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危险的感觉(求订阅!)(1 / 2)

汉帝国,北仓机场,ksn4070号已经推入了起飞跑道之中,开始明显的加速,巨大的背推感出现飞机机舱内众人的身上。

而明亮的机舱灯光之下,颜非却望着机舱窗户思索着,御林军那位右郎将的意思很清楚:

如果白杨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那么他们就维持这次行动的目的,那就是和白杨达成平等合作,但是如果白杨身后没有这个恐怖组织存在的话,那么汉帝国就要掌握主动,甚至直接囚禁白杨,迫使白杨进入阿兹特克城释放汉帝国仙人。

但是颜非只要想到可能会和白杨为敌总有着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来阿兹特克城白杨手持苗刀屠戮其他几个帝国之人的情景。

坐在颜非身边的董和宇很快也注意到了颜非的神情,他看着颜非低声道:“你是希望白杨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还是不希望他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

作为离颜非最近的人,董和宇刚刚也听到了帝国御林军的那位右郎将在电话之中说的话,他也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董和宇却没有想明白颜非为什么听完之后神情如此的凝重。

“我说过,我宁愿希望他身后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也不愿意致使阿兹特克城出现的人是他,因为………那代表着这个男人比我们想象之中还要恐怖。”

颜非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看向了董和宇道:“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杀死,那么绝对不应该成为他的敌人。”

董和宇皱了皱眉道:“你说的是不是太严重了一些,他现在虽然比我们强,但是也远远没有达到汉帝国需要畏惧的地步。”

“严重吗?”颜非轻轻摇了摇头,“因思特帝国就是与他为敌,但是却没有杀死他,现在的因思特帝国应该不好受吧。”

“你这么说也确实有些道理。”回想了一下现在因思特帝国的情况,董和宇也不得不承认颜非说的是对的。

“而且………”

颜非顿了顿道:“如果白杨真的是孓然一人,那么阿兹特克城之中布的局应该只是针对因思特帝国的,只是我们不小心跳了进去,他的手段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还要厉害。”

“听你这么说,似乎他的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才是好事。”董和宇皱了皱眉道。

颜非摇了摇头道:“也不一定是好事,毕竟如果他的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那么一个一千年来从来没有被十二帝国发现的组织也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两者只能够说是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坏处。只不过我更加希望是后者,宁愿是他身后有一个恐怖的组织。”

“别想这么多,或许等我们到了因思特帝国边界,那位白杨已经死了。”董和宇转过头看向了飞机窗外道。

“他会有那么容易死吗?”颜非再次摇了摇头道:“我不觉得,而且帝国御林军的那位右郎将可是说了,无论如何白杨一定要活着,不然帝国的那些支柱如何从阿兹特克城出来?”

董和宇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道:“那就看着吧,总归说一千句一万句,我们总要去到因思特帝国边界才能够知道结果是如何。”

………

连绵起伏的山脉匍匐在大地之上,长风吹动,山林起伏,如同一片翠绿的汪洋,这正是覆盖因思特帝国和阿尔法帝国两个帝国的巨大森林。

而此时,在阿尔法帝国国界之内,寂空和尚正匍匐在连绵的森林对面的断崖之上,遥望着远处升起的浓密烟雾。

从被自己的师傅永觉大师派出之后,寂空和尚一路上耳边就从来没有缺过白杨做的事情,先是被亡途猎人的探子告知白杨进入因思特帝国国界,随后更是爆出白杨毁灭阿卡丽学院的消息,而现在甚至爆出了因思特帝国之内脱凡者小队全部出动围杀白杨的消息。

寂空和尚不禁有着了一种这几天白杨的人生已经比他一辈子都要精彩了的错觉,以囚徒之身杀到名动天下,千余年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家伙了。

“真的是一个疯子!”寂空和尚不禁低声道。

在他身边另一个和尚寂绝道:“他一直都是疯子不是吗?只是不知道他这次还能够从因思特帝国走出来吗?因思特帝国估计不会想要一个人两次从帝国境内杀出。”

“他一定会出来。”寂空和尚低声道。

寂绝和尚看了一眼寂空和尚道:“为什么?”

寂空和尚道:“因为……像是他这样的人不像是会死在因思特帝国的样子。”

………

而此时,远方古老的卡门镇之上,一道道人影缓缓从被黑布遮掩的桑格娜的鬼屋之中走出,它们的身上都是带着岁月沧桑的古老服饰,像是从时间长河之中走出诡异。

有人上半身扭曲成诡异的曲线,白色的脊椎骨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有人脖颈之上露出巨大的开口,喉管清晰可见那粘稠的血液;也有人被锋锐的利器贯穿了身体,脏器清晰可见。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从它们的身上滴落在地面之上炸开点点血花,但是卡门镇之上的民众却对这一幕视而不见,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那一道道诡异的身影一般,任凭这些身影穿过小镇的街道。

小镇之上的监控就像是受到了无形的干扰一般已然变成了一片雪花,而这个时候,那一道道身影缓缓抬起头来,那泛白的眼珠望向了天空之中的飞鸟。

古老的卡门镇之上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恐怖怪物醒来要吞噬一切一般,无形的力量将天空之上飞翔的一个个飞鸟扯下来。

而当所有的飞鸟坠落之后,一只只眼睛泛着猩红的目光飞鸟冲天而起,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朝着远方的南拉夫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