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冰(求订阅!)(2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历经寒暑苍凉的老槐树上的火焰已经熄灭,露出枯焦的树干,冒着缕缕青烟。

利法村内一时间似乎进入了冬季,沟壑纵横的大地之上一层薄薄的冰霜蔓延开来,苍白之中混杂着猩红的血液,泛着丝丝的寒气,将落下的雨水凝结成冰。

村民的房屋之上一根根冰柱从屋檐之上伸出,冰冷的气息让藏在房子里头的村民不禁裹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白色的雾气从战场中心巨大的寒冰之上落下,像是一层薄薄的帘幕铺在了封印白杨的寒冰之上,足足数丈后的冰层将白杨牢牢封在其中。

那种寒意让围观的罗斯等人忍不住地颤抖着,即便是被寒气扫过,他们便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像是要被这恐怖的寒气冰冻一样,无法想象在其中会是什么感觉。

这就是真正的神秘世界的战斗吗,这些恐怖强者与神灵有什么区别………罗斯忍不住地在心中暗道,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首领巴利特,即便是他跟着巴利特一直知道神秘世界的存在,但是真正见到这如同神灵一般战斗还是忍不住地震撼。

但是巴利特此时已经没有空注意罗斯了,他的脸色惨白,甚至连发出声音都不敢,生怕引起了巴德等人的注意。

如果说白杨败了,那么他这个同伙还有机会吗,按照阿卡丽学院的规矩,随便上来两把刀都能够将他磨废了。

黑暗的雨水之中,巴利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他忍不住地在心中暗道。

但是此时阿卡丽学院学生的注意力却根本不在他的身上,所有的学生都抬着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那数丈之高的冰雕,即便是白杨已经被冰封在了冰柱之中,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却依旧没有安全感。

即便是白杨被冰封,那种凶厉的气息也似乎要从巨大的冰柱之中冲出一般。

“结束了吗?”趴在地上的本杰明·波顿盯着那巨大的冰柱低声道,他此时已经看不出来贵族的模样,整个人浑身上下沾染着大量的泥水,就像是从泥潭之中捞出来的一般。

“应该是结束了。”站在本杰明·波顿身边的同学捂着被斩断的右臂,面色苍白地道,他是刚刚从白杨手下侥幸捡回来一条命的人,现在想想刚刚白杨动手时候的恐怖,这个家伙依旧感受到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终于结束了吗?”

本杰明·波顿像是从惊慌之中恢复了一些神韵,刚刚在白杨动手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感觉,那个男人下一刻就会冲破高年级和特训老师的阻拦来到他的身边,无法仔细地形容这种感觉,只能说是太可怕了。

深深吸了口气之后,本杰明·波顿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的泥泞,他不禁有些懊恼自己刚刚的模样实在是有些丢人了。

“总归是死了。”本杰明·波顿看向了安宁道:“我就说即便是这个叫做白杨的罪犯再厉害也没有用处,总是要死在阿卡丽学院的手中。”

安宁深深看了一眼本杰明·波顿之后道:“他只能说是死在了特训老师手上,同辈之中,阿卡丽学院之中根本没有他一合之敌,再说,你都恐惧成了那副模样,还有脸评价他?”

“谁说我恐惧了,我从来没有恐惧过。”本杰明·波顿反驳道。

“是吗?”安宁冷声道,“我刚刚可是看到了某人恐惧地都趴在了地上。”

本杰明·波顿的脸色再次涨的通红,据理力争地道:“那是学长要求趴倒的,服从任务命令怎么能够说是怕呢?”

安宁看着冰雕之中那个浑身染血,如同疯魔一般的男人道:“这就是你永远无法像是那个男人一样强大的原因,你太怯懦了。”

本杰明·波顿像是被戳中了痛脚一般道:“他强大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封在冰柱之中,他现在能够出来杀我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大的冰柱之上裂开了一道道裂纹,这清脆的声音一瞬间让空气安静了下来。

本杰明·波顿几乎下意识地趴倒在了地上,甚至不只是他一个人趴回了地上,整个阿卡丽学院随着这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几乎八成学生都已经趴在了地上,这是白杨烙印在他们心底的恐惧。

那个男人已经成了阿卡丽学院所有学生的噩梦。

“还活着吗?”安宁站在原地眺望着远处的冰柱呢喃自语道。

而看向冰雕的也不只是安宁一人,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利法村的村民,还有巴利特等人都看着整个战场中心的那巨大的冰柱。

不过众人的想法却截然不同,阿卡丽学院的学生现在只希望白杨千万不要出来,最好永远的被困在里头,利法村的村民则是情绪更加复杂一些,他们希望白杨活着,但是又很难接受白杨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的身份。

只有巴利特最纯粹一些,他希望白杨活下来,因为现在只有那个恐怖的男人活着,这局势才不会发展到令他绝望的地步。

“咔嚓!咔嚓!”

随着第一声冰柱破裂声响起,断裂声连绵不断地响起,巨大的冰柱之上裂缝越来越多,破碎的冰渣顺着缝隙掉落。

毫无疑问,如果再不加制止,那么冰柱之中的恐怖家伙就即将破冰而出。

即便是站在远处,巴德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冰柱之中的凶厉气息越发的恐怖起来,似乎那家伙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变强了一般。

巴德不禁看向罗尔斯道:“你没有杀死他?”

“那种温度之下不可能有人能够活,这家伙真的是一个怪物,居然还活着。”

罗尔斯的脸色也异常的难看,作为冰霜权柄的脱凡者,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寒冰里头的温度了,这种温度之下根本不该有生命能够活下来,但是对方偏偏活了下来,甚至气息还变得越发强大起来。

罗尔斯低声道:“我会动手加固冰柱,力图将他压制在其中,你去看看奥玛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他出来,你就拿雷霆的权柄劈他,记住!不要留手尽全力。”

“好!”

巴德点了点头之后,随即转身落在了奥玛身边。

而罗尔斯则是瞬间来到了冰柱面前,他双手按在了冰柱之上,暴雨之下,落下的雨水瞬间成冰,快速地修复起来冰柱,一道道裂纹开始在雨水之下变成新的冰柱。

无尽的寒气从小镇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空气之中的温度瞬间暴降到一百五十度之下,便是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在这种状态之下也不得不后退,因为极致的寒冷已经超出了他们忍受的极限。

但是随着罗尔斯对于冰柱的加固,冰柱之中凶厉的气息却更加的恐怖起来。

罗尔斯能够感受到冰柱之中那种强大的生命波动,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压制一只即将复苏的恶龙,即便是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够推迟这种恶龙醒来的进程罢了。

而此时另一边,巴德已经来到了奥玛的身边,看着似乎还有些不清醒的奥玛,巴德道:“你刚刚是什么情况,还能够动手吗?”

奥玛闻言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看了一眼巴德,然后又看向了冰柱之中的白杨,道:

“那家伙有问题,我刚刚只觉得自己用精神权柄攻击他,只觉得像是撞在了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峰一般,整个精神权柄都差点崩了,他身上应该有着克制精神权柄的炼金物品。”

巴德闻言道:“还能够动手吗?”

奥玛闻言道:“动手的问题不大,但是我的权柄被克制,战力有限。”

“只要能够动手就好,权柄无法压制,那么就用拳头压制。”巴德看着冰雕冷声道。

而此时,冰柱之中,白杨虽然被冰雕封在其中,但是他却似乎在进行惊人的蜕变,他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进行蜕变,向着更加的完美的生物进化。

恍惚之中,白杨再次进入了那黑暗的梦境之中,这次他看清了更多,但是诡异梦境之中的画面依旧无法用语言描述,就像是很多符合常理的东西都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白杨依稀在黑暗梦境之中看到了无数诡异的生物,但是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梦境瞬间破碎,白杨再次彻底回到了现实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裂纹瞬间爬满了整个冰柱,冰柱之中就像是有着一个恐怖的生命要从其中复苏。

罗尔斯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已经压不住里头即将出来的那条恶龙了,他不由高声道:

“没有时间了,准备动手。”

巴德闻言周身电弧再次跳动起来,暴雨之下,云层之上的电弧像是被他引动了起来。

而奥玛也凌空飘在了半空之中,大地之上无数碎石被其念力摄起,将那巨大的冰柱围在中心。

“轰!”

下一刻,硕大的冰柱瞬间崩碎开来,碎裂的冰块如同利箭一般激射而出,离得不够远的阿卡丽学院学生直接被射成了筛子。

恍惚之间,似乎有一个恐怖的生命从冰柱之中走出,也正是这一瞬间,九天之上,无尽的电弧闪烁而过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电网,恐怖的雷霆从九霄而落。

而那悬空的巨石也随即瞬间突破音速,全部朝着雷霆落下之中砸去。

“轰!”

恐怖电光之下,整个世界都似乎变成了纯白色,震耳欲聋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整个大地都被这恐怖的雷击掀起。

无论是阿卡丽学院的学生,还是巴利特等人,亦或者是三位特训老师,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电光落下的地方,但是没有人看清里头的一切。

直到恐怖的雷光散去之后,战场中心的景象才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那焦黑大地的中心,一个男人手持苗刀沐浴在暴雨之中。

那个男人~~~没有死!

“你们就这些本事吗?”

白杨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冰冷,他此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蜕变,像是身躯达到了另一种境界,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每一个细胞的存在,甚至能够感受到电流和磁场的运行,无法用言语仔细地描述这种境界。

甚至白杨现在有着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

“动手!”

没有任何犹豫巴德立刻道,话音落下的瞬间,他化为电弧出现白杨身前。

罗尔斯随即也手持冰枪出现在了白杨面前,而奥玛则是瞬间拔起了利法村的数十座房屋。

但是就在巴德出现在白杨身前的一刹那,嵌在白杨锁骨之上的欧式阔剑瞬间被白杨钉入了他身体。

巴德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钉入了地下。

而罗尔斯看到被钉在地下的巴德手中冰枪一顿,也正是这一刻,白杨伸手直接掰断了冰枪,刺入他的身体,穿心而过。

就在这个时候,那数十座房屋从天而降。

“轰!”

整个战场中心冰霜之上化为了一个巨大的废墟,就在奥玛紧紧地盯着废墟的时候,一道声音从奥玛身后响起。

“在找我吗?”

那冰冷而沙哑的声音,让奥玛整个人直接僵住了,他猛然回头,但是也在这回头的一刹那,苗刀自下而上,穿透了奥玛的身躯,鲜血散落一地。

白杨俯身在奥玛耳边低声道:“我说过………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轰!”

下一秒,白杨一脚将奥玛踹了出去,奥玛在鲜红的冰面之上滑出了老远的距离。

几乎一瞬间,阿卡丽学院的三位特训老师瞬间落败,败得没有丝毫的还手的余地。

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在这一刻全部都愣住了,而下一刻,他们便感受到恐怖的压力,因为白杨转头看向了他们。

“各位,你们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吗?”白杨冰冷而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大雨缓缓停了下来,但是阿卡丽学院的众人心中却更加冰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