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亡灵海(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黑暗的深坑之下,只有微弱的光辉照入这片黑暗的世界,让整个世界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黑布。

白杨就站在深坑石台的中心,以他的目光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深坑石台之上的一切。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深坑侧面的平台,距离深坑上空大约有着三十多米的距离,整个石台异常平整,似乎是被人为修整过的。

平台之上明显地看了看到一具具白骨,也不知道是同样来找恶魔宝藏的人,还是失足跌落的普通人,不过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反正现在都是死人了。

白杨目光落在了石台之上的一座木屋之上,整个木屋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简易,但是白杨却在上面感受到了炼金物品的气息。

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在那木屋之下,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枯瘦男人坐在那里,他的双肩、锁骨、琵琶骨全部被锁链贯穿,牢牢地锁在平台之上,就像是被锁在木屋之外的看门狗。

但是或许比看门狗还要凄惨,人类一般可不会这样对待看门狗,穿透琵琶骨、锁骨和双肩这几乎等同于酷刑了。

而更加让白杨感受到诡异的是,他感受到了那人的心跳。

一个被囚禁在传说之中恶魔宝藏藏宝之地的人,这会是什么人,亦或者说恶魔说的就是这个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衣衫褴褛的枯瘦男人像是感受到什么一般,缓缓抬起头来,头发被双手拉出一道足以窥探外界的缝隙,露出一张脏兮兮的脸颊和布满血丝的眼睛。

在看到白杨的一瞬间,被铁链禁锢的男人猛然站起身来,锁链被扯动,发出清脆的响声,绷紧的瞬间再次将男人拉回地面之上,那锁链穿透身体的之处立马渗出了血迹,但是那枯瘦的男人却毫不在意。

“你们………终于想起我了吗?古尔丹该死的家伙终于又想起了这个地方吗?”

他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像是在世界末日之后再次看到了希望的光辉,疯狂之中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

“古尔丹?”

白杨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听到亡途猎人古尔丹的名字。

而巴利特和罗斯等人却被吓了一跳,前者是根本没有看来枯瘦男人的方向,不知道这深坑之中竟然还有其他人,而后者是根本看不到远处有人。

但是巴利特等人都下意识心跳加速起来,在恶魔宝藏的地方竟然有活人在这里居住。

而这个时候,听到白杨声音的枯瘦男人闻言晃着脑袋如同疯子一般打量了一眼白杨之后道:“你们不是亡途猎人的人?”

枯瘦男人说完之后,露出了更加兴奋的笑容,道:“也是,你们如果是,那么就不需要问我了,你们是谁?不,不管你们是谁,不是亡途猎人的人更好,快把我放了,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

但是白杨闻言却没有立马说话,他的目光扫过贯穿枯瘦男人的锁链,锁链之上已经是锈迹斑斑,但是他依旧能够感受到锁链其中蕴含的力量。

这是用来压制权柄和力量的锁链,能够让封神者变得几乎如同普通人一般,而且这种熟悉的气息………与之前贯穿巴利特身体的炼金物品应该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不过他为什么要将一个人囚禁在这里。

“你别看了,快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枯瘦男人看着白杨无动于衷,继续道,似乎希望白杨下一刻就帮他脱困。

他被锁在这里太久了,他现在只想出去,立马出去。

“你现在的样子,无论我要什么,你反抗得了吗?”

白杨的声音冰冷而低哑,没有一丝丝的感情。

这句话让枯瘦的男人彻底愣住了,亦或者说被白杨身上的那种气息镇住了,他在白杨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比当年亡途猎人首领古尔丹更加恐怖的压迫感,这种感觉让他下意识心颤。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没有等到古尔丹,却似乎等到了一个比古尔丹更加可怕的人。

这种语气似乎比当初的古尔丹还要恶劣,当初他是不愿意给古尔丹打开恶魔之门的方法才被锁在这里,而这个男人只是见到他第一面就如同一个悍匪。

白杨看着愣住的枯瘦男人,缓缓开口问道:“你刚刚说的古尔丹是亡途猎人首领古尔丹吗?”

提到了古尔丹之后,枯瘦男人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眼中的恨意几乎要溢出一般地道:

“是,就是那个从因思特帝国逃出来创立亡途猎人的古尔丹,当年就是他把我抓到了这里关押了起来,还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关于恶魔之门打开的方法,我没有给他,就一直被关到了现在。”

白杨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么你又是谁?”

枯瘦的男人道:“我叫做马修·迪夫,是守卫恶魔宝藏的十字骑士的后代,我们就是为了守卫这所谓的恶魔宝藏存在的,当然这其实并不应该被叫做恶魔宝藏,因为这里从来没有什么宝藏,有的只是被关押起来的恶魔。”

“既然是恶魔,古尔丹为什么要放他们出来?”白杨低声道。

“我怎么知道,他就是一个疯子。”马修愤恨地骂道,“我给他说过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宝藏,只有恶魔,但是他说他找的就是恶魔,我觉得是因为他因思特帝国追杀,所以他想要放出恶魔来引开因思特帝国的注意力。”

这么说的话,当年古尔丹想要做的,倒是和我现在做成的事情有些相像………白杨在心中暗暗道,此时他就是放出诡异人皮所以引开了十二帝国的注意力,不过当初的古尔丹似乎并没有成功,不然亡途猎人的寂空、寂灭也不会说他死了。

念及于此,白杨继续开口问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马修闻言道:“这里根本看不出时间来,不过我记得从我上次见过古尔丹开始至少下了二三十次雪了。”

二三十次雪,那这家伙被关在这里至少二三十年起步了,不,应该是至少三十年起步,当年亡途猎人古尔丹死去的时候正好是三十年前,应该是亡途猎人首领古尔丹死了之后,亡途猎人的人根本不知道马修的存在,所以这个家伙才被关到了现在………白杨想到这里,道:

“三十年,你的命可真的够硬的,那你身后的房子是怎么回事?”

“这是古尔丹那家伙住的,不过那个家伙已经离开几十年了,他当年得罪的人太多了,还招惹了因思特帝国的人,估计早已经死了。”

马修说到这里顿了顿之后继续道:“当年他把我关在这里之后,曾经在这里研究封神之路外的道路,那家伙已经疯了,数千年不曾动摇的道路,他竟然觉得它有问题。”

古尔丹研究的地方………白杨闻言走到了木屋之前,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修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有用的,虽然我看不上古尔丹,但是也必须承认他在炼金术之上的造诣非常之高,这座房子没有他本人在根本打不开。”

“是吗?”

白杨声音平淡,他能够通过亡灵微操人体之内的封神之路,那么也能够通过亡灵抹去炼金物品之中的神秘文字。

悬浮在白杨肩头的亡灵随着白杨声音的响起,瞬间没入了木屋之中,那一个个隐藏在木屋内部的神秘文字瞬间消融。

白杨直接推开木屋走了进去,木门缓缓关上,木屋之外只剩下了马修和巴利特等人。

马修愣了愣,他没有想到白杨这么容易就走了进去,转头看向了坐起身来的巴利特等人道:

“你们应该是跟他来的,这家伙是谁?什么时候神秘世界又出了一位狠人?”

巴利特看着被铁链牢牢锁在地面之上的马修,道:“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只有两个从帝国领土之内杀出来的人,一个就是你认识的古尔丹,而另一个就是这位先生,而且这位乔先生,比你认识的那个古尔丹更狠,阿卡丽追杀他的精英小队几乎全灭。”

马修闻言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木屋,如同自语一般地道:“又一个和古尔丹一样的疯子吗?我为什么老遇到这种疯子?”

………

房屋之中,没有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只有一个简单的木桌,一个木椅,还有一支还没有燃尽的蜡烛和几个笔记本,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古尔丹已经三十年没有来到这里了。

白杨伸手擦了擦灰尘之后,打开了其中笔记,其中裹挟的灰尘扬起,不过幸运的是还可以看清其中的古尔丹手稿,三十年还不足以将所有的笔记腐化。

白杨低头看去,入目第一行字就立马引起了白杨的注意。

“封神之路有问题,我需要找另一条道路,一条真正能够成为神灵的道路,而不是残次品。”

残次品,这个形容我为什么总感觉很贴切,就像是我看到那群封神者总有一种路走错、不够完美的感觉………白杨一边在心中暗道,一边顺着古尔丹的手稿看了下去。

相比于之前白杨拿到的凯撒·弗拉维乌斯的手稿,古尔丹的手稿显得更加的凌乱,甚至可以说是杂乱不堪,前后完全没有联系,甚至连日期也没有标注。

或许这就是贵族和底层之间的区别………白杨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还是顺着笔记看了下去。

“我没有时间了,因思特帝国不会给我这些时间,我需要一条捷径。”

“我得到了一条关于方尖碑的消息,希望是真的,古老的封神者都喜欢研究封神之路之外的道路,我或许会有所收获。”

“我找到了方尖碑。”

“我从古老封神者遗留的方尖碑之上得到了信息,恶魔是封神之路外的道路,可惜那方尖碑根本不是我能够得到的,不然我应该知道的更多,希望琼斯岛不会有人再去,这样这方尖碑才会有落在我手里的机会。”

方尖碑这东西即便是白杨也只是在伯纳尔德·利瓦伊交流之中听过,据说很多古老的封神者遗留都会以方尖碑和青铜器的方式记录,没有想到古尔丹竟然见过。

在一个叫做琼斯的岛屿之上吗,等出去之后或许可以去查查,不过恶魔竟然是封神之路外的道路,这还真的是长见识了………白杨一边在心中暗道,一边顺着看了下去。

“我找到了恶魔宝藏的守护者,从他的口中得到了地址,但是我过不去亡灵海,正是该死的,难道我要放弃这条道路吗?”

“阿卡丽学院的那群苍蝇真的是让人头疼,他们又来了,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达到十次升格,变成脱凡者,我还需要最后尝试一下。”

“我从亡灵海之中抓出了一些亡灵进行研究,但是收效甚微,我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只能进行十次升格,我准备在十次升格之后进入神灵禁区。”

第一本笔记在这里戛然而止,而后面全部都是空白,很明显,古尔丹这个家伙并不怎么爱写日记。

真是够浪费纸张的………白杨将手中的笔记放下,然后拿起了另一本笔记。

这本笔记倒是写的密密麻麻,写的都是炼金知识,足足有数百页,看起来应该是古尔丹的炼金手稿。

其中记载着一些古尔丹曾经制造过的炼金物品,还有一些古尔丹得到方法,但是没有制造过的炼金物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古尔丹自己对于炼金物品的猜想。

“这东西倒是很有用处。”白杨看着手中的笔记道。

………

白杨很快从木屋之中走了出来,炼金笔记也被他带了出来,走出房屋之后,他看着马修道:“亡灵海是什么?”

“看来你是在里头找到了什么。”

马修抬了抬头之后,指了指远处道:“你顺着那边往下望一眼,你就知道什么是亡灵海了,没有人能够穿过亡灵海找到恶魔之门,古尔丹也不能,所以我才会被关到现在。”

白杨闻言走到了平台边缘望了下去,只见无数亡灵在深渊之下挣扎着,亡灵成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