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名动天下(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圣地亚哥城,中心市区之中,人流如同潮水,一座座高大的建筑矗立城市之中,上面以因思特文写着各种银行和商会的标识,一直蔓延到整个中心市区的东方,商会和银行才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各国的大使馆。

阿尔法帝国虽然处于帝国之中中下层的位置,但是它却有着12.54亿人口,与其建交的国家也有数百,十二帝国在这里均有大使馆驻扎,甚至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圣地亚哥城也在阿兹特克城蔓延出来的诡异之中被庇护的很好,几乎没有受到外部诡异的冲击。

此时,汉帝国大使馆内部,驻阿尔法帝国的大使丁安邦正大步流星地从四楼走下,他身着一丝不苟的西装,但是急匆匆的步伐之中却表明他本人并不平静。

“确定他的身份了吗?”丁安邦一边急匆匆地赶往一楼,一边问道。

他的助手立马回道:“已经确定了,确实是杨炳成杨先生的二儿子。”

在得到了助手的肯定之后,丁安邦没有说过只是走得更快了。

汉帝国大使馆,一楼会议室的大门很快被推开,整个会议室之中,只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和一只被抱在少年怀里的狸花猫。

丁安邦忽然舒了口气,道:“还真的是你,我让人找遍了整个阿兹特克城周围都没有找到你的人影,你是怎么跑到这里的?”

“丁叔叔,您什么时候来的阿尔法帝国?我记得您不是在明帝国吗?”杨平见到丁安邦之后眼中带着欣喜道。

丁安邦笑了笑,随手将会议室的大门关上道:“阿尔法帝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接下来十二帝国半大的注意力估计都会放在阿尔法帝国,自然要派一个镇得住场面你的大使来,我就被从明帝国调了过来,不只是我,公海之上,航母之上几乎来了一大堆你的熟人,不过你现在可见不到他们。”

“这样啊,那有些可惜了。”杨平耸了耸肩,揉了揉狸花猫的脑袋道。

丁安邦随即坐在了杨平身边道:“你还没有给你丁叔叔说说你是怎么从阿兹特克城出来的?我可是让人将阿兹特克城外围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你,当时都以为你死在里头了。”

“我那天晚上………”

杨平随即将他在阿兹特克城之中怎么遇到的诡异人皮,狸花猫又是如何大发神威将诡异人皮打退,然后他又是如何遇到白杨,被白杨带出阿兹特克城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还忍不住地吐槽了一下那诡异人皮长得是真的丑。

丁安邦听着前半段的时候,还面带笑容,而当他听到杨平遇到白杨的时候,笑容已经迅速收敛。

白杨,号称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也是阿兹特克城被神性教会邀请的新主教。

更加重要的是就在今天早上,他接到了一条消息:阿卡丽学院追杀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白杨时,在罗尔瓜希山脉上的一个小镇上被白杨几乎屠杀殆尽。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怪物。

看着眼前的杨平,丁安邦神色严肃了起来,道:“你真的遇到了白杨?”

杨平闻言点了点头道:“对的,他还说以后会来我家拜访。”

丁安邦闻言深吸了口气道:“你详细说说,你遇到了他之后发生了什么。”

………

当天晚上,汉帝国,太学特别会议室之中,汉帝国御林军右郎将朱硕、李敬两人坐在颜非的对面,作为御林军之中有着五品之上官位的人,两人都是半神打底的人物,同时也是太学之中特聘教师,只有特殊保密条例被激活的时候,他们才会坐在这里。

“请你确定你的描述没有问题,检查细节。”朱硕提醒道。

“已经是第三遍了,我确定我的描述没有问题,表述清晰可靠。”颜非神色严肃地道。

从回到太学开始,他就激活了保密条例,将整个当初前往阿兹特克城的太学成员全部限制在了太学之中,这些天之中,他们已经接受了数轮的描述,并且还让羽林卫进行了详细的精神检查,确定他们没有被蛊惑。

朱硕看着眼前的颜非道:“请谅解,这是必要的流程,毕竟你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

李敬知道朱硕这么说,还是保守,如果说颜非这些人描述属实,那么整个十二帝国都要为之震动,阿兹特克城的诡异人皮竟然很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这种事情几乎让人难以想象。

要知道那阿兹特克城之中可是困住了数位真正大人物,便是神灵在那诡异人皮面前都异常的脆弱,甚至可以说是卑微如同蝼蚁,十二帝国现在对那座城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封锁。

御林军内部已经提出好几拨意见,几乎每天都是争吵不休,也没有拿出一个可以救人的方案。

但是就是这样的诡异人皮竟然是认为放出来,这种话说出来何止是“惊人”二字能够形容的?

“我能够理解,但是反复提审我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等同于浪费时间。”颜非没有任何不满地道,他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究竟有多么不可思议,所以他能够理解,但也只是能够理解,他依旧觉得这流程太过于繁琐了。

朱硕听着颜非的话,在心中叹了口气,他们也知道这是消耗时间,但是依旧这么做了,就是因为很难相信颜非等人说出的话。

“按照你的说法,白杨便是释放了阿兹特克城诡异人皮的人,而且那诡异人皮对于他异常畏惧,甚至他可以命令诡异人皮,对吗?”

“对!”颜非点了点头。

“但是你对于他实力的描述却是只有封神者的实力。”朱硕再次确定道。

“是的。”颜非再次点头。

朱硕随即顿了顿道:“你要理解我们,这实在是有些自相矛盾,封神者能够奴役一个神灵,这实在是超乎想象。”

“这确实是自相矛盾,所以这几天我也在反思,我觉得白杨的身后可能是一个组织。”颜非不紧不慢地道。

这些天他确实仔细思考了阿兹特克城的事情,觉得白杨奴役诡异人皮的可能性确实很低,但是白杨却做到了,这很可能是在白杨的身后有着一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

朱硕和李敬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道:“那你觉得他们找上白杨的原因是?”

“天赋!”

颜非没有任何犹豫地道:“我之前也看过白杨的资料,他出身于因思特帝国的底层,在孤儿院长大,根本没有接受过像是我们这种的系统教育,但是在阿卡丽学院同辈对手和他交手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占到丝毫的上风,第一次交手甚至可以说是他单方面的屠杀,这里可以看出他在封神之路上恐怖的天赋。”

说到这里,颜非顿了顿看着眼前的两人道:“此外,在阿兹特克城的时候,东方四大帝国的年轻一辈之中,也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他的天赋几乎是我见过的人之中最高的,我甚至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逼得他动用权柄,这足以说明他天赋的可怕,这种级别的天赋被某个神秘组织看上再正常不过了。”

在颜非说完之后,特殊会议室之中沉默了一下,朱硕看着桌案之上放着的那份文件道: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就在今天早上我们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阿卡丽学院追杀白杨的队伍全军覆没,其中包括三位脱凡期的执行司成员,十二帝国千余年的历史之中,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十二帝国逼到这种程度,但是这个白杨做到了,正如你说的,他的天赋非常的惊人。”

“所以………你们是同意我的设想了?”颜非抬起头道。

但是朱硕却摇了摇头道:“只能够说可能性很大,要想确定,我们还需要时间,而且………白杨确实对于汉帝国表达了善意,就在今天早上的一位帝国高层的子嗣被白杨送到了圣地亚哥城的汉帝国大使馆,他之前也在阿兹特克城之中。”

说到这里,朱硕顿了顿道:“按照他描述,白杨确实在阿兹特克城之中有着常人无法拥有的权限,他甚至能够让阿兹特克城的结界开启,这也与你的描述符合,这也是我们相信你的原因。”

颜非闻言抬起头来,道:“所以审查结束了吗?”

李敬这时候摇了摇头道:“不,还有最后的几个问题。”

“请说!”颜非道。

李敬看着颜非道:“你觉得如果汉帝国提出让他放出阿兹特克城被困的成员,那么有多大的可能性可以实现?”

颜非闻言思索了一会之后道:“我不确定,因为我说过,我怀疑他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成员,想要和我们联合的人是他,而不是那个神秘组织,但是作出放出诡异人皮决定的应该是那个神秘组织,我无法确定他究竟在那个神秘组织之中究竟有多大的权限,但是………”

颜非抬起头来,眼中带着回忆道:“从他在阿兹特克城表现出来的权限来看,他………应该是能够做到放出汉帝国被困神灵的。”

颜非至今也无法忘记,白杨在阿兹特克城之中命令诡异人皮的场景。

“好的,我们的问题到此结束,不过短时间之内,估计你和你的同学并不能离开太学。”李敬点了点头之后,收拾起来的笔记道。

颜非站起身来,对着眼前的朱硕和李敬二人鞠了鞠躬,随即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在颜非离开之后,李敬看向了朱硕道:“你真的相信他说的,白杨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你应该知道十二帝国几乎所有的组织我们这里都有记录,不存在一个这样的组织。”

朱硕闻言看了一眼李敬道:“但是从圣地亚哥城之中传来的消息刚好和颜非等人说的消息可以对应不是吗?”

“再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组织,你觉得我们可能发现它吗?它随便放出来一个诡异人皮都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更不被我们发现才是正常的。”

“而且………我哥还在阿兹特克城之中,汉帝国仙人们大多都被困在那里,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救他们的方法,哪怕只是一个希望,我也愿意试试。”

说到朱硕的哥哥,李敬沉默了一下道:“你哥吉人自有天相,会从那座鬼城之中出来的。”

“这种事情我不愿意相信老天保佑。”朱硕抬头看了看天道:“我会上报争取一个机会,让颜非等人去接触白杨,哪怕只是一个机会,也要尝试一下。”

………

与此同时,白杨屠杀阿卡丽学院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神秘世界,整个神秘世界为之震动。

多少年过去了,终于有人冲破了磨刀石的宿命。

所有人都明白神秘世界之中出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个男人接下来会遭受到真正意义之上的恐怖围杀,出手的再也不会是阿卡丽学院的学生了,而是帝国司的精锐。

佣兵市场之上,消息置顶之上赫然便是利法村战场的场景,甚至还标注出来了每一个被白杨杀死的学员的名字和实力,放眼望去从一次升格到脱凡者,每一具尸体都惨烈至极。

而将这个消息提上来的正是寂空和尚的师傅——永觉大师,他身披赤红色的袈裟,脑袋之上十二个戒疤整整齐齐,此时正看着那制定的帖子。

“从此刻起,他是真的名动天下了,比当年首领还要耀眼,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挺下来。”永觉和尚轻声道。

“我见过他,不像是一个短命的人。”寂空和尚道。

但是永觉和尚却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人说的算,天说的才算。”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你们去帮帮他,最好说服他接手亡途猎人,我还是低估了他,没有想到他崛起的这么快,不然应该早点和他交流一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