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戏精(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黑暗的阿兹特克城高架桥之上,想到这里的荀昔不禁感觉到了一种惊悚的感觉。

一个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人的诡异人皮,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亦或者说………黄昏组织究竟想要做什么?

阿兹特克城的现状是黄昏组织一手促成的,而现在对方派来的人也对目前的状况见怪不怪,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切都在黄昏组织的掌控之中,这些黄昏组织是准备培养出来一个怪物吗?

荀昔很想问一问,但是他最终没有问出口,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他开口询问了,这诡异亡灵也绝对不可能回答他,所以荀昔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的震惊继续跟在诡异亡灵的身后朝着阿兹特克城前进。

路上,荀昔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了黑暗之中的可见度在不断地降低,那种恐怖的觊觎感在不断地增强,而更加让荀昔重视的是,眼前出现的“人”越来越多了。

自从上了高架桥之后,“人”群越发密集起来,就像是他们真的走入了一座城市之中,当初阿兹特克城之中所有没有走出的人都以这种诡异的方式重现起来。

“他们”就像是往日一样进行着自己的生活,有“人”开着已经抛锚的汽车赚钱养家,有“人”开着商店卖着早已腐烂破败的商品,还有“人”行走在街道之上打扫着城市之中废墟。

这些“人”之中,有从稚童到老者,从中年到青年,一应俱全。

只不过他们的动作都异常的僵硬,甚至连语言都说不利索,一眼看去便是诡异的存在。

但是这些人却不断上前想要和荀昔等人对话,而且荀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能够感觉这些诡异存在似乎每次对话之后都会变成“灵活”一些。

这是在从我们的身上学习吗………荀昔念及于此,便不再开口回应。

他身后的李正义和胡马也有样学样,全部闭口不言。

诡异的城市之中,白杨控制着诡异的亡灵走在最前面,他也能够感受到这些变化,很明显是那诡异人皮在学习去做一个人,想起最开始见到诡异人皮时候的样子,白杨已经感觉它进步了很多,毕竟最开始的时候,诡异人皮连话都不会说,但是现在已经能够进行交流了。

或许再过上年,这里的诡异人皮会真的变成一个人………想到这里,白杨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这样的话以后就不好骗了。

说实话,白杨还是希望这诡异人皮能够好骗一些,毕竟这诡异的人皮目前来看已经是人间战力的巅峰了,肌肉发达也就算了,再长一个好脑子这就不太好了。

还是铁憨憨、傻乎乎的诡异人皮比较可爱,就这街道之上拙劣的表演者们,白杨看起来就很顺眼。

“无名先生,我们还有多久能够到?”走了许久但是仍旧没有看到汉帝国神灵的荀昔开口打断了白杨思考。

走入阿兹特克城之后,荀昔感觉已经走了三四十公里,按理说按照边界外面测量的距离,此时他们应该已经在阿兹特克城的中心了,但是此时他们明显依旧在外围。

其实不只是荀昔感受到了,白杨也感觉到了时空像是延展开来了一般,可是即便是白杨对此也没有定论,被白杨控制的诡异亡灵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道:“这才刚刚到城市外围,你们倒是挺着急。”

“不得不急,毕竟困在阿兹特克城之中的很多都是我的亲戚朋友。”荀昔开口缓缓道:“而且这时空感觉有些不对。”

“不是感觉有些不对,而是确实不对,整个时空被拓宽了。”被白杨控制的诡异亡灵抬了抬头,“那是那诡异人皮的手段,至于为什么就不要在问了,你们应该担心的是,路上会不会出现什么。”

路上会不会出现什么………荀昔诧异地抬了抬头,这路上是应该出现什么吗?

但是白杨却并没有准备回答他们,只是继续向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他们的身前响起。

“停……住!”

声音干枯而扭曲,就像是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张,诡异至极。

随着声音响起,一道人影从三楼之上跳下,落在了一众人的身前,依稀可以看到他头上带着的黑色头套,只不过整个头套之上的连洞都没有开,就连手里的枪都握反了。

如果在阿兹特克城之外,这就是一个滑稽而可笑的劫匪,但是现在却荀昔几人却笑不起来。

因为打劫他们的是诡异人皮的分身,即便是大家都是知道诡异人皮这就是在spy,但是那可是能够将十二帝国神灵都困在阿兹特克城的诡异人皮,它如果要打劫荀昔等人带不带枪都已经不重要了。

“打……打劫!”

带着黑头套的“劫匪”言语不清地道,然后抬起手枪,扣动扳机,像是朝天鸣枪警告。

可反握的手枪却让子弹直接击穿了它自己的脑壳,然后没入了地面之中。

但是带着黑头套的“劫匪”却根本不在意自己被击穿的脑袋,而是转头看着眼前的荀昔等人道:“交……交出……你们的钱,不然……我……我就开枪了。”

荀昔很想说一句,你开枪也只能打中自己,但是他却不敢刺激眼前诡异人皮,要是对方要和他肉搏,那么他还真的打不过对方。

活了近一百年,荀昔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劫匪打劫,他不禁看向了身边的诡异亡灵道:“我们该怎么办?”

即便是他们走进城市之后,很多“人”都会主动和他们交流,像是想要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但是却没有想到会遇到“劫匪”。

话说这诡异人皮天天就在这整座城市之中进行角色扮演吗?

它还自己打劫自己?

无不无聊?

“打劫而已,你们给点钱就好了,至于我,它不敢打劫我。”诡异亡灵看着眼前打劫的“劫匪”道。

便是白杨也不禁啧啧称奇,这诡异人皮挺会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