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见面(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作为汉帝国御林军负责与黄昏组织交涉的主要负责人,朱硕从来没有小瞧过黄昏组织,甚至他一向高估黄昏组织,但是即便是如此朱硕也不得不为白杨的修炼速度感受到震惊。

自从有史以来,从来没有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之中从凡人成就神灵,在汉帝国历史记载之中,最快的一位也用了近十年,但是白杨只用了一年不到。

朱硕在这一刻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黄昏组织默许这位高层的学生拥有这么大的权力了,因为他配得上这样的权力,他的天资注定他会成为整个神秘世界未来站在巅峰的那群人之一,甚至………他很可能达到一个前人不曾达到过的境界。

如果是在汉帝国也会默许给这种年轻很多的特权,因为他们的未来值得汉帝国赌一赌国运,如果真的出一个足以压服十二帝国的存在,那么汉帝国将在这个时代登顶。

可是………这个白杨真的是黄昏组织之中最杰出的人吗………朱硕不禁升起这么一个念头,毕竟黄昏组织在汉帝国面前展露的年轻一辈之中,除了外围成员之外,只有白杨一人,所以白杨的水平或许代表是黄昏组织最杰出的水平,也很有可能是黄昏组织的平均水平。

如果是前者,那么还好说,但是如果是后者,那么黄昏组织的可怕程度还要继续上升。

念及于此,朱硕不由想起来了阿兹特克城外驻军汇报上来的信息——关于汉帝国和黄昏组织的谈判顺利,只是阿兹特克城之中,诡异人皮对于黄昏组织异常恐惧。

诡异人皮是一个恐怖的异类,这是整个十二帝国都公认的,因为十二帝国举国之力都无法奈何他分毫,可是它却对于黄昏组织畏惧到了骨子里,这足以说明这个隐匿在世界之下的组织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神秘组织危险程度甚至更胜,毕竟这个组织的后辈同样杰出。

想到这里,朱硕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像是此时在他的面前,那衙门消失的地方有着一个隐匿在黑暗之中的巨大怪物俯视着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赶来的御林军将军孙道权打断了朱硕的思考。

“你是知道什么吗?我记得你现在似乎在负责汉帝国与那个神秘组织交涉,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孙道权皱着眉道,他的本能告诉他朱硕一定是知道的什么,不然绝对不会恰巧出现在这里,因为他知道朱硕正在做的那件事情保密程度很高,这种情况之下没有任务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朱硕闻言点了点头,再次深深吸了口气道:“我确实是知道一些东西。”

说着朱硕转过头来,对着孙道权道:“这次进入汉帝国境内的空间权柄神灵是我们主动邀请进来的,因为保密属性,没有和御林军对对外观察小组报备,所以可能出现一些误会。”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孙道权皱了皱眉,无论是谁全副武装赶来结果是一个误会心情都不会太好。

御林军神灵级别的存在皆是万人之上,他们撑起了整个汉帝国的荣辱兴衰,也是整个汉帝国的脊梁,一般情况,根本不会触动,可是现在被调动来到这里,却告知是误会。

“是一个误会。”朱硕只能点了点头,他还能够怎么样,总不能让御林军和黄昏组织冲突起来,如果冲突起来,阿兹特克城之中汉帝国仙人怎么办?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冲突起来,朱硕不觉得汉帝国能够占据上风,黄昏组织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太强烈了,朱硕甚至觉得即便是现在十二帝国齐上,全部都拿出千年底蕴都不一定是黄昏组织的对手。

毕竟………他们现在连黄昏组织究竟想要做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他们是为了神灵禁区里头的存在。

朱硕只能如此推测,毕竟以现在黄昏组织展现出来的势力,整个人间都容不下这个隐匿在黑暗之中组织。

“既然是误会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在帝国境内动起手来,没有人保证能够收的住手,不过………”

说到这里,孙道权顿了顿道:“我既然已经撞见了,那么是否可以一起见见这位被邀请而来的神灵?”

作为汉帝国真正的脊梁,撑起整个帝国荣辱兴衰的仙人,孙道权并不想要这么就回到总部之中。

而且,孙道权还对于朱硕执行的任务有些好奇,据说光是这个任务就调动了超过十五位神灵。

朱硕闻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既然孙将军想要一起见见这位客人,那么其实也可以,但是我们要说清楚,孙将军只是见见,具体的交谈孙将军不能插手,不然我付不起这个责任。”

“放心,我看一看已经有些僭越了,如果插手那么就太不识抬举了。”孙道权闻言全盘答应了下来,并且让人将这里的事情上报给了汉帝国御林军总部,然后再次开口道:“你调查的那个组织似乎很不凡?”

“唯一能够告诉孙将军的是………这个组织与阿兹特克城有关。”朱硕面色慎重地道。

“与阿兹特克城有关?”孙道权闻言面色一变,阿兹特克城至今可依旧是生命禁区,无论是凡人,还是神灵进入这个地方都很难活着走出来,即便是十二帝国也不例外。

阿兹特克城究竟有多恐怖,孙道权虽然没有去过,也听其他汉帝国神灵说过,那就是一座诡异之城,有着一张恐怖到神灵也无法奈何的人皮在那里。

时至今日,十二帝国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决其中的问题。

孙道权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朱硕等人做的事情保密程度如此之高了。

他随即不再继续询问关于这个组织的事情,只是看着眼前被匿藏起来的衙门道:“要我帮你将这扭曲的空间延展开来吗?”

朱硕闻言犹豫了一下道:“麻烦了!”

朱硕这次也没有想到白杨已经达到了神灵的境界,所以他并没有带来神灵之上的存在,自然也拿眼前的扭曲空间没有办法,毕竟他掌控权柄并不是空间,而是火焰权柄,当然在汉帝国这更多称为灵根。

但是孙道权就不一样,这位是空间权柄的神仆,当然在汉帝国这也并不叫做神仆,而是叫做人仙。

孙道权闻言抬起了双手,下一刻,两栋大楼间隔之处时空像是扭曲起来一般,靠近的植物瞬间被撕裂,整个天地似乎都扭曲起来。

空间权柄的神灵是所有神灵之中最霸道了神灵,甚至没有之一,来去无影,诡异莫辨,撕碎空间都是他们的形容词。

就像是白杨做出来的扭曲空间,将三维世界原本建筑完全匿藏起来,也如同孙道权此时正在做的,将扭曲的空间平摊开来,让被藏起来的空间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上。

波动的空间之中,快速出现了一个扭曲空间的影子,依稀能够看到了衙门的模样。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空间猛然一震,扭曲空间之中的影子再次消失。

孙道权猛然抬头看向了消失的影子,道:“那位客人似乎想要和我交流一下关于空间权柄的心得。”

说着,孙道权再次出手,空间波动瞬间扩散开来,这次的范围更大了,即便是朱硕也不由后退了几步,毕竟空间权柄的神灵交手太容易误伤了。

随着朱硕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随着孙道权来的御林军也随即后退,那遮掩这里的阵纹范围也随即放大。

………

此时,幽暗的衙门之中,白杨依旧坐在审讯室的座位之上,黄晨此时却已经披头散发,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座衙门似乎已经成为了黄晨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的牢笼,将他死死困在这里,还有着一些无法言语的恐怖就在这衙门之中。

尤其是……这个男人………黄晨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白杨,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建从审讯室走出来之后会告诉他,他们抓的不是人而是鬼。

这个男人的手段简直恐怖到了极致,即便是厉鬼也不过是这样了。

短短几十分钟,黄晨已经将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体验了一个遍,但是他此时身上却没有丝毫的伤痕。

而就在黄晨等待下一次酷刑来临的时候,白杨忽然抬头看向了另一边,黄晨随即立马朝着衙门之外跑去,他宁愿和外面那群已经疯了的同事呆着,也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了。

白杨平静地看着黄晨跑出去,并没有加以阻拦,只是饶有兴致地道:“这就是十二帝国的神灵吗?”

白杨感受到了孙道权的力量,这力量是想要逼迫他将匿藏的衙门展露出来,但是白杨并不准备就这样将衙门展露出来,他要试试汉帝国的神灵,这也是他来汉帝国的目的。

念及于此,白杨的力量瞬间动了起来,下一秒,衙门幽绿色的灯光之下,刚刚跑出来的黄晨和站在门口的李建等人瞬间回到了衙门之中,然后无形的力量在扭曲的时空之中拉锯起来。

………

衙门之外,孙道权此时面色已经凝重了起来,他感觉整个时空都似乎变成沉重起来,之前原本随手就可以拨动空间涟漪,但是现在空间就像是凝滞了一般。

整个空间都像是在阻止他将蜷曲的空间舒展开来,一时间让孙道权不禁有一种与天地为敌的感觉。

在孙道权面前的空间裂缝在一点点地合拢,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在抚平这些空间裂缝一般。

孙道权面色沉重到了极致,低声道:“里头的是神侍?”

孙道权本身就是人仙,在西方世界这也被叫做神仆,而再进一步就是神侍,现在孙道权感受到的压力似乎在告诉他,与他进行这场时空拉锯战的跟他完全不是一个境界。

朱硕闻言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孙道权错愕道。

“我们最开始有他档案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凡人,我们第一次派人与他见面的时候,他也不过是脱凡者,但是这次他却已经成为神灵,而这不到一年的时间罢了,所以他真正是什么境界,我们也不知道。”朱硕摇了摇头,但是心中却忍不住地震动。

白杨修炼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朱硕的想象,甚至这一瞬间,朱硕甚至有个让自己都惊悚不已的念头,那就是黄昏组织内部不是全部都是这种怪物吧?

“什么?”

孙道权面色一变,而就是这一瞬间,空间之上的裂纹直接被抹平,只不过那被隐藏起来的衙门依旧没有出现。

看着消失的裂纹,孙道权深深吸了口气道:“我败了。”

随着的声音响起,现实空间之中忽然多出了一道虚幻的影子,随即虚幻的影子再次凝实起来,不过片刻,在众人的眼前已经多了一座衙门。

朱硕在衙门出现的一瞬间直接走入了衙门之中,然后在审讯室之中见到了白杨,白杨静静地坐在审讯座位之上,手上依旧带着手铐,就像是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出现。

“白杨先生,您这是?”朱硕看到白杨的一瞬间皱了皱眉道。

白杨轻轻笑了笑道:“我可是一来就被抓到了这里,就等着朱硕先生来救我。”

“抓到这里?”朱硕皱了皱眉,他虽然来到这里,但是也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啊,这里的衙内说我勾结一个犯人,要给做成铁案,你说有趣不有趣?”白杨轻轻地抬了抬手上的银色手铐道:“我可是静静地呆在这里,就等着朱硕先生来给我一个清白。”

朱硕闻言深深吸了口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次和白杨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扣住白杨,即便是汉帝国也不敢这么想,但是就有人这么做了。

“白杨先生放心,我一定给您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