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怂(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南屿江南北近十里的大地轻微的震动起来,而江水已经沸腾起来,就像是那天一样,无尽的雾气升腾而起,将整个江面都变成一片白茫茫。

就连罗门桥之上也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桥面之上从外地前来旅游的人已经有些慌了。

要知道在之前南屿江事件新闻描述之上就说过,罗门桥消失,南屿江异动最开始就是从江面之上诡异雾气开始的。

难道是南屿江之下真的有着一个怪物吗?

从外地来此旅游的人有些惊疑不定,但是他们却依旧不愿意相信南屿江事件的存在,只是将这归结于南屿城方面干涉,或许在南屿江之下有着什么现代设施能够模拟出来这一切。

甚至有人主动表示要留下来看看南屿江究竟有没有真正的诡异,此时只有江彭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假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许比之前南屿江事件更加恐怖,毕竟上一次南屿江事件只是这个男人想要看看江底有着什么,但是这次这个男人已经决定要将南屿江之下的真龙放出。

对方让江彭祖好好看这或许他一辈子都看不到的异象,但是江彭祖却没有心情去看这一切,他只想阻止白杨的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毕竟按照老一辈的说法,如果那条真龙从江底走出,那么或许南屿江即将恢复荒无人烟的景象。

“先生,为什么要将它放出来,古时候的人将它封在江底应该是有自己的原因,这样就放出来不好吧?”江彭祖低声道。

但是白杨却连回头看一眼江彭祖都没有做,只是继续将自身的气息探入那江底的神秘空间之中,在确定了真龙对于自己恐惧之后,白杨开始彻底动手拆解起来了封印。

无形的力量探入黑暗的水域之下,触及那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铁链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铁锈快速脱落,露出一道道的金色的道纹,但是金色的道纹也很快随即脱落。

神秘空间开始快速缩小,江水上涌的速度更快了,水面疯狂抬升,不过是几分钟之中,水面已经被强行太高了近三米,鱼腥味笼罩整个南屿江之上。

江水之下还传来种种诡异的牛鸣声,像是某种恐怖的怪物在吟叫着,让罗门桥之上的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颤抖。

那种恐惧就像是从生命深处引动的,根本无法阻挡,有人不知所措地道:“南屿江事件不会真的是真的吧?”

此话一出,罗门桥之上无数人已经动了离开的心思,只不过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让众人根本来不及离开,南屿江之中便出现了新的异象。

隔着雾气的江面之下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影,它每一次动荡都会引起整个南屿江的惊涛骇浪,巨大的浪头甚至将水花溅到了罗门桥上,更是将罗门桥之上的人吓了一跳。

“怪物!真的有怪物!这南屿江的水真的是烧开的!”

惊呼声让罗门前几乎一瞬间陷入了动荡之中,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没有人能够将一条流动的长江烧开,这不是目前人类能够办到的,这说明之前的报导很可能都是真的。

而按照之前的报导,大浪之后,那个江面之下的怪物就要现身了。

但是还没有等到众人撤离,白杨再次加大的侵蚀道纹的力量,江水之下的锁链不断地摇晃起来,像是恐怖的力量正在摇晃着它。

江底神秘空间似乎是一瞬间消失,而被锁在其中的真龙也再次出现在了南屿江之中。

罗门桥之上的众人只见江水之中一条巨大的尾巴扬起,巨大的水幕随即掀起,化为滔天大浪朝着两岸涌去,重重地拍在了两岸堤坝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得众人几乎瘫软在了罗门桥之上。

此时再也没有人怀疑南屿江之下怪物的存在了,他们只希望南屿江之下的怪物千万不要现身,即便是现身也千万不要攻击他们。

哀嚎声、哭泣声、嘶吼声等等嘈杂的声音一时间笼罩了整个罗门桥之上。

江水之下,下一秒一条恐怖的身影腾空而起,其身长有近百米,身宽超过八米,甚至有的地方近十米宽,在它腾空而起的一瞬间,江面之上冲天而起的水柱落下,无尽雾气像是在一瞬间被撕开,化为缠绕在它身体之上的云雾。

两岸与罗门桥之上无数人目睹了这恐怖的怪物真正的模样,一片片黑色的鳞片铺面了它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龙爪锋锐有力,整个躯体如同钢铁浇筑而成,看上去便知道内蕴恐怖的力量。

这是——真龙,传说之中与神灵并肩的恐怖生命,它本身就意味着恐怖的力量,与不朽的生命。

所有人看到它的一瞬间,只觉得走进了神话之中一样。

没有人想到南屿江之下竟然有着一条黑色真龙,这不是传说之中的恐怖生命吗?

难道这个世界之上真的有神灵的存在吗?

不然为什么会有真龙的存在?

但是显然真龙并不会解答这些人的问题,一声恐怖的咆哮声之下,一条条锁链瞬间被绷紧,发出金戈之声,整个大地也随之震动起来,无数人在摇晃的大地之上摔倒在地。

就像是真龙这一下将整个大地都拉动了起来,江水翻起滔天巨浪,横冲四方,属于真龙的威严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窒息的压抑感。

“它是被锁住的?”江彭祖看着那条真龙有些不敢置信地道,他上次可没有看到真龙身上的锁链,而且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将这么恐怖的真龙锁在南屿江之下,难道是传说之中的仙人吗?

“自然是被锁住的,不然你不会以为它是自己喜欢待在南屿江下面吧?”白杨头也不回,只是淡淡地回道,随即单手猛然一挥。

下一秒,这一记手刀就像是被砍在了那绷直的铁链之上,悬空在上的真龙直接被再次拉入水中。

“轰!”

江彭祖感觉双耳欲聋,但是他却睁大眼睛朝着江水之中望去,只见那条真龙再次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去,却依旧不能摆脱那一条条锁链。

明明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钢铁,却像是根本无法挣脱一般,将这恐怖的真龙牢牢锁在了南屿江之下。

而这个时候,白杨再次一记手刀劈在了那条锁链之上,真龙再次被带入南屿江之下,掀起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