真的对于这所谓的诅咒有了兴趣,即便是白杨已经成为了四维生命,甚至感受到了诅咒丝线的存在,但是如果是他自己动手,那么肯定做不出这种诅咒的效果的。

但是这些恶魔却能够做到,这不禁让白杨都有些好奇,这所谓的诅咒究竟是什么。

听到了白杨与恶魔斯洛拉的对话,一瞬间,所有的恶魔都变了脸色,他们尽管知道恶魔斯洛拉是想要使用诅咒,但是他们并不能感受到诅咒之线的存在,那是恶魔在施展诅咒的时候,只有施咒者才能够感受到的存在。

可是现在听到两人的对话,看到了恶魔斯洛拉的面色大变,发现白杨竟然阻止了诅咒,这代表着他们最后的手段已经失败了。

而他们又不能越过白杨逃出这地底世界,所以说他们难道真的要成为眼前这个男人一千年的仆人吗?

这和在地底再被关一千年有什么区别?

而就在一种恶魔思索的时候,白杨此时已经走到了恶魔们身前不足十步处。

“看来你们已经用了压箱底的手段,既然已经没有了什么手段,那么就结束吧!”

随着白杨的声音落下,修长的苗刀在白杨手中翻转,然后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了恶魔之中。

修长的苗刀泛着冷艳的金属光辉,瞬间划过一个个恶魔的身躯,刀锋所过之处,即便是恶魔坚硬的鳞甲也纷纷崩碎,溢出如同岩浆一般的血液。

“轰!轰!轰!”

一道道身躯瞬间被轰飞出去,在白杨的面前,他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恶魔斯洛拉想要阻止,但是他做不到,他能够看清白杨的动作,可是他躲不开。

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站立,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他便倒在了地上。

还没有等他抬头看向白杨,那柄苗苗刀就那么自上而下地顶在他的咽喉之上,金属的冰冷触感,让恶魔斯洛拉确定只要那柄苗刀落下,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

尽管他们身上还有上一代魔鬼的诅咒,但是既然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摆脱自己诅咒,这上一个魔鬼的诅咒真正能够起到作用吗?

恶魔斯洛拉心中没有一丝丝的自信,他张了张嘴,最终缓缓地道:“你………赢了。”

这个时候,恶魔忽然觉得或许一开始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因为从脱离恶魔之门的封印开始,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在眼前的男人的引导下。

白杨手中的苗刀翻转,刀身重重地抽在了恶魔斯洛拉的脸颊之上。

“轰!”

恶魔斯洛拉整个人飞了出去,将滚烫的岩浆分成了两半,划出一道修长的沟壑,但是很快岩浆就快速融合,只有恶魔斯洛拉艰难地站起身来。

白杨缓缓收刀,取回了自己的刀鞘,淡淡地道:“那么你还等什么?我要的契约呢?”

恶魔斯洛拉对于白杨的举动并没有什么不满,恶魔的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对于他们的来说,强者的一切行为都是正确的。

没有任何犹豫,恶魔斯洛拉立马道:“我这就开始制作契约。”

………

一个小时之后,地底的岩浆已经开始平息,重新回到地底沟壑之中,白杨站在地底世界中心,苗刀钉在地上。

而那一个个恶魔则是跪倒在白杨脚下,甚至没有一个恶魔敢抬头窥探白杨,似乎连抬起头的窥探都是禁忌。

甚至他们在眼前这人身上感受到了比一千多年前八大帝国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更深的恐惧。

白杨此时手上拿着一张古老的泛黄的羊皮卷轴,这便是那所谓的恶魔契约。

上面只有简单的几行字,以符文的形式勾画在上面,看上去就像是随时会活过来一般,带着蛊惑人心的感觉。

这个羊皮卷轴是白杨看着恶魔斯洛拉通过四维之躯构造出来的,只不过里头有着一些极其复杂东西,似乎和那诅咒之力有些像,即便是白杨也没有一眼看明白,不过也只是不明白而已。

在四维空间之中看到了恶魔斯洛拉制造恶魔契约的过程,白杨已经可以重复制造卷轴了,只不过究竟是为什么,白杨却也还没有弄明白,不过白杨也没有深究,他准备处理完恶魔事情在研究一下。

伸手在卷轴之上写下了自己名字,直接将这泛黄的羊皮卷轴扔给了恶魔斯洛拉,白杨淡淡地道:“签下名字吧,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仆人。”

恶魔斯洛拉接过了卷轴之上,终于知道了这个设计他们的男人究竟叫什么,“白杨”这就是那个男人名字吗?

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一千年过去了,人间又出现了这样的强者吗?

恶魔斯洛拉缓缓吐了口气之后,然后伸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没有犹豫地递给了后面的恶魔。

等到一个个恶魔全部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泛黄的羊皮卷轴瞬间燃烧了起来,如同岩浆一般的火焰像是在预兆着什么一般。

羊皮卷轴不过片刻就已经彻底地化为了灰烬,然后灰烬寸寸分解,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只不过白杨却能够感受到冥冥之中多了一些东西,这是他和恶魔们的联系,只要他愿意一念之间就可以决定他们生死。

这就是契约联系吗?

看来神灵禁区之中的诡异种族都有着些有趣的手段啊………白杨忽然对于神灵禁区的兴趣更足了。

他收回看向虚空之中羊皮卷轴泯灭处的目光,看向恶魔斯洛拉道:“你们一千年前是从神灵禁区出来的吗?”

恶魔斯洛拉不太清楚为什么白杨会忽然问到神灵禁区,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是从神灵禁区里头逃出来的。”

这件事倒是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毕竟恶魔是从神灵禁区出来的,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

白杨皱起眉头继续问道:“从神灵禁区里头逃出来的?为什么要从其中逃出来?里头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吗?”

恶魔是从神灵禁区里头逃出来的,这就很有意思了,神灵禁区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他们竟然用到了逃这个词语?

这不禁让白杨想到了八大帝国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当初提到的那个祂,“凡有念,必被知”的恐怖存在,当初凯撒·弗拉维乌斯似乎是最后被这个祂带走了,只不过也不知道这个凯撒·弗拉维乌斯现在还是否活着。

白杨总感觉恶魔所说的恐怖存在就是凯撒·弗拉维乌斯当初提到的恐怖存在。

听到白杨问到那位存在,恶魔斯洛拉面露难色,沉默了半天才缓缓地道:“关于那个恐怖存在的事情,我不能说,因为当你知道了对方,那么对方就知道的你,就能够感知到你的存在,大多数情况之前,他不会感知我们的存在,但是知晓他的人数如果变多,那么他是一定会注意到的。”

“凡有念,必被知?”白杨眼中亮了一下,这和当初八大帝国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描述的一模一样,那神灵禁区里头究竟有着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当初按照凯撒·弗拉维乌斯的笔记,八大帝国神灵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他至少也该是从神巅峰,甚至或许是主神,但是即便是如此,面对那个怪物也要躲起来,甚至连他一手缔造的八大帝国都背叛了他,可见那个神灵禁区之中怪物的恐怖。

听到白杨描述,恶魔斯洛拉点了点头,似乎发现了一个更加准确的描述道:“对的,凡有念,必被知,祂就是这样的存在。”

“人类也知道祂的存在吗?”白杨继续问道,他目前也只是在凯撒·弗拉维乌斯的笔记上知道神灵禁区之中有着一个恐怖的存在,但是在汉帝国的记录之中却从来没有写过这么一个存在。

恶魔斯洛拉闻言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措辞,他顿了顿之后道:“这个我不清楚,但是即便是走上了封神之路的人也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祂的存在,知道祂的多数都是神灵禁区之中种族,但是我们几乎不会对外人提到他,甚至即便是我们自己的种族之中,老一辈也都不会对我们说太多关于祂的事情。”

说到这里,恶魔斯洛拉顿了顿之后,道:“您如果想要知道更多关于祂的事情,那么或许应该找到神灵禁区之中老一辈,他们或许知道些什么。”

白杨闻言沉默一会继续地问道:“祂是什么境界?”

恶魔斯洛拉继续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祂应该超乎了主神境界,祂究竟是什么境界没有人知道,不过神灵禁区河之中只有一个人可以跟他抗衡,那个人是一个秦帝国的人,也是一千年在他进入神灵禁区的时候,与祂发生的冲突,我们才得以逃出,但是他最后似乎没有死。”

超越主神的境界?

神灵禁区之中还有两个超越主神境界的存在?

白杨不禁想起了自己在汉帝国阅览文献的时候似乎看到过,当初东方四大帝国分裂之前,便只有一个帝国——秦。

只不过在大秦帝王消失之后,秦国快速分崩离析,分裂成为了汉帝国、明帝国、唐帝国和晋帝国。

所以说恶魔斯洛拉说的其实当年消失的秦帝国帝王?

按照时间算,这也应该是那个茨威格提到揍了凯撒·弗拉维乌斯的猛人。

一瞬间,白杨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看向了恶魔斯洛拉道:“那个祂出现多久了?”

恶魔斯洛拉闻言顿了顿之后,道:“按照老一辈的说法,从神灵禁区存在开始,祂就存在,祂是造物主离开的时候创造的巅峰之作,也是最后之作。”

造物主的最后之作?

这个世界之上真的有造物主?

白杨不禁想起了自己梦境之中的那个创造万物的存在,难道他的梦境之中的那个人自就是造物主?

白杨深深吸了口气,继续问道:“你们见过造物主?”

“神灵禁区之中所有的存在都是造物主创造出来的,人间的所有存在也都是造物主创造出来的,按理说所有人都见过造物主,但是实际上只有最开始的那一辈见过造物主,不然造物主也不会留下的传说,但是当初见到造物主的人多数都已经死了,所以也几乎没有人记得造物主的存在了。”恶魔斯洛拉老老实实地道。

白杨深深吸了口气,道:“神灵禁区之中都是什么样子?”

虽然白杨一直都知道神灵禁区之中应该有着大秘密,但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秘密,甚至这些秘密还和自己的梦境有关,他感觉自己应该了解一些关于神灵禁区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