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危险的感觉(求订阅!)(1 / 1)

汉帝国,北仓机场,ksn4070号已经推入了起飞跑道之中,开始明显的加速,巨大的背推感出现飞机机舱内众人的身上。

而明亮的机舱灯光之下,颜非却望着机舱窗户思索着,御林军那位右郎将的意思很清楚:

如果白杨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那么他们就维持这次行动的目的,那就是和白杨达成平等合作,但是如果白杨身后没有这个恐怖组织存在的话,那么汉帝国就要掌握主动,甚至直接囚禁白杨,迫使白杨进入阿兹特克城释放汉帝国仙人。

但是颜非只要想到可能会和白杨为敌总有着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来阿兹特克城白杨手持苗刀屠戮其他几个帝国之人的情景。

坐在颜非身边的董和宇很快也注意到了颜非的神情,他看着颜非低声道:“你是希望白杨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还是不希望他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

作为离颜非最近的人,董和宇刚刚也听到了帝国御林军的那位右郎将在电话之中说的话,他也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董和宇却没有想明白颜非为什么听完之后神情如此的凝重。

“我说过,我宁愿希望他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也不愿意致使阿兹特克城出现的人是他,因为………那代表着这个男人比我们想象之中还要恐怖。”

颜非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看向了董和宇道:“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杀死,那么绝对不应该成为他的敌人。”

董和宇皱了皱眉道:“你说的是不是太严重了一些,他现在虽然比我们强,但是也远远没有达到汉帝国需要畏惧的地步。”

“严重吗?”颜非轻轻摇了摇头,“因思特帝国就是与他为敌,但是却没有杀死他,现在的因思特帝国应该不好受吧。”

“你这么说也确实有些道理。”回想了一下现在因思特帝国的情况,董和宇也不得不承认颜非说的是对的。

“而且………”

颜非顿了顿道:“如果白杨真的是孓然一人,那么阿兹特克城之中布的局应该只是针对因思特帝国的,只是我们不小心跳了进去,他的手段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还要厉害。”

“听你这么说,似乎他的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才是好事。”董和宇皱了皱眉道。

颜非摇了摇头道:“也不一定是好事,毕竟如果他的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那么一个一千年来从来没有被十二帝国发现的组织也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两者只能够说是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坏处。只不过我更加希望是后者,宁愿是他身后有一个恐怖的组织。”

“别想这么多,或许等我们到了因思特帝国边界,那位白杨已经死了。”董和宇转过头看向了飞机窗外道。

“他会有那么容易死吗?”颜非再次摇了摇头道:“我不觉得,而且帝国御林军的那位右郎将可是说了,无论如何白杨一定要活着,不然帝国的那些支柱如何从阿兹特克城出来?”

董和宇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道:“那就看着吧,总归说一千句一万句,我们总要去到因思特帝国边界才能够知道结果是如何。”

………

连绵起伏的山脉匍匐在大地之上,长风吹动,山林起伏,如同一片翠绿的汪洋,这正是覆盖因思特帝国和阿尔法帝国两个帝国的巨大森林。

而此时,在阿尔法帝国国界之内,寂空和尚正匍匐在连绵的森林对面的断崖之上,遥望着远处升起的浓密烟雾。

从被自己的师傅永觉大师派出之后,寂空和尚一路上耳边就从来没有缺过白杨做的事情,先是被亡途猎人的探子告知白杨进入因思特帝国国界,随后更是爆出白杨毁灭阿卡丽学院的消息,而现在甚至爆出了因思特帝国之内脱凡者小队全部出动围杀白杨的消息。

寂空和尚不禁有着了一种这几天白杨的人生已经比他一辈子都要精彩了的错觉,以囚徒之身杀到名动天下,千余年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家伙了。

“真的是一个疯子!”寂空和尚不禁低声道。

在他身边另一个和尚寂绝道:“他一直都是疯子不是吗?只是不知道他这次还能够从因思特帝国走出来吗?因思特帝国估计不会想要一个人两次从帝国境内杀出。”

“他一定会出来。”寂空和尚低声道。

寂绝和尚看了一眼寂空和尚道:“为什么?”

寂空和尚道:“因为……像是他这样的人不像是会死在因思特帝国的样子。”

………

而此时,远方古老的卡门镇之上,一道道人影缓缓从被黑布遮掩的桑格娜的鬼屋之中走出,它们的身上都是带着岁月沧桑的古老服饰,像是从时间长河之中走出诡异。

有人上半身扭曲成诡异的曲线,白色的脊椎骨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有人脖颈之上露出巨大的开口,喉管清晰可见那粘稠的血液;也有人被锋锐的利器贯穿了身体,脏器清晰可见。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从它们的身上滴落在地面之上炸开点点血花,但是卡门镇之上的民众却对这一幕视而不见,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那一道道诡异的身影一般,任凭这些身影穿过小镇的街道。

小镇之上的监控就像是受到了无形的干扰一般已然变成了一片雪花,而这个时候,那一道道身影缓缓抬起头来,那泛白的眼珠望向了天空之中的飞鸟。

古老的卡门镇之上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恐怖怪物醒来要吞噬一切一般,无形的力量将天空之上飞翔的一个个飞鸟扯下来。

而当所有的飞鸟坠落之后,一只只眼睛泛着猩红的目光飞鸟冲天而起,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朝着远方的南拉夫飞去。

………

而此时,南拉夫森林之中,恐怖的大火冲天而起,带起浓密至极的黑色烟雾,将一架架直升机的视野全部遮挡,红外线热量探测仪器已经完全无法捕捉下面的那个男人。

白杨和斯皮尔伯格伯格的身影瞬间穿过了浓雾的烟雾落在了远处燃烧了一半的树枝之上,与他们一起在森林之中飞奔的还有刚刚被白杨抓起来的黑猩猩首领,只是看到了身后的是白杨和斯皮尔伯格之后,那只黑猩猩首领收起屁股,跑得更快了。

但是白杨却停了下来,在这巨大的火海之中驻足在了树枝之上,缭绕的火焰在白杨身边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拨开了一般。

毕竟火焰的本质是高温的气态或等离子态的物质,气体不足以灼烧白杨的身体,而等离子态物质是可以被白杨掌控的电磁力拨开的。

看着白杨猛然停下来的斯皮尔伯格直接撞在了树干之上,被烫的歪了歪嘴,道:“先生,您怎么停下来了?我们不跑了吗?”

“因思特帝国神秘世界的小队已经到了,他们就在前面。”

白杨神色平静地道,在他的感知之中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大火之外一个个超凡者小队分散在南拉夫森林之中,将他和斯皮尔伯格的前路挡的严严实实,几乎没有一寸缝隙。

只是对方似乎还并不确定他究竟在哪里,只是在南拉夫森林之中等待着他自投罗网,这些小队之中每个领队的人都在五次脱凡的层次,队员也都是脱凡者,这应该就是凯尔·里告诉白杨的留守因思特帝国的中坚力量。

十二帝国内部不出意外大部分力量都会在神灵禁区之中,而这次阿兹特克城还牵扯了部分力量,这就导致留守因思特帝国力量并不多,当然这也是阿兹特克城之中诡异人皮的缘故,不然帝国之中至少会有一两位神灵驻守。

“那我们怎么办?换一条道路吗?”

斯皮尔伯格望着眼前根本看不穿的火焰道,即便是他走了白杨的道路,但是依旧没有白杨那种恐怖的感知力,就像是徒有其表,而无其神。

“不用换,我们慢慢走过去见他们,既然有人想要找死,那么我就在这里超度他们。”

白杨嘶哑而冰冷的身声音轻轻响起,杀机四溢地道:“而且后面也有人来了,十多个脱凡者小队真是看得起我啊,不过既然要大开杀戒,人越多越好。”

从白杨的声音之中,斯皮尔伯格感受到了杀戮的气息,他不禁有些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他倒不是觉得白杨杀不出去,他只是觉得自己很可能在战争之中被误伤。

斯皮尔伯格:天天想要不被误伤,真的是太难了!

想到这里,斯皮尔伯格不禁看了一眼站在白杨肩头的乌鸦猩红,感觉这次应该不是只有他一人会被误伤,多只鸟陪自己的也挺好的。

“呼!”

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忽然起风了,火仗着风势朝着阿尔法帝国席卷而去,就像是大海之中一往无前绝不回头的大浪,又如同一头想要吞噬一切的怪物,朝着南方冲去。

白杨纵身从树枝之上跳下,重重地落在地面之上,然后一步步朝着阿尔法帝国的方向走去,而斯皮尔伯格伯格则是跟在白杨的身后,冲天而起的火焰在白杨的身边轻轻地荡开,就像是环绕在神灵周身的光晕,白杨神情平静,却不怒自威。

而火焰蔓延而去的方向,因思特帝国小队队长赫士列特·史丹盘坐在地,看着远处蔓延而来的滔天火焰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感受到了一种心悸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怪物要从火焰之中冲出。

赫士列特·史丹缓缓站起身来,望着那被狂风裹挟而来的火焰,眼中有些不确定地道:“你们感觉到什么了吗?”

封神之路之上走得越深的人,关于危险的灵觉就越敏感,据说如果达到真正神灵的境界,甚至能够凭借这种感觉预知未来。

而在这群人之中,赫士列特·史丹便是其中灵觉最敏感的人之一,甚至有的时候会直接出现未来的画面,不过他这次的感觉却异常的模糊,一点提示画面都没有,只是在心中似乎有一个警笛在不断地鸣笛。

副队长艾萨克·考尔比摇了摇头,反问道:“是队长感觉到里头的人要出来了吗?”

赫士列特·史丹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地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即将降临,很危险,我们最后现在就走。”

“恐怖的东西?”副队长艾萨克·考尔比笑了笑,“这里能够有什么恐怖东西,即便是我们要等的白杨按照活下来的阿卡丽学院学生描述也刚刚步入脱凡。”

赫士列特·史丹再次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或许………只是一种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而沙哑的声音远处熊熊大火之中响起。

“既然感觉危险就应该早点离去,你们不该来的。”

赫士列特·史丹瞬间抬头朝着熊熊大火之中望去,南拉夫森林之中冲天而起大火在这一刻像是被一只大手掀开了帘幕,两道身影缓缓从其中走出,金色的火光就如同裹挟在他们身边的光华。

而正前方的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场所有人都认识,那正是他们的目标——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白杨。

无数飞鸟盘旋的天空之下,小队所有人都警惕起来,他们想过很多种与白杨相见的方式,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么一种方式,对方竟然主动现身与他们相见。

而赫士列特·史丹此时心中警钟声几乎连成一片,似乎在告诫他立马逃走,不然就会死在这里,但是赫士列特·史丹最终还是没有走,他只是紧紧盯着走出的白杨,就像是想要知道究竟什么让他恐惧。

“我现在可以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认错、离开。”

冲天的火海似乎化为了白杨身后的背景,他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众人不紧不慢地道,但是平静的声音之中似乎带着恐怖的压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