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棋子(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汉帝国,太学,古老的铜钟声缓缓响起,从一千两百年前开始,这古老的铜钟便陪着当时太学的学生了,一代又一代,铜钟还是那个铜钟,但是人却换了一批又一批。

下学的太学学子从古老的宫殿之中缓缓走出,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队身披甲胄的御林军军从正门冲了进来,直接越过了众人朝着远处的太学塔冲去,那种凝重的气息让一众太学学子都有着一种窒息的感觉。

汉帝国御林军主外,羽林军主内,一般来说处理帝国之内的事宜都是由羽林军处理,但是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御林军,而看起来还是御林军的精锐,这难道是太学之中发生了什么?

但是太学之中发生了什么需要御林军出手?

一个个疑问盘旋在众人的心头,但是却没有人敢问,御林军如此气势汹汹,如果有人敢阻拦他们,那么这些人是绝对会直接动手的,毕竟汉帝国御林军名扬世界就是靠的那恐怖的好战。

“他们去的是太学塔,太学塔那边是发生了什么吗?”有学子在人群之中低声问道。

太学塔在太学东方的华清池旁,塔高九层,是太学之中清修之地,但是那里能够发生什么?

而这个时候,有学子开口道:“太学塔,那里似乎有一位学长在那边清修,已经封了一个月左右了,听有些学长私下议论到过那位学长,据说好像是从阿兹特克城回来的。”

听到“阿兹特克城”的名字,整个太学都安静了一下,即便是他们还是太学之中的学生也依旧知道这已经在整个神秘世界凶名赫赫的城市,就连神明也无法逃出的城市,即便是十二帝国现在也拿着这座城市没有丝毫的办法。

甚至现在神秘世界之中已经将这个城市列为禁忌,为不可进入之城。

御林军进入太学竟然与阿兹特克城有关吗………一种太学学子望着东方华清池与太学塔的方向心中暗道。

而此时,御林军已经进入了太学塔之中。

“你的报告之中说那个电话响了。”

御林军右郎将朱硕进入太学塔第九层第一句话便直接道。

自从颜非带回了消息之后,这一个月之内,整个御林军高层开了数次会议,无数人都在等待着这么一个电话,阿兹特克城的神灵那是汉帝国的支柱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从其中救出。

颜非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点了点头,道:“他说三天之后,汉帝国帝都时间中午十二点,在雁回大厦顶端见面,到时候会有黄昏组织的人来和我们谈。”

“三天之后吗?”御林军右郎将朱硕皱了皱眉,道:“电话信号来源有监测到吗?”

跟着颜非这次一起入住太学塔的可不只是学生,还有专业的电话信号追踪小组,朱硕等人希望能够通过这些信息窥探那个神秘的黄昏组织的消息,毕竟他们实在是太神秘又太强大了,这种势力即便是没有和对方成为敌人,也要时刻了解对方的信息。

而且御林军右郎将朱硕等人也想要这个组织将十二帝国和神性教会的组织困在阿兹特克城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按照推测这个组织很可能已经这个世界隐藏了近千年,一个隐藏了近千年的组织不可能出世之后第一件事情就做一件没有任何的意义的事情。

但是颜非却摇了摇头道:“只是隐约查出帝国西南方向,具体位置并没有查出来。”

右郎将朱硕闻言不禁叹了口气,虽然已经想到可能查不到对方,但是真的查不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也只能如此了,朱硕没有继续查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在东南方这个信息也很有可能是对方造假出来的。

看了一眼颜非外的太学学生,朱硕道:“你们可以出塔了,但是最近不要出太学,一切等三天后交涉完成,而且这件事记住一定要对所有人保密,御林军和羽林军已经通过气了,如果关于汉帝国和黄昏组织的接触有任何泄露,那么一切皆以叛国罪处理。”

说到泄露,朱硕身上属于半神的气息弥漫而出,那种恐怖气息让所有的太学学生都低下了头。

“那与黄昏组织见面的事情?”颜非问道。

朱硕看了一眼颜非,道:“三天之后,你和我一起去,到时候御林军的高层也会去,究竟如何面对这个组织,是否能够谈成就看大后天的谈判了。”

尽管朱硕本人希望能够快速谈妥救出阿兹特克城兄长,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的决定权并不在他的手上,一切都在………大后天,在那个神秘至极的组织………究竟想要什么。

虽然颜非说那个白杨在这个神秘组织的地位很高,能够左右这个组织上层的想法,可是朱硕依旧觉得黄昏组织之所以和他们交易,应该也是这个隐世千年的组织现实的目的之一。

只是这个组织………究竟想要什么。

………

与此同时,皮尔镇上,白杨在通知完汉帝国之后,开始再次通过亡灵的联系启用自己的在汉帝国暗棋,当初他费尽心力将按三只仓鼠带到了汉帝国,现在也该用起来了。

坐在沙发之上,呆着这个世界最落后的地方之一,白杨就这么一点点操纵着世界的格局。

………

汉帝国,南德城,化成矿产公司办公室之中,林更生此时正在处理一些公司的内部事务,他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奕奕,根本没有人能够看出来他几个月之前刚刚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甚至当时他主治医生都告诉他要看开一些,以后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要从三个月前讲起,林更生是化成矿产公司的董事长,三十七岁,就在三个月之前,他在一次开会之中忽然晕倒,随即便被送到了南德城城区医院。

在进行了详细的检查之后,林更生被判定为肝癌晚期,医生告诉他他大概只有四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当时的林更生如遭雷击,半年前,他才将自己公司上市,达到了自己的事业的最高峰,可是现在医生却告诉他他活不过四个月,林更生一时间甚至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无论他是否接受这一切,现实不会因为他的意志有丝毫的转移,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只能等死。

在被诊断的前三天之中,林更生回避接见一切人,他将自己的关在在房间之中足足三天,回忆了自己的这些年来做的一切事情,见过的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