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离开(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啊啊啊!!”

如同切割灵魂一般的惨叫声在破败的老槐树之下响起,点缀着满地的横尸、凝血的冰霜、阴暗的天幕,整个利法村就像是坠入了地狱之中。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站在大地之上,握着苗刀的男人………站在老槐树之后的巴利特抬起头小心打量着白杨,他至今也无法想象整个阿卡丽学院就这样覆灭在他的面前,那些被称之为精英的学生那柄修长而冰冷的苗刀一个个砍下头颅。

这真的是还是那个凶名赫赫,让整个神秘世界都不敢触怒的阿卡丽学院吗?

亦或者阿卡丽学院的神话在这一刻已经被彻底破灭了?

被这个叫做“乔志文”的男人亲手破灭了?

巴利特无法想象他究竟遇到了怎么样的一个恐怖凶人,屠戮阿卡丽学院,即便是整个神秘世界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这代表着………十二帝国的权威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撼动了,被那个男人手中苗刀撼动了。

而就在巴利特脑海之中一片混沌的时候,白杨转过身,踢开身前残破的尸体,看向了巴利特等人,他的声音冰冷而清晰:

“怎么样?你们思考的如何了?是成为我的人,还是死在这里?”

白杨其实并不太在意巴利特这些人究竟是活着,还是死在这里,但是他却相信有时候多一些人总会多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所以他还是给了这些人一个机会。

“当然是成为先生的人,我们怎么敢有其他的念头呢?”

巴利特猛然一个激灵从一片混沌之中醒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带上了谄媚的表情道:“从今天起,先生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先生想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不违背。”

马修看着满脸谄媚的巴利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怎么,他三十年没有出来,这个世界已经舔狗横行了吗。

当然如果巴利特知道的马修的想法,估计会告诉他:活着,不磕碜!

这个道理在阿尔法帝国底层就连狗都知道,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谈尊严。

“很好,你呢?”

白杨转头看向了马修,巴利特的选择,并没有出乎白杨的意料之外,没有人能够在他砍了这么多人之后依旧拒绝他,尤其是他还提着刀,很多事情当你提着刀的时候总会变得很好交流。

“你的拳头比我大,我又怎么能够有意见。”

刚刚还在鄙视巴利特的马修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活着确实不磕碜,人生在世该低头得低头,他上次没有低头,然后就被一个老变态锁在深谷里头三十年,他不想再回到深谷里头呆上三十年了。

“不过………你这样杀了他们真的不怕帝国司追杀吗?帝国司和阿卡丽学院可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他们之中甚至有真正的神灵存在。”

马修小心翼翼地问道,尽管这些年之中,十二帝国真正暴力机构从来没有主动对他们这些十二帝国之外的封神者出手,但是当年边境战争却告诉过他们,十二帝国暴力机构究竟有多么强大,那是足以轻易毁灭十二帝国之外一切的力量。

今日白杨在这里斩碎了十二帝国的权威,那么就必然会引起十二帝国真正神秘世界暴力机构的注意。

白杨闻言缓缓将苗刀收入刀鞘之中,道:“我既然做了,那么就不怕他们来找我,这不用你们操心,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还是那句话,接下来会有些疼。”

话音至此,白杨抬了抬手,下一刻,悬在白杨身后的亡灵瞬间冲入了巴利特等人身躯之中。

“啊啊啊!!!”

阿卡丽学院五人的惨叫声还没有停止,再次有数道惨叫声响起,一时间大地之上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唉,至今我也没有见过那种能够不发出一点声音的硬汉,看来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白杨叹了口气,低头在身边的渠沟之中涮了涮自己的苗刀刀鞘,然后起身越过了惨叫声汇聚的人群,推开门走入了自己房子之中。

房屋之中的众人在白杨进入房间的瞬间,下意识地让出一条道路,随手将手中的苗刀扔在桌案之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白杨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道:

“收拾东西吧!”

斯皮尔伯格立马点了点头道:“好的,先生。”

作为白杨跑路道路之上多年的伙伴,斯皮尔伯格怎么能够不知道他们又该跑路了,他熟练地走入了卧室之中开始收拾东西,似乎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从罪犯变成了一个合格的保姆。

而老村长朱利安则是呆呆地看着那被放在桌案之上的苗刀,他刚刚亲眼看到了究竟多少人死在了这苗刀下,就是这么一柄冷兵器放在“乔志文”先生的手中,如同上帝之鞭所向披靡。

事实证明,孙成先生说的没有错,他真的是那个让整个因思特帝国恐惧的罪犯,可是为什么呢?

老村长朱利安想不通,他想不通白杨这样的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他本应该是一个人人尊敬的绅士。

看着白杨,老村长朱利安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面对此时的白杨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终选择了放弃。

白杨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上了二楼,就在走到楼梯中央的时候,他顿了顿,道:

“斯皮尔伯格,记得留下五十万特币给老村长,算是这场大战场地的费用了。”

“是!”

斯皮尔伯格尽管有些心疼,还是老老实实地道,因为他知道白杨先生从来不缺钱,亦或者说总是有人会给他送钱来,如此想一想,似乎就没有那么心疼了,反正钱不是自己的。

老村长朱利安闻言愣了愣,但是白杨吩咐完之后已经转身走上了二楼卧室。

白杨不准备和老村长朱利安多言,他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既然不是那么就最好还是不要过多接触的好。

不然………他的随便一个敌人够足以将利法村万劫不复了。

洗漱之后,白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才重新走了出来,而这时候,斯皮尔伯格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提着两个大行李站在了客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