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裁决神灵(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罗尔瓜希山脉,利法村,清晨的阳光从大地之上的升起,将世界从黑暗之中抽离出来,也将这个世界的生机唤醒了。

利法村之中的村民都起的很早,他们多数都是牧民,清晨会敢着成群的牛羊去罗尔瓜希山脉之中放牧。

而白杨也起的很早,准确的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白杨的睡眠需要一直很低,甚至到了现在一天睡上一两个小时就够了,甚至如果必要,他可以不睡。

“唰!”

书房的窗帘被缓缓拉开,露出如洗的天空,昨夜又下了一夜的大雨,迫近山脉之中的村庄就是如此,大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白杨抬头望了望清澈而湛蓝的天空,然后缓缓转过身来,坐在了书桌的椅子之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书房房门把手转动了起来,门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缓缓打开,然后一道黑色乌鸦“嗖”的一声冲进了书房,最终落在了白杨的桌案之上,用自己的小脑袋蹭着白杨的手掌。

而晃悠的门把手之上还挂着一只狸花猫,显然是刚刚狸花猫打开的房门。

松开爪子从门把手之上落下,狸花猫熟练地后腿将门房踹上,然后灵活地跳上了白杨的桌案,用脑袋测了测白杨的另一只手。

嗯,如果不是斯凯被关在地下室,那么现在就应该是三只舔狗了………白杨一边揉着狸花猫和乌鸦的脑袋,一边在心中暗道。

那些普通的动物对于白杨都异常的畏惧,甚至夜里连一只蚊子都看不到,但是这些被亡灵附体的诡异生物对于他却有着一种异常的亲昵。

“你们究竟是在我的身上感觉到了什么?才如此亲昵我?”白杨伸手挑逗着一鸟一猫,自语地道。

而狸花猫和乌鸦猩红闻言,则发出了呜咽的叫声和尖锐的鸣叫声。

白杨皱了皱眉,他并不能听懂狸花猫究竟说了什么,但是他能够通过与乌鸦猩红的联系弄懂它究竟是什么意思,乌鸦猩红的叫声,表达的意思很清晰。

强大、服从,只有这两个词语。

可如果只是强大和服从,那么并不足以让诡异人皮在我的身前后退,毕竟在真正的神灵面前,也没有让这诡异人皮服从,我身上或许有些乌鸦猩红和狸花猫也感受不到的东西,可惜那诡异人皮并不是亡灵,我无法掌控,不然或许可以弄清楚我究竟是什么情况………白杨在心中暗道。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除了与十二帝国的对抗,白杨最想知道的就是关于自己身体的秘密,可惜直到如今他依旧没有得到答案,只是猜测自己或许本身就是神灵。

而就在白杨思索的时候,塔图姆如同呓语的祈祷声再次在白杨的耳边响起。

“诸神的黄昏,

光明的终结,

永夜的黑暗啊!

恐怖和死亡在您的肩头并存,

您忠诚的仆人请求向您交流!”

白杨随即停下了抚摸的手,开始建立与黑山首领塔图姆的联系。

自从白杨借助塔图姆的身体见过杜邦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周了,但是阿尔赫西拉斯城却依旧平静,这让白杨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倒是十二帝国的人在不断前往阿兹特克城,让整个阿兹特克城天天出现在新闻头条,但是新闻之上只是说阿兹特克城被神性教会袭击了,却没有提及神秘世界半个字,就像是帝国之间保持着一种异常的默契,让普通人的世界远离神秘世界。

可即便是如此,阿兹特克城也依旧没有丝毫的消息,这几乎代表着十二帝国所有的应对策略都没有奏效。

那些神灵依旧被困在阿兹特克城之中,甚至有可能已经被诡异人皮吃了。

随着联系的建立,塔图姆的办公室逐渐出现在了白杨的视野之中,甚至白杨能够通过这种联系看到整个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就如同上帝视角。

塔图姆在这一瞬间立马感受到了那如同神灵一般注视的目光,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身上多了亡灵之后,他感觉自己似乎在潜移默化对于那位恐怖的存在越发的敬畏。

这种感觉即便是塔图姆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能感受到自己似乎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有什么事情吗?”

白杨的声音穿过时空,落在了塔图姆的脑海之中,塔图姆随即头颅低得更低了,他恭敬地道:

“伟大的神灵冕下,您让我关注的阿尔赫西拉斯城警视厅今天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有两个警员死了,我的手下在警视厅之外看到了两个警员被其他警员围攻的情景,但是阿尔赫西拉斯城警视厅公布之中却是两名警员死于意外。

之后,我发现似乎有阿尔法帝国神秘部门的人介入了这件事情,或许他们已经有怀疑这次的事件和阿兹特克城的诡异事件有关了,但是我在阿尔法帝国神秘部门之中的线人并不高,后续可能无法调查了,请神灵冕下责罚。”

阿尔赫西拉斯城警视厅发生意外,阿尔法帝国神秘部门介入,看来距离他们发现这些诡异事件与阿兹特克城的那位诡异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很快整个阿尔法帝国都会乱成一片………白杨想到这里,点了点头对黑山首领塔图姆道:

“查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你接下来的任务是配合泽塔斯的卢比奥将泽塔斯全部转化为黄昏组织的人。”

泽塔斯之前因为查黄昏组织被白杨钉入了一颗钉子,而现在这颗钉子也该用上了,阿尔法帝国之后的那场动乱,白杨要将整个阿尔法帝国全部吞入黄昏组织的口中。

也只有这样的整个帝国混乱之中,才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帝国所有势力换了新的主人。

而在此之前,白杨需要更多的积攒一些力量,将泽塔斯整个拿下。

“是!”

塔图姆低着头斩钉截铁地道,而心中却也在窃喜,黄昏组织终于要对于其他的几位七大混沌药剂商人动手了。

塔图姆一直等着那么一天,因为他知道作为最先加入黄昏组织的人,黄昏组织如果对于其他几个混沌药剂商人动手,那么获益最大的必然是他。

随着邪神复苏,登上更广阔舞台的道路终于要开始了吗………塔图姆在心中暗道。

他此时已经完全将白杨视为了复苏的邪神,甚至是一位不次于十二帝国的邪神,不然这位怎么能够将十二帝国的神灵困在阿兹特克城?

而就在塔图姆脑海之中畅想不断的时候,白杨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