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又见老绅士(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未名北 4225 字 11个月前

,这个怪物很凶猛

零星的阳光透过南拉夫森林树叶的缝隙落入其中,在地面之上留下零星的斑点,而那一个个粗大的树干之上,一只只黑猩猩坐在那里,母猩猩小心地照顾着小猩猩,公猩猩在外面进行着巡逻,至于黑猩猩首领则是躺在树上,就像是一个进入退休生活的老大爷。

这只黑猩猩的首领看上去比一般的黑猩猩体格至少要大一倍,眼神也比其它的黑猩猩灵动许多,甚至森林里头的狼都不怎么打得过它,这也是它在这里称王称霸的原因。

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黑猩猩首领总觉得心中慌得很,干什么也没有心情,他不禁躺在这里睡起觉来,就连母猩猩求偶它都懒得理会。

可是那种心慌的感觉却没有消退,反而越演越烈起来,就像是什么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盯上了它一样,可是这个森林里头就连狼群也打不过它,谁能够威胁到它呢?

难道是那群经常进入森林的奇怪两脚兽?

黑猩猩首领有些想不通,那些两脚兽拿着的喷火棍子倒是有些威力,但是也打不中它,不应该让它这样心慌,想不通的黑猩猩首领最终决定不再想了就那么瘫在树上吧,或许过一段时间之后,这种心慌的感觉就会消失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道身影每秒一百米左右的速度,朝这里冲了过来。

恐怖的速度带起巨大的风声,震落无数树叶,让这群黑猩猩的首领立马从退休生活之中惊醒。

它立马从一个树干跳到了另一个树干观察远方的情况,但是还没有等黑猩猩的首领反应过来,一道身影瞬间跨越了数百米的距离来到了黑猩猩首领的身前,而另一道身影则是落在了黑猩猩首领的背后。

黑猩猩首领的身子就像是被钉在了原处一样,因为它在身前的这个两脚兽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就像是它小时候遭遇到了狼的袭击的时候一样,那是一种生死完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

这就是它心慌的原因吗?

黑猩猩首领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先生,这里还有黑猩猩?”黑猩猩首领的身后斯皮尔伯格摸着自己管光秃秃的脑袋,道。

自从进入南拉夫森林之后,白杨和斯皮尔伯格保持着这样的速度朝着边境前行着,一方面是因为斯皮尔伯格速度不能再快了,令一方面也是因为太快的速度会被因思特帝国卫星监测到的。

而现在之所以停下,那是白杨发现这只黑猩猩有些不对,这是………一只异类。

“南拉夫森林是因思特帝国黑猩猩保护区,这里自然有黑猩猩,只是这黑猩猩似乎有些不对。”白杨站在黑猩猩首领面前居高临下地道。

斯皮尔伯格闻言打量了一下正蜷缩成一团的黑猩猩首领,道:“有什么不对,看起来倒是比其它黑猩猩干净,嗯,还是一只公猩猩。”

白杨看着黑猩猩首领道:“这是异类,他和那只狸花猫一样,但是远远没有达到狸花猫那种地步,大约连你都打不过。”

“那不是废物?”斯皮尔伯格挠了挠头道。

白杨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道:“你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明确啊!”

而在白杨和斯皮尔伯格对话的时候,黑猩猩首领则是动也不敢动,只是抓在树枝之上的两只手掌已经将树枝之上抓出了掌印,它想要动手,但是那种印刻在基因之中的本能似乎在告诉它动手就会死,于是它只能在树枝之上装作一只黑猩猩雕塑。

而其他黑猩猩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生命层次的压迫感,瞬间做鸟兽散去,就连黑猩猩首领几个老婆都跑了,而那只早上来找它的母猩猩连头都没有回。

黑猩猩首领此时如果会说话,那么一定会亲切地问候这些家伙,但是它现在不敢说话。

那个恐怖的两脚兽就在他身前,似乎下一刻就会将它杀死。

“先生是准备再养一个宠物?”斯皮尔伯格主动岔开了“自己是废物”这个敏感的话题,问道。

白杨却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这个黑猩猩很稀有,或许有研究的价值,准备给它身上打个记号,以后再研究。”

那个神性教会的杰克给白杨说过异类在这个世界之上很稀少,这句话白杨记得很清楚,因为白杨曾经怀疑自己是异类,不过现在看来他更像是回归自己格位的神灵。

但是白杨不介意研究一下异类,所有的知识都是知识,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斯皮尔伯格闻言张了张嘴,道:“果然……先生还是先生。”

说到这里斯皮尔伯格不禁想起了在阿兹特克城地下室的惨叫声,他不禁悲哀地看了看黑猩猩首领,这大约是一个倒霉的猩猩。

黑猩猩首领瞬间感受到了屁股上阴冷目光,它不由紧了紧屁股,将尾巴耷拉了下来,防止身后的家伙不讲武德,给它一记狠的。

但是斯皮尔伯格丝毫没有感受到黑猩猩首领的紧张,他依旧盯着黑猩猩的身后,让黑猩猩越发紧张起来。

而白杨对于斯皮尔伯格的说法不置可否,他只是准备看看异类和封神者有什么区别,不会下什么狠手,更别说用地下室那种毫无顾忌的实验手段,说不定这只黑猩猩会因为他的实验进入更高的境界,不过白杨也不会去主动解释。

下一秒,白杨直接出现在了黑猩猩首领身前,单手在了它的头颅之上,开始在它身上改变电磁力做下记号。

黑猩猩首领瞬间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控制,它眼中不禁露出了悲哀的神色,想它猩生一生英明竟然要栽在这里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私自捕捉黑猩猩在因思特帝国是违规的,放开它!”

白杨和斯皮尔伯格不禁转头看向了说话的人,那赫然是上一次他们从因思特帝国离开的时候遇到的老绅士。

此时的老绅士正端着猎枪,同情黑猩猩首领的眼泪不争气地从口中流出,然后又被老绅士咽下,那一双眼眸之中似乎散发着兴奋的光辉。

此时身不由己的黑猩猩首领只觉得再次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它屁股后面盯着它,这不禁让黑猩猩首领更加绝望起来。

这些两脚兽怎么老盯着它屁股?

“是你!”斯皮尔伯格和老绅士异口同声地道。

认出了斯皮尔伯格等人的老绅士熟练地将手中的猎枪放下,然后用胸前口袋之中的手巾擦了擦口水之后道:“按照因思特帝国南拉夫森林野生动物保护法,私下捕捉黑猩猩将处以五千到两万的罚款,违法买卖交易黑猩猩的将处以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快放下它,交给我,我来交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