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冰封(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轰!”

恐怖的雷光再次闪过天际,将黑暗的大地照亮,也照亮了那恐怖的战场。

大地之上到处都是纵横的沟壑、破碎的青石,还有淋漓的鲜血和散落的尸体。

这一切都似乎在预示着这场战斗的残酷与阿卡丽学院学生们想象的根本不一样,那个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的最危险的罪犯是彻彻底底的怪物,是一个足以压得阿卡丽学院喘不过气来的怪物。

一刀重创低年级精英克森·埃尔南德斯,三个呼吸便屠杀了低年级主力,将足以进入校史格雷斯·思卡尔正面杀死,甚至现在连高年级最恐怖的三个人围攻也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占不到丝毫的上风,这个世界之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他怎么可能?”本杰明·波顿低声自语,连声音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十二帝国之外的封神者不可能有这么强,绝不可能。”

站在本杰明·波顿身边的安宁没有心情回本杰明·波顿的话,她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白杨身形的残影,直到现在安宁才知道白杨究竟有多么强大,她曾经和伊薇特·伊丽莎白交手,但是却一招也撑不过去。

但是伊薇特·伊丽莎白在白杨的面前只能像是一只老鼠一样的逃跑,甚至阿卡丽学院最强大的三个学生面对白杨也依旧被压在下风,这是真正恐怖的压制力,在他的同龄人之中,没有一个配做他的对手。

“他是真正的怪物。”安宁呢喃自语道。

暴雨依旧在下,甚至越演越烈,在这恐怖战场的最中心,四道身影交织在一起,掀起巨大的气浪。

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即便是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能够感受到白杨身上那种碾压一切的气息将阿卡丽学院最杰出的三个人的气息全方面压制,凶厉、狂暴、疯狂气息将一切笼罩其中。

冰冷的雨水从被点亮的天空之中落下,却被四人交手撕裂的超音速流动的空气撞碎,雨水瞬间蒸腾为雾气,让众人视野之中的一切变得更加的迷茫起来。

也就在这一刻,白杨将进攻的主力压在艾斯·兰德身上,这猝不及防的转变让凯尔·李、安东尼·马库斯和艾斯·兰德都来不及反应。

艾斯·兰德只觉得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脉在他的面前崩塌,巨大的山石化为浩荡洪流朝着他用来,那种恐怖的压迫感就像是在面对真正的怪物。

“轰!”

白杨手中苗刀翻转,轰然而落,刀锋直接劈碎了艾斯·兰德手中的炼金棒球棍,贯穿了过艾斯·兰德的身躯。

在阿卡丽学院学子目不转睛地注视之下,那白色雾气之中两道身影瞬间飞出,撞击在地面之上,划出巨大的沟壑,最终停在了伊薇特·伊丽莎白的脚下。

等到伊薇特·伊丽莎白低头的时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两道身影,而是被从腰间彻底斩断了的艾斯·兰德。

鲜血混杂着泥水,还夹杂着破碎的器官,上半身的艾斯·兰德仰着头,手中握着炼金物品棒球棒已经彻底破碎,其中部分金属的碎片嵌在他的身体之上,他脸色惨白如鬼地道:“真的是………强啊!”

这一幕也更加地让阿卡丽学院学子心颤,如果说三位最杰出的阿卡丽学院学生都无法压制白杨,那么………剩下两个还能够挡住那个怪物吗?

这个问题如果说是最开始围杀的时候有人问出的话,那么绝对会被当做一个笑话,但是现在问出,却没有人笑得出来,甚至依旧有人开始怀疑如果凯尔·李等人战败,那几位特派老师能不能挡住白杨这个怪物。

毕竟………白杨给众人带来的压迫感太恐怖了。

“当!”

蒸腾起来的雨水之中,也正是在白杨斩断艾斯·兰德身躯的这一瞬间,凯尔·李的长枪和安东尼·马库斯的拳头也出现在白杨身前,白杨手中苗刀瞬间收回挡下了凯尔·李的长枪,苗刀和长枪之间火光炸现,空气就像是被搅动了一样,荡起层层波纹。

但是就在这一刻,安东尼·马库斯欺身上前,一拳而出,正中白杨胸口,可安东尼·马库斯却没有丝毫得手的喜悦,他感觉自己的拳头不像是砸了人的身上,而是砸在一块千锤百炼的钢板之上。

这时候,抬起头的安东尼·马库斯看到了白杨那冰冷的眼神。

“轰!”

安东尼·马库斯被白杨一脚踹了出去,就像是一颗流星一般穿过了黑暗大地,撞在了那被雷电点燃的老槐树之上,足以四人合抱的老槐树瞬间炸裂。

阿卡丽学院的学生看了看地面之上被分尸的艾斯·兰德,又看了看挂在树枝之上整个胸口都凹陷了下去的安东尼·马库斯,再也没有人觉得阿卡丽学院有人能够真正压制这个怪物。

本杰明·波顿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到了三位特教老师的身后,似乎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够得到一丝安全感,不只是他,整个阿卡丽学院的学生都在后退,欺凌弱小,那很简单,实力相当,也可拔刀,但是现在去面对白杨,那绝对会死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手中的苗刀更快了,他的血液在这一刻彻底沸腾,力量快速暴涨起来,仅仅是三刀之后,失去了两个帮手的凯尔·李整个人被彻底击飞,轰入大地之中,阿卡丽学院学子全部战败。

大地之上,整个老槐树下数十丈之内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阿卡丽学院学生。

鲜血之上,白杨持刀而立,手中苗刀轻轻一震,鲜血瞬间被震散,恍如魔王一般站在泥泞的大地之上,他的目光划过所有阿卡丽学院的学子,却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这就是从血海之中杀出来的凶威。

白杨今天就是要以阿卡丽学院立威,因为他藏不住了,他埋在阿卡丽学院之中暗器罗恩传来的消息,如果阿卡丽学院失败,接下来就是十二帝国围杀。

白杨现在就是要借这一战告诉十二帝国,无论是谁,想要和他动手,那么都要掉层皮。

伊薇特·伊丽莎白此时已经退到了安宁的身边,她知道整个阿卡丽学院的学生已经彻底地败了,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人一刀击败了,白杨的强大远远超乎了伊薇特·伊丽莎白的预料,她遥望着那提刀站在鲜血淋漓的大地之上的男人道:

“阿卡丽学院自从建立开始就从来没有十二帝国之外的人能够做到他今天做到的事情。”

伊薇特·伊丽莎白的语气之中不禁带着一丝敬仰,安宁转过头来低声道:“所以呢?”

但是伊薇特·伊丽莎白却摇了摇头道:“没有所以,接下来特训教师会动手。”

安宁明白了伊薇特·伊丽莎白口中意思——白杨绝对不可能在特训老师的围攻下活下来,但是她下意识地道:

“如果他赢了呢?”

“那就要彻底变天了!”

伊薇特·伊丽莎白缓缓抬起头来,道:“自从十二帝国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恶劣的事件,他的名字将会响彻整个神秘世界,而且………如果是那样,我们会死在这里。”

说到这里,她不禁看向了站在泥泞大地中间的那个男人,从白杨身上的杀机之中,她能够感受到,如果特训老师输了,那么这里不会有一个活人。

这里到时候会有一场彻底的屠杀!

而此时,阿卡丽学院的三位特教老师巴德、奥玛和罗尔斯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现在的白杨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小觑,这已经几乎达到了脱凡者的境界,很难想象这会是几个月前还能够被普通警员抓获的家伙。

“看来十二帝国之外确实出了一个真正的怪物。”罗尔斯冷声道。

“怪物?”白杨手掌轻轻滑过刀身,道:“我喜欢这个称呼,作为回报,我可以给你一个选自己怎么死的机会,你看怎么样?”

“狂妄!”

巴德缓缓抬起头来,冷眼看着白杨道:“你以为我们会是那群学生吗,执行司是执行司,阿卡丽学院是阿卡丽学院,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是吗?”白杨轻声道:“不知道过会将你们的尸体焚烧的时候会不会有区别。”

“轰!”

就在白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一道电弧划过大地,一柄暗黑色的阔剑与白杨手中的苗刀重重地撞在了一起,空气像是被搅动一般扭曲出道道波纹。

出手的正是巴德。

白杨双手持刀,直视着眼前的巴德,冷声道:“这就是阿卡丽学院的老师吗?还是很不错啊!”

白杨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兴奋,眼前的人比他强,但是似乎正是因为如此,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在表达着兴奋,而刚刚与凯尔·李等人交手的时候那种变强的感觉更加的浓烈起来。

白杨能够感受到他需要某种蜕变,而战斗就是他最好的蜕变方式。

“希望这句话你过会还说的出来。”巴顿冷声道。

“不过过会你们估计就听不了了,毕竟死人是听不到声音的。”白杨毫不客气的回道。

巴德随即怒了,恐怖的电弧瞬间从他周身亮起,击穿空气落在了白杨身上,白杨整个人身子瞬间一麻,而就在这一刻,巴顿手中的欧式阔剑劈在了白杨的胸膛之上,将白杨整个人掀飞出去。

“轰!”

大地之上出现了一道绵延近百米的深沟,而在深沟的尽头,白杨缓缓从深坑之中站起,在他的胸膛之上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缓缓渗出,但是身上那种凶厉的气息没有变弱,反而变得更强了。

恐怖的雷电权柄,远远超过我以往见过的那些封神者,这就是超脱者专一单一权柄之后的力量吗………白杨抬起头,就像是感受到不到胸口的伤痕一般,看向了巴德,眼中带着兴奋的光芒道:

“你是没有吃饭吗?手里的阔剑没有一点力气啊!根本砍不死人,你们………还是一起来吧!”

白杨能够感受到他现在这个状态之中,似乎极度渴求战斗,所以他主动开启了群嘲。

而下一刻,也没有让白杨失望,巴德、罗尔斯和奥玛全部动手,空气之中的温度一瞬间骤降,漫天雨水在这一刻凝结成冰珠,地面上也泛起了寒霜,这是罗尔斯的寒冰权柄。

冷气就像是灌入了白杨的身躯一般,让他整个人都有些迟缓。

罗尔斯随即手持寒冰长枪朝着白杨刺了过来,巴德也没有丝毫犹豫,电弧再次在空气之中跳跃,劈在了白杨的身上,手中欧式阔剑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朝着白杨劈下。

只有奥玛的精神权柄动手的瞬间只觉得自己似乎撞上一座不可撼动的高山,下示意地后退了一步。

“轰!”

双重夹击之下,白杨左腹被冰冻的长枪洞穿,欧式阔剑卡在了锁骨之上,但是他眼中的兴奋却更加强烈起来。

白杨全然无视了自己的伤势朝着巴德砍了下来,巴德想要抽回自己手中的欧式阔剑,却被白杨单手按住,招式凶狠毒辣至极,完全是以伤换伤。

巴德不由避退,放开了手中的欧式阔剑,身形瞬间暴退十余米,躲开了锋锐的苗刀刀芒。

也正是在这个瞬间,罗尔斯全力发动了自己的权柄,冰霜从白杨腰间蔓延开来,混杂着雨水瞬间将白杨整个包裹,不过秒一个巨大的冰雕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冰雕之中,白杨被一柄冰枪贯穿身体,一柄欧式阔剑劈在锁骨之上,鲜血染红了冰雕,那种凶厉的气息似乎透过了冰雕蔓延出来,让人只是看着也不寒而栗。

所以这个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还是伏诛了吗………阿卡丽学院的学生看着那矗立在大地之上的冰雕在心中暗道。

“他终究………还是输了吗?”伊薇特·伊丽莎白低声道,干净的声音之中似乎带着一丝遗憾,“也是,我们毕竟是十二帝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