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死活(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黑暗的天幕之下,明明已经没有了冰冷的雨水,但是似乎却更加的压抑了,压抑到似乎所有人胸膛之中都有着一只大手攥着他们的心脏,反复揉捏。

因为………那个手提苗刀的男人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他手中的苗刀之上特训老师奥玛的鲜血还没有干涸,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地上的冰霜之上,如同滴在了众人的心头。

而那冰冷而沙哑的声音更是让所有人战栗,你们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吗?

这个男人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他们,正如他之前说的,他等他们很久了,想杀他们也很久了。

他们在遇到白杨的时候,白杨已经做好了将他们杀死在这里准备。

这从来都是一场屠杀,只是他们从来没有当真,这是多么可怕而恐怖的笑话。

“刺啦!”

白杨手提着苗刀朝着众人走了过来,刀锋在冰面之上的划过,发出冰冷而刺耳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像是刀锋在众人的脖颈内的脊椎摩擦过一般,让所有人都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冰冷,那种恐惧就像是要将他们一点点地碾碎一般。

有些阿卡丽学院的学生甚至根本无法忍受这种压抑的氛围,最终他们爬起身来,转身便朝着远处的跑去。

在这样下去,估计白杨还没有等白杨动手杀他们,他们自己的就会被吓死,所以他们的宁愿逃。

“逃得了吗?”

白杨身影几乎瞬间出现在了逃走众人的身后,在他出现的瞬间,在这些人的脖颈之处瞬间出现了一条血线,血线快速放大,汹涌的鲜血迫不及待地从脖颈之中喷涌而出,将大地再次染上了一层血色。

随即硕大的头颅才轰然落地,发出沉重的声响。

空气一瞬间似乎更加安静了。

而那其中一个人人头面孔落下之后正对着本杰明·波顿,本杰明·波顿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彻底停滞了,那种冰冷的寒意渗人肌骨,似乎下一刻那个恐怖的男人就会出现在他的身边。

该死的………他也死了吗………本杰明·波顿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将脸颊与地面之上的污泥贴在一起在,生怕被白杨注意到。

那个人头的主人本杰明·波顿认识,那是亚力克·安莱,他与本杰明·波顿是好友,但是比本杰明·波顿高一级。

可是此时,那个人的人头就这么摔在了本杰明·波顿的身前,那难以置信的眼睛至死也没能瞑目,这一切似乎在告诉本杰明·波顿,马上他就要死在这里,和那地下的头颅一样。

他就不该跟来看这个热闹,事实证明看热闹的人都成了热闹。

那个恐怖的男人要杀了所有人,没有人能够逃。

至于围杀,那从来都是一个笑话。

“刺啦!”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手中苗刀在地面之上摩擦的声音再次响起,如同催命的符咒。

凡是挡在白杨面前的人全部身首异处,白杨需要一些人来潜伏在了阿卡丽学院之中,但是只是一些人就足够了,比如整个阿卡丽学院之中活下了不到五个人。

而其他人,白杨只能说一句抱歉了,阿卡丽学院几乎全军覆没才能够真正告诫那些准备动手的其他十一个帝国白杨很危险,他们没有必要为了因思特帝国的利益来做事。

毕竟………国与国之间只有绝对的利益,从来没有半点道德和友谊,没有必要为了别国的利益来伤害本国的利益。

这就是白杨的想要做的第一步,那就是割断十二帝国和因思特帝国之间的关系。

没有人能够对抗整个世界,至少白杨现在也不能,甚至如果说不是现在歪打正着导致十二帝国的精力都被阿兹特克城之中的诡异人皮牵扯,白杨也不会直接将阿卡丽学院的学子都杀了。

只能说一切都刚刚好,注定了阿卡丽学院学生这一刻要死在这里。

黑暗的天幕逐渐变得暗淡起来,但是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心却更加的寒冷起来,那苗刀撕裂空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似乎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众人的耳边。

趴在地上的本杰明·波顿整个人甚至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因为………他感受到白杨的脚步正在靠近他。

这脚步声等同于死神。

而就在白杨只差两步就要走到本杰明·波顿身前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白杨,我们要向你挑战!”

白杨反手斩下了身前的阿卡丽学院学生的头颅,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了远处。

本杰明·波顿如同劫后余生一般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想要看看是谁准备向这个恐怖的男人动手。

远处,从大地之上站起身来的正是杜兰特和欧文·马克斯,两人紧紧盯着白杨,精气神调整到了巅峰。

白杨看了一眼两人,道:“我记得你们两个!”

话音落下的瞬间,白杨身影如同跳帧一般出现在欧文·马克斯的身前,而欧文·马克斯四肢瞬间被斩断,鲜血在冰面之上蔓延开来。

白杨伸手将苗刀压在了还没有死去的欧文·马克斯的头顶,道:“我说过下次见面,我会杀了你,人生在世,要言而有信。”

随着白杨话音落下,苗刀没有一丝犹豫地落下,刀锋顺着颅骨正中落下,穿过脊椎而下,斩断了每一根的骨节,鲜血贱了杜兰特一脸。

也正是这个时候,杜兰特拔刀而起,他要为曾经挡在他身前的欧拉复仇,即便是他做不到,也要做。

刀锋轰然而起,但是下一刻,就断成两截落在了冰面之上,一颗头颅轰然落地。

白杨没有给任何机会,杀了两人之后,他转过身再次走向了其他活着的人,地面之上鲜血味道又浓重了起来。

利法村的村民此时已经没有人敢看下去了,即便是他们也在白杨身上感受到了恐惧,就像是下一刻对方就要出现在他们面前将他们一切杀了一般。

淳朴的村民这一刻怎么也无法将白杨和那个温文尔雅的孙成先生联系起来,便是老村长朱利安也一样,他下意识地收回目光,看向了斯皮尔伯格,他记得斯皮尔伯格在动手之前,小声地说了一句“希望不要太血腥”。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老村长朱利安捂着自己孙女丽萨的眼睛,看着斯皮尔伯格道。

斯皮尔伯格闻言道:“从我和先生从因思特帝国阿萨尔斯监狱之中逃出来的那一刻,这种追杀就从来没有停过,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看着老村长朱利安的眼睛道:“先生………从来不会败!”

这句话,斯皮尔伯格说的异常有自信,似乎将此视为真理一般。

不过斯皮尔伯格确实将这当成真理,毕竟在斯皮尔伯格的眼前,白杨可是敢去亵渎神灵,窥探成神之秘的人。

这种人在神话之中都是能够与神灵抗衡的魔鬼,撒旦会败给凡人吗?

不会的!

………

另一边,就在白杨来到本杰明·波顿身后的时候,躺在地面之上的本杰明·波顿终于意识到如果他不想想办法,那么他必然会死在这里。

本杰明·波顿猛然转过身来,带着祈求、威胁等等复杂的情绪道:

“先生,你不能杀了!”

本杰明·波顿已经感受到了真正的绝望,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办法说服白杨,那么他很快就会和地上的那些脑袋一样,没有人想死,巨大的求生欲让本杰明·波顿说出了这句话。

“我为什么不能杀了?”白杨冰冷的声音响起。

可是本杰明·波顿的脑海之中却一片空白,但是他不敢停下,只能印着头皮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道:“我们都是阿卡丽学院的精英,帝国贵族,你这样会引起执行司追杀的!”

“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错觉,如果我不杀你,执行司就不会追杀我。”

白杨笑了,他手中的苗刀轻放在本杰明·波顿头颅之上,道:

“我可是白杨,就凭这两个字就够执行司追杀了。”

“哗啦!”

锋锐的苗刀刀锋划过,本杰明·波顿的头颅落在了地面之上。

不过片刻,整个利法村已经比那成了一个巨大的屠宰场,白杨放眼望去,尽是头颅和尸体,还有破碎的青石,还活着的人已经不多了,细细数数,似乎也该停手了。

“一、二、三………十!”

白杨环视大地,目光扫过了所有还活着的人,此时整个大地之上还活着的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已经只剩下十个人。

白杨完全是随机动手,这足以保证这些人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他看向了活着的众人道:“还剩十个人,不过有些多了,你们之中能够活一半,成为我的人,然后回到阿卡丽学院,谁想死?谁想活?”

阿卡丽学院几乎已经被白杨吓得胆寒的学生闻言几乎都是一愣,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宁利落大方地站起身来,拱了拱手道:

“好久不见,白杨先生。”

安宁站起身来后,看向了白杨道:“白杨先生,作为老朋友,我想要一个名额,可以吗?”

白杨看了一眼安宁,道:“自然可以!”

反正都是插入阿卡丽学院的暗棋,对于白杨来说是谁根本都无所谓,他有着手段让这些人根本不敢违背他的意志。

既然做魔头,就要做到底。

这个时候,伊薇特·伊丽莎白也站了起来。

“我也要活!”

白杨看了她一眼道:“我记得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刀都没有要了你的命,真是命大,既然从我手里活下来一次,我也给你一次机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冰冻的地面之下忽然响起了声音,就像是有着什么人在地下准备出来一般,下一刻冰面彻底破碎,一道身影从其中冲出,赫然是那位阿卡丽学院学生会主席——凯尔·李。

从地下冲出之后,凯尔·李停在了白杨身前不远处道:“我也想要一个活下来的名额。”

“不准备躲了?”白杨淡淡地道。

凯尔·李没有死,他早就知道,毕竟当时将卡尔·李打入地下的那一击根本不足以杀死他,但是他还是借着白杨的力道遁入了地下。

凯尔·李闻言苦笑道:“地上活着的阿卡丽学院学生只有九个人,我如果不开口岂不是就默认放弃了活着的名额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再次看了一眼白杨道:“实不相瞒,我实际上是汉帝国卧底,与先生并没有直接的冲突,只是卧底身份让我和先生不得不交手,不过我们应该是可以合作的。”

竟然是汉帝国的卧底………白杨不由看了看凯尔·李,道:“你的实力很不错,如果还是汉帝国的卧底,那么也可以活下来。”

伴随着阿卡丽学院的“天”都祈求活命之后,阿卡丽学院也很快补齐了最后两个人名额。

白杨随即解决了剩下的阿卡丽学院成员,空气之中血腥味又浓烈了些许,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活着的五人道:“作为卧底,你们应该明白,我可不能让你们完整回去。”

“这个是自然!”凯尔·李点了点头道。

“你们明白就好。”

下一刻,白杨手中的苗刀瞬间划过了站着五人的身上,鲜血瞬间从五人的身上溅出,而五人也瞬间倒地。

不过白杨力度把握的刚刚好,所有人都刚刚好徘徊在重伤和濒死的边缘。

只有这种伤势才能够说是从他手上活了下来,毕竟上次那批与他交手的人也几乎是这种伤势。

看了一眼地上的五人,白杨看了一眼那座自己住过的老宅子道:“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痛!”

随着白杨声音落下,还没有等五人回过神来,在老宅子书房之中,那一个个装着亡灵的玻璃瓶瞬间破碎,数不清的亡灵从其中冲出。

这些亡灵冲出老宅子之后,一半绕过了白杨身躯冲入了五人的身体之中,而另一半的亡灵则是悬在了白杨的身后,像是点缀在恶魔身后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