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恶魔(求订阅!)(2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黑暗的石台之上,空气之中几乎在这一刻陷入了沉寂,白杨站在石台的边缘,在他的目光之下,深渊之中无数的亡灵就像是在一个巨大池塘之中游动的鱼儿,巍然壮观。

“很震撼是吗?”

马修的声音伴随着晃动的铁链声响起,这个被囚禁在地底三十年的男人缓缓站起身来道:

“无数的亡灵被封印在这里,作为阻挡其他人靠近恶魔之门的屏障,宏伟、浩大而恐怖,当初亡途猎人的首领古尔丹看到它的时候足足在那里驻足了两个小时,后来他曾经想过无数的办法想要通过亡灵海,但是从来也没有成功过,这是没有人能够越过的天堑,除非是神灵。”

“所以你也因为古尔丹没有见到真正的恶魔之门才被锁在这里?”白杨缓缓转过头淡淡地道,他的眼神之中冰冷而平淡,“你猜猜我会不会在这里把你关到死?”

把我关到死………马修的声音一下子卡住了,在白杨的目光之下,他感觉自己像是在腊月之中被劈头盖脸地浇了一盆水,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古尔丹最终也没有见到恶魔之门这确实也是他被锁在这里的原因,古尔丹没有见到恶魔之门,那么就不会杀死他,但是却会永远的困住他。

可是如果古尔丹真的见到了恶魔之门,那么他估计也死了,古尔丹可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这是死循环。

而现在他似乎又遇到了一个和古尔丹一般的狠人,亦或者说比古尔丹更加恐怖的疯子。

“你………不会这么做是吗?”马修终于开始意识到此时他的命运被掌控在白杨的手中。

再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关三十年、六十年,乃至于一百年,马修无法想象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仅仅是三十年之前就已经让他有了自杀的念头了,没有人知道他撑到今天究竟遭遇了什么。

“看你的表现。”白杨看着亡灵海淡淡地道。

但是却让马修心中忍不住地升起惊恐,他连忙道:“你也想打开恶魔之门吗?我可以告诉你方法,但是你必须放了我。”

“你什么时候觉得你可以和我讨价还价了?”白杨依旧声音平淡,可脑海之中却思绪万千,马修说这亡灵海除了神灵没有人能够过去,但是白杨记得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亡灵在不附体的状态之下敢站在他身前的。

自己对于这些亡灵来说就像是恐惧本身一样,当初斯凯见到他的时候,就差没有给他跪下了。

所以………白杨在想如果他走入亡灵海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但是他的思考很快被马修打断了,马修在白杨的面前就像是一只等待处死的死刑犯,他可没有时间给白杨思考,他现在只想快速地让白杨放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马修道:

“恶魔之门需要我的血才能够打开,这也是我没有告诉古尔丹的原因,如果是他,他绝对会将我活祭了,或者直接做成血浆保留,但是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通过亡灵海。”

说完之后马修带着畏惧地看着白杨,他不知道白杨会不会和古尔丹一样活祭了他亦或者将他做成血浆保留,他在赌,如果真的被关下去,那么他估计再坚持个十年就要自杀了。

白杨并没有继续与马修对话,他只是转过头看向了亡灵海,他准备进去看看,说实话,即便是他也没有见过封神者之外的超凡者。

恶魔,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念及于此,白杨伸出手在悬浮在他身边的那只亡灵身上点了一点,道:“你在这里看着他们,谁敢出去,直接杀了。”

诡异的亡灵闻言谄媚地点了点头,随即立马悬在了深坑的上空,将巴利特等人的后路堵了起来。

而白杨则是转过了身子,走向了石台一边的古老楼梯,这座楼梯顺着石台而下,深入那无数亡灵的深渊之中,如同通往地狱的道路。

白杨踏上了楼梯之后看着那一阶阶古老的石阶道:“这应该就是通往恶魔之门的道路吧?”

马修见状惊了惊道:“你要去干什么?当年古尔丹也不敢这么直接下去,会死人的。”

白杨闻言顿了顿身道:“所以他死在了阿卡丽学院的手里,但是我不会。”

说罢,白杨顺着那古老的楼梯走了下去,从马修的视野望去,他就像是走入地狱的凡人。

巴利特此时也已经恢复了过来,他闻言上前,却也看到了马修看到的一幕:黑暗的深渊之中,亡灵的大海之前,一个男人背着一把苗刀顺着阶梯走向亡灵大海,如同走向地狱。

巴利特终于知道为什么马修会说“乔志文”会死在下面了,放眼望去,深渊之中亡灵摩肩接踵,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十次升格的封神者进去,估计都冒不出一个泡来,仅仅是看上去便异常的骇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已经走到了亡灵海的面前,只差一步就踏入其中,整个亡灵海之中的亡灵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整个亡灵海都沸腾起来。

巴利特和马修等人的目光牢牢落在白杨的身上,而就在两人的注视一下,白杨伸手探入了亡灵海之中,亡灵还瞬间变得更加的疯狂起来。

下一刻,白杨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亡灵海之中。

“为什么有人会想要找死呢?我本来想着他能够救我出去。”马修摇了摇头,他觉得白杨一定是疯了,才会走进亡灵海之中。

倒是巴列特看了一眼亡灵海之后,道:“你确定这亡灵海真的能够杀死他?”

“当然,这可是………”

话语至此,马修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亡灵海整个沸腾起来,无数亡灵在其中疯狂乱窜,冲击着那深渊之中封印,金色的神秘文字巨大的山体之上若隐又若现。

而就在下一刻,整个亡灵海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从中心抛开了一般,一道身影从其中显露出来,正是白杨。

马修甚至可以看到两侧亡灵惊恐的神情,他们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宁愿撞击封印也不愿意去靠近白杨,它们疯狂逃窜以至于将本就拥挤的亡灵海之中腾出了一个巨大的空荡空间,而白杨就站在这个空间的中心。

远远望去,就像是地狱的亡灵在迎接他们的君主,那个男人背着苗刀,没有任何停顿继续朝着深渊之中走去。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马修有些语无伦次地道。

巴利特也呆住了,他站在原地遥望那道走入亡灵的身影,道:“我就不该信你的话。”

白杨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亡灵海之中,他就像是已经走入了地狱之中,只留下了马修和巴利特,空气陷入了某种诡异的安静。

好一会之后,巴利特的声音才打破了平静。

“你说我能不能打过它?”

马修转过头去看到了巴利特正抬着头看着半空之上的亡灵,他皱了皱眉道:“你不是他的人?”

巴利特苦笑了一下道:“我是个倒霉的人,不小心遇到了那个恐怖的男人。”

马修闻言坐了下来道:“那我不建议你尝试,他既然觉得那亡灵能够拦住你,那么你就不可能出去,能够进入亡灵海的人在你的面前与神灵也没有差别,他说的绝对不会错,你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吗?”

巴利特抬了抬头道:“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他叫做乔志文,是现在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凶恶的犯人。”

………

黑暗,还是黑暗,就像是一个彻底沉沦的世界。

黑暗之中,白杨的步子不紧不慢地踩着古老的石阶一步步朝着深渊地步走去,而亡灵则是盘踞在白杨周围,白杨甚至可以感受到这些亡灵对于他的畏惧,就像是白杨想的一样,在他的面前这些亡灵惧他如惧神。

一路上白杨感觉自己至少走入了地下五百米,这才看到了一丝丝的光亮,那是从亡灵之间的缝隙之中遗留出来的光辉。

白杨随即加快了脚步,无数的亡灵在白杨的面前让开了道路,光线彻底照亮了白杨的视野。

出现在白杨眼前的是炽热而猩红的岩浆,它们平铺在白杨的两侧,如同古代的护城河一般,让本来应该阴冷湿润的深渊变得温暖而干燥。

在两道巨大的岩浆护城河中心,是一扇巨大的石门,有至少五十米高,它的表面贴着无数的鳞片,鳞片之上溢散着猩红的光辉,在岩浆的点缀之下,这扇大门就像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白杨抬起头瞻仰着这巨大的石门,他能够感受到石门之中有着复杂至极的神秘文字结构,这比马修身上锁链之中的神秘文字复杂千万倍,其构建出来了这几乎不可能以蛮力击碎的石门。

“恶魔之门吗?”

缓缓走到巨大石门之下,白杨伸出手按在了石门之上,随即他感受到了一种古老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像是贪婪、奸诈、诡异的结合,这就像是另一种生物的遗留,如果不错的话,这就应该是传说之中的恶魔。

白杨还在石门前看到了一个小巧的石台,上面勾画着长着犄角的恶魔,从石台之中的神秘文字内,白杨读出了这就是马修所说的需要用他鲜血滴落的地方。

除此之外,白杨还看到了一具具白骨,这些骨头明显比人类的更加的粗大,而且他们头颅之处还有着明显的犄角。

而就在白杨打量着这一切的时候,那巨大的恶魔之门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声音。

“咚!咚!咚………”

就像是某种巨大的生物在恶魔之门的对面感受到了他的存在,想要用恶魔之门上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白杨甚至听到了带着引诱的低声呓语。

“放我出去,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言语之中极尽诱惑,白杨能够感受到对方似乎想要动摇他的意识,不是那张简单的语言诱惑,而是想要用神秘世界的力量改变他本身的信念。

白杨缓缓抬起头来,低声道:“果然是恶魔的风格,可惜………我现在并不想让恶魔出现,诡异人皮已经拖住了十二帝国,我现在并不需要另一群牵制十二帝国的存在,而且,我不喜欢你的手段。”

随着白杨的声音响起,那巨大的石门瞬间沉寂了下去,只是上面那一片片的鳞片似乎变得更加的猩红起来。

又过了十多秒之后,同样带着蛊惑的身影从巨大的石门之后响起。

“你也可以让我做别的事情,只要你打开门,那么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帮你做到。”

那个被关在里头的人就像是紧贴着那石门之后在说话,它的声音嘶哑、厚重、沉闷,却震耳欲聋。

即便是隔着石门,白杨也能够感受到其中恶魔的强大。

“你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白杨抬起了头,他没有想到石门之后的恶魔似乎能够和他隔着石门对话。

“可以!”

带着蛊惑的声音再次响起,很干脆的承认了,然后继续蛊惑着白杨道:“你如果可以放我出去,我可以给你一切。”

白杨将手掌从石门之上放下,道:“我进来之前有个被钉在地上的人也是这么说的,我告诉他决定权从来都在我的手里。”

石门之后的声音沉寂了一下,他似乎也发现了白杨根本不受他的诱惑,顿了顿之后道:

“你想要什么?”

白杨淡淡地道:“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究竟有什么解救的价值,我总不能救一个废物出来,你需要证明你的价值,比如说,我现在想要知道封神之路走到究竟有多少的境界,你可以为我解答吗?”

石门之后的声音顿了顿之后道:“这个我知道,但是我怎么确定你知道之后会放了我。”

白杨轻声笑了笑道:“这是确定你价值的问题,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接着在门后面关着就好,不过我无病无灾至少活个几百年,这几百年,你就不要想出来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