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袭击(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未名北 4194 字 11个月前

,这个怪物很凶猛

因思特帝国,圣文森特区的郊区,阿卡丽学院之外,入秋的寒风在夜色之下从敞开卡车车窗灌入车内,拨乱了坐在副驾驶位的白杨的头发。

苗刀横放在双膝之上,白杨的手指轻轻在上敲击着,刀鞘之上沉闷的声音让斯皮尔伯格感受到了杀戮的序章,他清楚地知道白杨回到因思特帝国绝对是要做一件大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道路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雕塑,那是一座狮鹫雕像,它矗立在一座巨大的复古石门前,石门前荷枪实弹的巡逻人员正在校园门口徘徊着。

“就在那学院门口停下。”

白杨敲击苗刀刀柄的动作瞬间停下,开口道。

“先生这是哪里?”斯皮尔伯格低声道,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卡车后座的之上的大家伙的最终归宿或许就是这里。

斯皮尔伯格依稀记得白杨说过,后面的这个大家伙足以将半个圣文森特区送上天。

“这是阿卡丽学院,因思特帝国真正的精英阶层接受教育的地方,你可以对比一下当年西方八大帝国的联合皇家学院,当然,它也是追杀我们的机构,当初那些追杀我们的人全部都是里头的学生。”白杨淡淡地道。

“先生,您这是要将它炸了?”斯皮尔伯格顿了顿道:“这样………因思特帝国会发疯吧?”

斯皮尔伯格没有听过阿卡丽学院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当年西方八大帝国的联合皇家学院,一千多年前,八大帝国所有的帝国高层都是从这座学院走出来的。

如果这阿卡丽学院真的能够媲美当年的联合皇家学院,那么真的将这里炸了,因思特帝国估计真的要发疯了。

一个人这样的挑衅世界最强大的帝国之一,这种事情想象都刺激。

“如果因思特帝国不发疯,那么我来这里的意义又在哪里?”白杨转头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雄狮不会和蚂蚁谈判,只有让因思特帝国痛到,他们才会真正地好好考虑我的意见。”

斯皮尔伯格闻言低声道:“我觉得因思特帝国到时候估计更加没有理智了。”

“那我们之间就没有缓和了,我就只能彻底掀翻这个帝国了。”

白杨的声音平淡,就像是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斯皮尔伯格却从其中听出了白杨的认真,如果因思特帝国在录像播放之后,仍旧没有同意白杨的提议,那么这个男人真的会掀翻因思特帝国。

以一人之力掀翻整个世界之上最恐怖帝国之一的因思特帝国,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那么这个男人应该会成为传奇吧!

斯皮尔伯格缓缓吸了口气,然后看着越来越近的石门道:“先生,我们就这么开车进去吗?”

白杨靠在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之上,抬了抬手,一瞬间空气之中电荷疯狂运动起来,两侧路灯之上电弧瞬间跳跃,然后整个街道包括阿卡丽学院校内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开过去,接下来,交给我。”白杨抬了抬头道,在经过第二次蜕变之后,他对于电磁力等力量已经足够的熟练度了。

斯皮尔伯格没有任何犹豫,一脚油门,直接将车辆开了过去。

忽然陷入黑暗的街道之上,从军事基地开出的军用卡车巨大车灯将阿卡丽巡逻众人刺的睁不开眼。

但是却没有人异动,因为作为因思特帝国神秘世界的暴力机构培训地,这里经常有因思特帝国军用车辆和战机出入,开来的一辆军用卡车这不是什么了不得事情,反而非常正常,只不过对方来的很不巧,刚来就停电了。

没有人想到会有人袭击这里,毕竟这里是阿卡丽学院,谁敢来袭击阿卡丽学院呢?

但是不幸地是,今天就来了一个敢这么做的人。

在车辆停在阿卡丽学院前的一瞬间,立马有阿卡丽学院的巡逻人员上前盘问,但是就在那一瞬间,车窗之中一只手伸出来抬了抬,巡逻的几人身体之中的生物电瞬间紊乱,一个个如同僵尸一般倒了下来,然后电动门自己缓缓打开。

斯皮尔伯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先生,您这是怎么做到的?”

“扰乱他们身体之中的生物电罢了,进去吧,去左边地下停车库。”

白杨看着校园之中轻声道,他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其中一部分大约是有脱凡者的实力,而另外几位明显已经超越了脱凡者的界限。

不过这不重要,白杨这次来不是要杀人的,他只是简单地想要将整个阿卡丽学院祭天罢了。

………

地下停车库负三层之中,明亮的灯光天顶落下,照亮地下停车库的一切。

沃克利·马卡斯从朋友的车辆之上下来,阿卡丽学院并不禁止学院人员在夜里外出,所以学生们都喜欢在晚上出去转转,沃克利·马卡斯也一样。

最近阿卡丽学院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因为阿卡丽学院一到十年级的所有精英………都被一个人屠杀殆尽。

他们是因思特帝国真正的精英,接受着脱凡者乃至于半神的教育,接受着整个因思特帝国资源的倾斜,但是他们却依旧败在那个男人的刀下,毫无反抗。

阿卡丽学院十年公敌?

现在看来阿卡丽学院根本不配做那个男人的对手。

沃克利·马卡斯意志也因此有些消沉,而实际上意志消沉的远远不是他一个人,阿卡丽学院的现在很多人都处于这种意志消沉之中,阿卡丽学院的骄傲被那个男人用一柄苗刀彻底击碎了。

所以大多数人也都喜欢和沃克利·马卡斯一样在这个时候出去散心,他们需要一场发泄。

“呼!”

吐出一口酒气,沃克利·马卡斯揉了揉脸,相比于其他人,沃克利·马卡斯对于这场事件的感触是最深的,因为他是阿卡丽学院校医院的实习生,他亲眼看到了那些比他强大的学长学姐的尸体。

所有的尸体都几乎是一刀毙命,只有少数是被一刀重创之后补刀的,干净利落刀痕迹,能够清晰地证明对方有着碾压的实力。

看着那些尸体之上的刀痕,沃克利·马卡斯都能够感受到那个男人的强大,摧枯拉朽,阿卡丽学院的精英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引颈待戮的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