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杨绝对不能死(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找到了!”

直升机的内部,抱着电脑的奥德里奇在掉下回车键之后,深深吸了口气之后道。

直升机内的安静瞬间被打破,众人全部望向了这个家伙,队长巴比·凯里立马走到了奥德里奇的身边道:“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

说实话,巴比·凯里都做好了找不到白杨的准备,毕竟这个恐怖的罪犯甚至连禁忌之地的祭坛都找不到在哪里,这足以说明找到对方究竟是多么的困难,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第六战术特别小队成员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白杨的踪迹。

奥德里奇闻言手指在第六战术特别行动队的队长手中摊开的地图之上点了点道:“通过数据对比,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在这里。”

巴比·凯里瞬间朝着地图看去,只见奥德里奇指着是一个叫做罗门镇的偏僻地方,他低声道:“白杨在罗门镇?”

“我不觉得他在罗门镇。”

奥德里奇摇了摇头,然后在罗门镇南方画了一个大圈道:“虽然我没有找到他们离开这座城市的录像,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离开了这座城市,但是我觉得他们或许已经到了这一片地区。”

琼斯·卡尔闻言看向了地图,奥德里奇指着的地方是一片山地,它处于因思特帝国和阿尔法帝国的中心,只有一条公路从侧面跨越山区,他不由皱了皱眉道:

“为什么?难道他就不会藏在罗门镇呢?”

奥德里奇闻言手指在电脑之上敲动了起来,很快调出了其中罗门镇数据页面道:“因为这个罗门镇不适合藏人,罗门朕最近一次产生人员迁移是十五年前,而从十五年前开始这个镇子再也没有人搬入其中,倒是有些人搬出,他如果藏在这个镇子里头,那么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他,所以………”

“所以他只能够这几条公路离开。”

第六战术特别行动队的队长汤尼在地图之上画了圈,圈住了罗门镇南方的三条东路道。

巴比·凯里闻言看了一眼地图之后道:“那么你怎么能够确认是这条公路?”

奥德里奇闻言伸手又调出另一个页面,上面用密密麻麻的红色细线标记着一条又一条的道路,而在罗门镇旁边有一条公路几乎被线条涂成了这地的红色,但是其他两条道路却只有零星的几条细线。

奥德里奇在屏幕之上点了点道:“这是因思特帝国最近几年罪犯逃离因思特帝国的路线,这两条路几乎没有人选,因为它们坐落在一片戈壁之上,视野广阔,只要有直升机进行热成像,那么很容易暴露视野,但是这条路就不同了。”

奥德里奇指着屏幕之上罗门镇旁边红线最密集的那条公路道:“这一路之上都是林区,可以遮蔽视野,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南拉夫森林是因思特帝国和阿尔法帝国的共有森林,森林之中是一片无人区,很难搜索,如果我是他们,那么就会从这里穿过南拉夫森林到达因思特帝国,这是最好的办法。”

说到这里,身材瘦小的奥德里奇道:“当然这也是你们遇到了他的最后的机会。”

“最后机会?”巴比·凯里猛然抬了抬头道。

奥德里奇点了点头道:“阿尔法帝国很多地方监控都是缺失的,如果不是他来因思特帝国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顾忌,那么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他,而他现在如果出去了,按照现在的躲藏方法,你们就再也找不到他。”

巴比·凯里闻言心中一跳,他看了一眼地图之后,顿了顿道:“你有把握他确定在这片区域吗?”

奥德里奇抬了抬头正视着巴比·凯里道:“这是我的专业,如果说我无法找到他,那么因思特帝国其他人更加就不可能找到他了。”

巴比·凯里闻言不由再次看向了地图,他知道那个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因思特帝国国界,他想要布下天罗地网,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选一片地域看能不能堵住那个男人,而如果他犹豫的话,对方可能就会趁着这犹豫的时间离开因思特帝国。

想到这里,巴比·凯里深深吸了口气之后道:“好,我跟你赌了。”

说着巴比·凯里转过头对自己小队的成员道:“给因思特帝国其他的驻扎小队发消息,告诉他们快速朝这里移动,绝对不容许对方就这么走出因思特帝国的国界。”

“另外将其他地区的战机全部调往这片地域,我要他们确保这片森林之中任何生物要逃出因思特帝国国界都要上报,而我们………”

说到这里巴比·凯里顿了顿,看着奥德里奇道:“就按你推测的路线追上去。”

“是!”

九万里高空之上,一架架直升机快速朝着南拉夫森林赶去,

………

而此时,南拉夫森林浓密的树荫之下,白杨正站在树枝之上,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直升机,本来按照他的速度,来到这里的时候,直升机应该还没有就位,但是路上却因为老绅士的原因停顿了一下,白杨来到这里之后,已经能够看到上空那一架架盘旋的战机了。

“我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些,不过这些人也比我想象的要快。”白杨看着天空之上盘旋的战机道。

斯皮尔伯格闻言抬了抬头道:“那先生我们怎么过去?”

“没有那么容易过去了,那些人发现我们了。”白杨抬头看着那朝着他们靠近过来的直升机道,在第二次蜕变之后,他此时甚至能够感受到近千米之外注视的目光。

斯皮尔伯格诧异地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直升机道:“不会吧,我们离得这么远怎么会被发现呢?”

“因思特帝国红外线热感应技术很成熟,我身上虽然将散发热量压了下来,但是你身上却依旧有热量,我们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就发现了我们。”

白杨抬头看着直升机道,但是却并没有慌张地感觉,因为他已经从阿卡丽学院的精英那里知道了追杀他的人都是些什么人——那是脱凡者小队,最高也不过是五次蜕变的脱凡者,没有半神存在。

白杨自己虽然不是五次蜕变脱凡者的对手,但是他却还隐藏着一张牌——卡门镇之上当年凯撒·弗拉维乌斯留下的亡灵,那些亡灵虽然白杨目前也没有弄清楚他们究竟是什么境界,但是绝对要超过脱凡。

毕竟也是当年西方八大帝国的联合执政官、能够轻易屠戮神灵的存在,他抓来的亡灵自然不会差。

如果这些人不愿意让他这么轻易离开的话,那么临走之前再次大开杀戒也是可以的,毕竟………汉帝国还猜测他的身后有着神秘势力的存在,他总要帮黄昏组织坐实神秘势力的名号。

“但是他们似乎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斯皮尔伯格抬头透过南拉夫森林树叶的缝隙望着那一架架盘旋的直升飞机道。

白杨摇了摇头道:“自然不会攻击我们,他们杀不了我,所以他们只是在这里跟着我,等因思特帝国神秘世界的人到来,那些人才是要杀我们的人。”

斯皮尔伯格闻言咽了咽口水,道:“那么怎么办?”

“混淆视线就好。”白杨随手拍落了落在他肩膀上的落叶,“如果他们还想追杀我的话,那么就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吧,毕竟我给过他们停战的选择,但是他们没有珍惜。”

先生,您给的那停战机会即便是我的智商都能够看出,对方怎么也不会答应的………斯皮尔伯格忍不住在心中暗道。

“你似乎想要说什么。”白杨看了看斯皮尔伯格道。

斯皮尔伯格连忙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们罪有应得。”

说到这里,斯皮尔伯格顿了顿道:“那我们怎么混淆视线?”

“其实很简单,红外面热感是感应热量的,那就将这里变成火海就好。”

说罢白杨抬了抬手,空气之中的静电瞬间被引动,一道道电弧在森林之中跳跃起来。

下一刻,南拉夫森林之中一场大火瞬间燃起,熊熊火势裹着浓密的黑烟,冲天而起。

………

而此时,朝着南拉夫森林飞过来的直升机之上,巴比·凯里只希望能够快点感到南拉夫森林,毕竟他早到一分钟,那么就多一分能够抓住白杨的把握。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琼斯·卡尔手中的卫星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巴比·凯里的目光瞬间聚焦到了卫星电话之上。

“喂?”琼斯·卡尔立马接通了电话。

而下一秒,他整个人直接站起身来,道:“真的?”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挂断了卫星电话之后,巴比·凯里立马道:“电话里说了什么?”

“在南拉夫森林之中找到了疑似白杨和斯皮尔伯格的身影,但是现在那两道身影在南拉夫森林放起来了大火,干扰到了直升机的红外线热感应设备,现在只能说是将他困在了火灾范围之内。”

琼斯·卡尔抬了抬头道:“另外,帝国已经有三个小队已经到达指定地点。”

巴比·凯里闻言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即他立马兴奋起来道:“加快速度,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因思特帝国国界。”

………

汉帝国,北仓机场,ksn4070号飞往阿尔法帝国的航班已经快要起飞,颜非、董和宇等人此时正坐在客舱之中,这是他们第二次前往阿尔法帝国,但是却已经与上次不同了,这次他们的任务不再是要杀谁,而是要达成汉帝国和白杨的秘密结盟。

想到再次要见到那个恐怖的男人,颜非不禁有些感叹,这段时间之中整个世界发生的大事几乎都和那个男人有关,从因思特帝国越狱,到阿兹特克城诡异人皮,再到因思特帝国之中阿卡丽学院覆灭,不到半年的时间,那个男人的昭昭凶名几乎无人不知。

只不过颜非知道的更多些罢了,他知道这个男人比十二帝国想象的恐怖,甚至他的身后还可能有一个恐怖的组织,一个完全不次于十二帝国的恐怖组织,只是不知道这个组织究竟叫什么名字。

而就在颜非浮想联翩的时候,他口袋之中的卫星电话陡然响起,颜非拿出卫星电话看了一眼然后接通道:

“朱郎将,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吗?”

电话之中的声音缓缓响起道:“刚刚从因思特帝国传来消息,白杨在靠近边境处被发现,现在有可能面临因思特帝国脱凡级别小队围攻。”

“什么?”

颜非猛然抬起头来道:“那我们要救他吗?按照资料,他现在最多是初入脱凡,但是因思特帝国脱凡界别小队队长都是接近半神的人。”

这次和颜非一起去阿尔法帝国还有一群御林军的人,这些人都是五次蜕变的脱凡者,他们还带着一些炼金物品,真正要动手瞬间爆发不次于半神,这也是颜非说这句话的底气。

“不着急,你不是怀疑他身后有一个恐怖的组织吗?这次正好可以验证一下。”电话里头的声音不紧不慢地道。

颜非皱了皱眉头道:“您的意思是?”

“如果这个白杨身后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那么这次一定会有人救他,轮不到我们,但是如果没有,那么战略就需要改变一下了。”朱硕的声音缓缓响起,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那我?”颜非低声道。

“见机行事,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我能够嘱咐的只有一点,那就是——白杨绝对不能死,他是汉帝国仙人能够从那座恐怖之城出来的底气,绝对不许死在因思特帝国。”朱硕斩钉截铁地嘱咐道。

“我明白了!”颜非随即点了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而此时飞机也朝着起飞跑到驶了过去,颜非望着远天,低声自语道:“所以………你的身后是否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组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