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下辈子小心点就好(求订阅!)(1 / 2)

黑暗的城市之中,此时就像是彻底被诡异和寂静笼罩,只有白杨驾驶的越野车发出唯一的光亮,在城市之中快速的移动着,这一刻,白杨乘坐这辆车就像是世界末日之后最后的一群人。

阿兹特克城究竟死了多少人,已经无法统计,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满城的空荡,如同地狱一般。

白杨肆无忌惮地开着远光灯,此时他不必遵守什么交通规矩,交通规则也要有交通才行,但是现在阿兹特克城只有他一辆车,就算是他倒车开两百五十迈,也没有人管他。

但是白杨的车速在这一刻却忽然慢了下来,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了此时这里这个如同地狱的地方,反而对于他来说或许是最安全的。

是的,这里对于神性教会教皇,乃至于十二帝国的神灵都无比危险的地方,对于白杨来说确实很安全,因为整个城市最恐怖的那张诡异人皮并不会对他出手,甚至某种程度之上还可以成为他的保护层。

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如果说十二帝国真的将这里覆灭,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而且如果十二帝国将这里围住,我岂不是要困在阿兹特克城中………白杨眯着眼看着眼前快速移动的景物,在心中暗道。

这也是他依旧要远离的原因,白杨不能接受自己被困在这里。

车舱之中,乌鸦的叫声低哑,狸花猫的呼吸微弱,斯皮尔伯格揉着自己脑袋之上的大包,时不时看一眼后面的杨平。

此时的杨平手掌依旧在颤抖,就像是经历了巨大的情绪刺激之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般,面对白杨的疑问,杨平这个中二少年颤颤巍巍地道:

“城市爆炸……炸了的七零八落……无数建筑倒下………阿兹特克城中的人都疯了,然后就是诡异的人皮………像是做工不好的人偶………它们吃人。”

他就像是惊吓到了极致,所有的言语都不连贯,只有一个个描述词,但是白杨还是听明白了,杨平和梨花猫遇到了诡异人皮,只是………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遇到了诡异人皮?”白杨握着方向盘开口问道。

杨平闻言一边用颤抖的双手提狸花猫将身上的血迹擦掉,将毛发理顺,一边继续断断续续地道:

“遇到………和狸大爷打了起来………但是狸大爷打不过它………只能带着我跑………那些诡异人皮就在后面追,然后狸大爷被他们打得很惨………血,到处都是血……我想要帮忙,但是却根本帮不上忙,我………太没有用了。”

说到这里杨平不由自主地将脑袋低了下来,就像是没有脸见人了一样。

“狸花猫是被诡异人皮打伤的?”白杨闻言忍不出地问道,他倒是知道狸花猫不是一直普通的猫,但是能够从诡异人皮的手下逃脱,这着实超出了白杨的预料。

难道是因为这种分散状态之中的诡异人皮不算是太强………白杨在心中暗道,要知道和整个城市融合到了一起了的诡异人皮甚至可以直面神性教会教皇和十二帝国神灵,甚至依旧能够压制。

这种程度的强大怎么也不可能是一只狸花猫能够抗衡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分散状态之中的诡异人皮力量不强,甚至连理智都不剩多少。

但是即便是不强也将十二帝国的精英追的到处跑,这只狸花猫果然有些东西。

甚至………这个杨平也绝对不简单。

“是的。”

杨平一边点着头,一边用手梳理狸花猫的皮毛,泪水顺着眼角流下,道:“狸大爷不会要死了吧?”

听着杨平的话,白杨清晰地看见狸花猫虚弱地睁开眼睛瞪了一眼杨平,白杨读懂了狸花猫眼神之中的意思:

你才要死了,全家都要死了。

白杨不禁转头看了一眼杨平之后道:“你死了它都死不了。”

“真的?”杨平惊喜地道。

但是白杨却没有回答杨平的问题,反而是道:“你是汉帝国的人?”

“是啊!”杨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还是汉帝国的高层?”白杨再次开口问道。

“你……我………不是。”杨平说话之间有很明显的掩饰。

“看来还真的是。”白杨面无表情地道,也只有杨平本身的身份不简单,他身边有着这么一只强大的狸花猫才说得通,这家伙本身就是汉帝国高层的子嗣,所以才会有一只这么强大的狸花猫。

只是既然是汉帝国高层的子嗣,那么为什么会跑到阿尔法帝国这么混乱的一个地方来上学,这怎么也不该啊………白杨在心中暗道。

“你怎么知道的?”杨平神情慌张,就像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发现了一样,而他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暴露了。

白杨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杨平之后,道:“没事多读书,你的智商最多只有四分之三个斯皮尔伯格。”

一边还在揉自己脑袋上的大包的斯皮尔伯格愣了愣,道:“先生,您是在夸我吗?”

“对的,我是在夸你。”

白杨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一个车辆之上能够有你们两位卧龙凤雏,这这辆车真的是三生有幸。

车辆急速行驶之下,夜风顺着车窗吹进车辆之中,白杨的手指在方向盘之上轻轻敲击着,他此时在尝试与黑山首领塔图姆联系。

可是,白杨却发现这种通讯似乎被中断了,他不禁瞥了一眼倒车镜之中如同末日的城市。

是因为诡异人皮将整个城市都拉入了诡异的境地之中吗?

而就在白杨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城市之中再次绽放出来的猩红的光辉,如同娇艳欲滴的鲜血,光辉一寸寸的拔高,每次拔高都显得异常的艰难,像是沉沦在阿兹特克城中心的血月想要重新升到夜空之中。

整个城市在猩红光辉亮起的瞬间剧烈的震动起来,无数的高楼随着大地一起摇晃起来,甚至白杨开着的道路都弯曲扭转起来,只是即便是扭转到诡异的角度,这些道路也没有断裂。

就像是………整个城市都变成了一张如同人皮一般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