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道路(求订阅!)(2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恍惚之间,黄晨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在梦中他像是陷入了一个诡异衙门之中,无论他如何逃离都不能逃出,即便是此时黄晨已经从梦境之中苏醒过来,但是依旧觉得心慌至极,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再次拉入梦境之中。

好真实的梦境,好可怕的梦境………黄晨深深吸了口气来平缓自己加速的心跳,然后缓缓从办公室的桌案之上爬起来,他背后不知道何时已经泛出了冷汗,将衙内的服饰都浸透了。

缓缓抬起头打量了一下整个办公室,黄晨发现在左手边便是他昨晚伪造出来的白杨笔录,看了一眼笔录,黄晨皱了皱眉。

“昨晚我刚放下笔录就睡着了吗?”

他的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就像是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种不安让他心惊肉跳,有些惊疑不定。

黄晨不禁想起了刚刚梦境之中的白杨,在那个梦境之中,那个男人永远平静地坐在审讯室之中看着自己,让人的心底忍不住地发凉。

但是随即黄晨便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有些敏感了,那只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

或许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伪造笔录吧………黄晨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至于这场梦他只不过当做是因为昨天李建的言语有些多想罢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本来就很正常。

揉了揉依旧有些沉重的脑袋,黄晨站起身来,准备去见见李建,看看这事情究竟办得如何了。

虽然李建办事一向稳妥,这种栽赃嫁祸的事情没有办过一百件,也办了八十件了,可是涉及到了自己,黄晨还是决定问一问。

当然,也或许是因为昨天白杨给他的印象过于深刻了,毕竟即便是被高明远用刀抵住脖子,这个男人都没有丝毫的畏惧,审讯室之中连从来都不失手的李建也没有让他签字画押。

当然更多的还是那场梦境,那场梦境之中的白杨印象太过于让人深刻了,他就像是一个魔神一般。

这个梦境让黄晨越发地感觉这次或许会出问题。

但是还没有等黄晨走出办公室,一群人身着黑色战术服的汉帝国御林军便冲了进来,直接将黄晨按在了桌案之上,黄晨的头重重地撞在了桌案之上,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只不过剧烈的疼痛之下,黄晨很快清醒了过来,他努力地抬起头来,道:“你们是谁?知道冲击衙门官邸是什么罪吗?知道羁押帝国衙内是什么罪吗?快把我放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柄枪抵住了黄晨的脑袋,枪械冰冷的触感让黄晨瞬间闭上了嘴。

为首的御林军队长拍了拍黄晨的脸道:“放心,死也让你死明白,想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是大汉御林军,帝国境内,一切事物,先斩后奏,帝国之外,御林军有着代表汉帝国开战的权力,说实话,你很幸运,普通人一辈子也没有资格见到我们。”

黄晨的脑袋此时都是混乱的,御林军的权力只是听着就让黄晨整个人都宕机了,他着实有想过自己可以会被某些御史派人抓起来,可是御林军是什么情况?

“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黄晨努力露出一丝微笑,道。

“误会?”

为首的御林军队长看了一眼黄晨道:“你们把我们御林军请来的客人抓到这里,还伪造证物,你说这是不是误会?”

一瞬间,黄晨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挣扎地抬起头来,道:“那个审讯室之中的男的?”

黄晨有想过那个审讯室之中的男人不紧张,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能够引出御林军这样的组织。

这次是真正地踢到铁板之上了………黄晨面色变得惨白起来。

为首的御林军队长摆了摆手道:“你还挺聪明的,带走。”

说着黄晨被拉出了办公室之中,他随即在走廊之中看到了李建等人,李建看到黄晨之后彻底低下了头,一言不发,显然整个衙门已经全部被控制了起来,看来他们真的惹到了了不得人物。

黄晨的心中不禁更加苦涩起来,本来他如果不掺和这件事的话,最多不过是被撤职罢了。

而就在黄晨被抓出去,恍惚之间,他听到周围的那群人低声交流道:“这个人真的很幸运,毕竟他们囚禁的可是世界之上最危险的罪犯——白杨。”

黄晨闻言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来白杨的面貌,他这时候才想起来那个看起来熟悉的面容究竟是谁了,世界之上最危险的罪犯吗?

但是汉帝国为什么和世界最危险的罪犯在一起?

可惜再也没有人回答黄晨的疑问。

便是南屿城衙门周围的人也不知道这衙门之中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听说衙门之中惹到了不该惹到的人,整个衙门都被隔离调查起来,这种时候,也没有人愿意掺和进来。

………

南屿城内的一处大厦之下,朱硕和白杨都坐在车辆的后座之上,而斯皮尔伯格则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至于驾驶位则是御林军的人。

“白杨先生忽然来到汉帝国境内之前可没有打过招呼啊!”朱硕带着询问的语气道,其实这也是他对于白杨突然来到汉帝国而没有打丝毫的招呼有些不满。

白杨也听出来了其中的意思,但是他并不准备接这句话,你跟我谈规矩,那么我就跟你谈感情,咱们都变成蒙脸的政客。

“我本来以为朱硕先生会欢迎我来到这里,毕竟组织和汉帝国的合作是我一手促成的,这种情况之下,我以为我们应该是朋友。”

朱硕闻言只能道:“我们自然是朋友,我并不是不满,只不过是觉得来的有些突然,让没有做出待客的准备,也让白杨先生这次来到汉帝国见笑了。”

谈感情的麻烦就在于这里,至少朱硕只能让白杨搅稀泥,不然白杨如果说没有感情就断了合作吧,朱硕能够怎么办?

求人办事要有求人办事的觉悟。

白杨随即笑道:“既然朱硕先生当我是朋友,那么我也当朱硕先生是朋友,我在这里可以保证,汉帝国何时诛杀因思特帝国神灵,那么阿兹特克城就什么时候立马放人,这个主我还是可以做的。”

“那么就在此多谢白杨先生的。”朱硕拱了拱手道。

“叫白杨先生太客气了,朱硕先生还是叫我白杨吧。”白杨主动地道,他来汉帝国要做的事情如果汉帝国配合,他不介意和汉帝国亲切一些。

朱硕也抱着同样的心态,如果说黄昏组织能够在阿兹特克城的事情之上优待汉帝国,那么他也不介意亲切一些。

汉帝国的人为什么喜欢在酒桌之上谈生意不就是因为如此吗?

朱硕直接开口道:“那我就不这么客气了,我叫你白杨,你叫我老朱就好,白杨老弟你这次来汉帝国是黄昏组织那边有什么事情吗?”

白杨看了一眼朱硕,笑着道:“这次我来汉帝国就是想要见识一下神灵境界的实力,我刚刚步入神灵境界,还有许多需要了解的,想在与汉帝国神灵的交手之中磨砺自己,当然说句实话,我也是想要看看汉帝国的实力,毕竟到时候覆灭因思特帝国组织并不会出手,动手的只有我和汉帝国。”

朱硕闻言挑了挑眉道:“黄昏组织不会介入这场战争吗?”

汉帝国对于黄昏组织要覆灭因思特帝国这件事情原本认定的可是黄昏组织是会出手的,但是按照白杨现在的说法,黄昏组织是不会出手的吗?

如果黄昏组织不出手的话,即便是阿兹特克城神灵出来,想要无伤吃掉因思特帝国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白杨点了点头道:“不会,这是我的磨炼,无论发生什么,黄昏组织都不会插手,组织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听到这话,朱硕愣了愣道:“所以说一开始与因思特帝国都是你的主意?”

白杨点了点头道:“是我要做的,组织只是了一部分的支持。”

“你当时应该才是封神者吧?”朱硕不由开口问道。

白杨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只是封神者,从阿萨尔斯监狱出来的时候,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却敢直接提出覆灭因思特帝国的计划,而黄昏组织还直接了支持………朱硕不知道该说白杨太过于疯狂,还是说黄昏组织太过于疯狂。

十二帝国屹立在这个世界超过千年,风来雨往,但是从未有人能够覆灭,可是白杨当时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竟然敢说要覆灭因思特帝国,而黄昏组织却直接支持,这只能说黄昏组织这个组织之中便带着疯狂的基因。

朱硕念及于此不禁感叹道:“真是疯狂,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敢说出这么一句话,你敢说出来,并且敢去做,我佩服你。”

“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钦佩的,他们想要杀我,那么我就毁了因思特帝国,仅此而已。”白杨平静地道。

覆灭十二帝国之一,也不过是仅此而已吗………朱硕不禁苦笑道:“英雄出少年,不过我有一点比较好奇,如果说逃出阿萨尔斯监狱的时候,你还是普通人的话,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黄昏组织的?”

“其实老朱你如果想要打探组织的事情的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组织已经准备现世,其实有些东西你之前不知道,以后也会知道。”

白杨看了朱硕一眼之后继续道:“我是逃出阿萨尔斯监狱之后加入黄昏组织的,就在罗塔城之中,我见到了我的老师,他认为我很有天赋,所以我就因此成为黄昏组织的成员。”

如此看来你的那位老师的眼光是真的好,一年之内从普通人成为神灵,即便是在汉帝国历史记载之中也找不到这么快的封神者,这种速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惊悚………朱硕看着白杨如此想到。

“不知道白杨你的老师名讳是?”

白杨看了他一眼,道:“我的老师是黄昏组织的高层,在黄昏组织的地位很高,他的名讳在他没有容许的情况之下,我不能告诉你老朱。”

果然是黄昏组织的高层吗?虽然之前汉帝国就有这方面的推测,但是白杨这次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他老师的地位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一些………朱硕点了点头道:

“可以理解。”

“你能够理解就好。”白杨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样在一年之内从普通人变成神灵的?即便是有神灵帮忙,这也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朱硕看着眼前的白杨好奇地道。

“如果是走封神之路的话,那么确实很难。”白杨平静地道,毕竟来之前,他依旧已经编好一切。

作为世界之上最危险的罪犯,骗个人怎么也不能说是过分不是吗?

他不生吃个人都应该算是仁慈的了,不对吗?

“什么意思?”朱硕闻言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双目紧紧盯住了白杨,似乎希望得到自己想象之中的答案。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白杨转头看向了朱硕,轻声道:“黄昏组织的成员全部都走的不是封神之路,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道路。”

黄昏组织全部走的都不是封神之路,他们有着自己的道路,他们在封神之路之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吗………朱硕感觉自己的脑海似乎炸掉了一般。

自从人类开始接触走上神灵的道路开始,无数先人都尝试过找到了一条封神之路外的道路,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甚至到了现在很多人已经放弃了。

可是此时白杨却告诉朱硕,黄昏组织已经找到了,朱硕又怎么能够保持平静?

沉默了片刻之后,朱硕才缓缓回过神来,他再次看向白杨,求证道:“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吗?”

“那么我再次重复一遍,黄昏组织的成员全部都走的不是封神之路,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