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肆无忌惮(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未名北 4265 字 11个月前

,这个怪物很凶猛

而就在整个神秘世界都因为白杨震动的时候,因思特帝国内部,罗斯塔山祭坛之上,永恒不灭湛蓝色的火焰从祭坛之上升起,托起巨大的水晶球悬浮在半空之中。

无数的画面涌动在水晶球之中涌动着,有皑皑白雪的山峰,有终年无雨的沙漠,还有高耸入云的高楼,似乎人间的一切都在水晶球之中。

悬浮的水晶球之前,身着暗蓝色法师袍的白发老人静静地站在这古老的祭坛之上,如同一座石雕,与整个祭坛融为一体,沉入无尽的寂静之中。

只有阿尔法帝国执行司才知道这座古殿的存在,这是当年西方八大帝国的联合执政官凯撒·弗拉维乌斯留下的古殿,又被称为“窥秘之地”,在这里能够窥探到一切人和物的所在,阿卡丽学院之所以能够总是找到白杨也正是因为这里。

不过这里也并非万能,神灵禁区和阿兹特克城这种超越了常理的地方,亦或者是神性教会主教这种超越常规的人物便无法窥探。

此时,一道身影越过了罗斯塔山上的层层封锁,走到了祭祀大殿之外。

“轰!”

祭祀大殿厚重的石门被缓缓推开,发出巨大的响声,光亮顺着石门的缝隙照入了大殿之中。

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这古老的大殿之中,他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如同狮王的鬃毛一般透露出无尽的威严与庄重,在眉宇之间隐约能够看出和格雷斯·思卡尔的模样相似。

“我来查一个人现在的位置。”走进大殿之中的中年男子道。

如同石雕一般地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道:“谁?”

“白杨!”

身着法师袍的老者微微抬头道:“又是这个名字,第三次了,看来你们遇到了一个棘手的人物。”

作为镇守祭坛的古老存在,老者几乎对于每一次查询都映像深刻,而这个名字,他已经听到三次了。

金发男人淡淡道:“再怎么棘手的人物也终究是要死的。”

身着法师袍的老者闻言不再多说,只是缓缓转过了身子,枯朽的手掌在湛蓝色的火焰之上一拨,那湛蓝色的火焰一荡,悬浮在上的水晶瞬间旋转了起来,水晶旋转地越来越快,裹挟着幽蓝色的火焰旋转,迷离而梦幻。

幽蓝色的光华之中,像是要汇聚成为什么,但是却怎么也聚拢不起来,老者的眉头皱紧了起来。

很快,水晶球逐渐变缓,停滞了下来。

“怎么了?”金发中年男人看着皱着眉的老者道。

“查不到。”老者顿了顿道:“就像是这个人从人间彻底消失了一样,亦或者说他已经成为了某种超越常规的存在。”

………

而就在因思特帝国、汉帝国和亡途猎人全部在找白杨的时候,白杨此时正在因思特帝国,圣文森特区市中心外,看着满街行人。

任凭汉帝国、因思特帝国和亡途猎人想破脑袋,也没有人能够想到屠杀阿卡丽学院的因思特帝国首席通缉犯会重新回到因思特帝国,这已经不能用胆大妄为形容了,这是真正意义之上的无法无天。

但是白杨就是这么做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当初罗塔城警视厅围杀他,他亲手掀翻了罗塔城警视厅,现在阿卡丽学院这样围杀他,他又怎么能够无动于衷呢?

仅仅是覆灭追杀他的人,远远不足以告诉因思特帝国,他们究竟在追杀一个怎么样的人。

“先生,我们这么回来真的不会被发现吗?”斯皮尔伯格坐在车上,心中忐忑地道。

即便是作为白杨的头号马仔,斯皮尔伯格也完全没有想到白杨会回到因思特帝国,还毫无遮掩的来到了城市中心之外,这种行为简直是疯子才能够做出来的。

这不禁让斯皮尔伯格想起了那个离开罗塔城的夜晚,白杨同样是如同疯子一般地闯入了罗塔城警视厅,果然………先生就是先生,真是不忘初心。

“车辆我在圣地亚哥换过,又在路上偏僻的农庄之中换了好几次,短时间之内足以躲过因思特帝国的排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我们已经离开了。”白杨平静地道,就像是在描述路边有几只蚂蚁一般。

“先生,您不是说过,阿卡丽学院有着一种追踪您的独特手段吗?”斯皮尔伯格提醒道。

“那种手段,我在前不久找到了解决的方法。”白杨看了一眼路边琳琅满目的商城,“我们现在就是幽灵,只要不主动的露头,那么就不会被发现。”

斯皮尔伯格深深吸了口气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您绝对不会是来因思特帝国度假的。”

“聪明,斯皮尔伯格,我发现你的智商有着十足的长进。”白杨夸奖道。

但是斯皮尔伯格却小声地嘟囔道:“这听起来可不像是夸奖我的话。”

白杨并没有理会斯皮尔伯格的嘟囔,正如他说的那样,他确实找到了抵御那来自因思特帝国觊觎的目光。

在他于利法村再次从那诡异梦境之中走出之后,白杨便感受到了十二帝国觊觎感,亦或者说利法村的那场蜕变之后他就能够感受到那种觊觎的感觉,像是生命升华之后自然而然得到的能力。

而能够感知到,那么就能够屏蔽这种觊觎,白杨在感知到这种觊觎的一瞬间就主动屏蔽了觊觎,这也是白杨敢来因思特帝国的原因,如果一进入因思特帝国就会被那些神灵发现,那么他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当然,白杨得到的能力远远不止于此。

在利法村的完成蜕变之后,白杨此时能够感受到每个细胞的律动,能够通过细胞感受到周围的电磁力变动,感受到引力的作用,甚至能够感受到粒子之中的变化,白杨无法仔细地表述这种感观,只是感觉无比的玄妙,像是他在窥探整个世界的秘密一般。

但是他的本能在告诉他,这一切本就是他应有的,他只是回归了………自己的格位。

就像是在将身体进化到了极致后,将意志融入了自己每一寸的躯体之后,他开始通过那一个个细胞窥探更深层次的力量。

这个时候,白杨才意识到为什么古尔丹和凯撒·弗拉维乌斯说封神之路是错误的,因为封神之路根本没有循序渐进,其在没有将身体开发到极致的情况之下,就开始掌控权柄,这种道路本身就是畸形的。

封神者没有将身体发开到极致,再通过身体来掌控这些力量,这或许就是脱凡者无法跟白杨一样同时掌控所有基本力量的原因。

不过这也似乎更加说明白杨就像是一个在恢复格位的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