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诡异城市(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狼藉的大地之上,两个帝国的人尸体依旧温热,鲜血裹挟着灰尘成为暗红色,最终汇流在一起,成为一滩血泊。

凄凉的夜色之下,人影稀疏,颜非看着眼前的尸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十二帝国精英又如何,在“乔志文”的面前,该死的仍旧要死。

在白杨的身上,颜非感受不到那种十二帝国之外的人的那种对于十二帝国的敬畏,反而是能够感受到一种融入骨子之中疯狂与杀戮。

我不管你是谁,敢来招惹我,那么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即便是此时的白杨似乎距离神秘世界真正的大人物很远,但是在颜非的眼中,对方只要不死,那么成为神秘世界的大人物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还有这诡异至极的人皮………颜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诡异人皮,那诡异的人皮在时同化等人死亡之后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尸体旁边,开始吞咽起来他们的尸体。

那冰冷和诡异的感觉,让颜非有着一种诡异人皮正在啃噬他的头骨的感觉。

如果加上这诡异人皮,或许“乔志文”已经可以说是神秘世界诡异的大人物了。

而就颜非脑海之中纷乱的想法此起彼伏的时候,白杨的声音打断了他思绪。

“你在想什么?”

颜非抬起头看向了白杨,那一瞬间,他几乎要以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坏了,白杨身上那种凶厉而恐怖的压迫感在这一刹那就像是消失了一般,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

如果不是颜非刚刚亲眼看到了对方将两个帝国精英一一送上路,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一种幻觉。

颜非顿了顿,才缓缓地道:“只是觉得十二帝国的精英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我们的手中,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白杨的目光从颜非的身上扫过,冰冷声音缓缓响起道:“如果他们不死在你们的手中,那么你们就会死在我的手中。”

颜非努力让自己在白杨面前显得镇定,道:“所以他们死了,死别人总胜过死自己。”

“我也是这么觉得,所以我们应该成为朋友。”白杨说着深深看了一眼道:“我未来有一天会灭了因思特帝国,到时候我希望汉帝国会帮我,当然如果汉帝国想要站在我的对面,我会将汉帝国一起灭了,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今天放了你们就白费功夫了。”

有一天将要覆灭因思特帝国,说出这样话的不是疯子就是真正的狂人,而这个家伙………颜非忽然不知道如何评价眼前的人,“乔志文”身上总是带着神秘的色彩,尤其是对方可能刚刚才用诡异人皮围攻过神性教会。

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神性教会也算是与十二帝国对等的存在………想到这里,颜非神色慎重地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牵头引线。”

“很好!”

白杨点了点头,目光随即扫过大地,夜色之下,此时大地之上只剩下了鲜血干涸的痕迹,至于尸体则是已经全部进入诡异人皮的肚子之中。

甚至密密麻麻的诡异人皮之中已经可以看到那一具具穿着黑色作战服的人影,只是他们的双目无神,就像是变成了失去了灵魂的怪物。

白杨看着地面之上的血迹道:“记住………你们没有见过晋帝国白鹿书院的人,也没有见过唐帝国剑冢了,如果有人问道,就说他们全部死在诡异人皮海之中吧。”

颜非点了点头,接着道:“他们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你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

“如果不出意外,我们还会再见的。”白杨转过头看了一眼颜非道。

“如果是覆灭因思特帝国,我十分欢迎先生。”颜非笑着道。

“很好!”白杨随即转过头来,看向了斯皮尔伯格,“去把车开出来吧,我们该走了。”

神性教会的教皇估计快来了,白杨现在可不想和这位邪教头子撞一个满怀,王不见王,邪教头子也不要见邪教头子这才是上策。

斯皮尔伯格闻言将手中的手机收起来,然后连忙走进仓库之中去开车,不过片刻,斯皮尔伯格就开着一辆越野车走出了出来,这是白杨之前特别采购的一辆车,就是准备在这个时候用上。

看到这辆车,颜非不禁舒了口气,如果可以,他现在根本不想和白杨在一起,那种心里的压迫感太大了,就像是在巨龙面前的凡人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猛然抬起头来,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看向了远方。

“神吗?”

下一秒,恐怖的血光从阿兹特克城的上空亮了起来,就如同一颗新的太阳升起了在夜空之中,整个城市之中无数的建筑在这一刻照亮,天空也瞬间从深黑色变成了淡红色。

那种属于神灵的力量爆发出恐怖的威势,自血光之处,大地之上恐怖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无数墙皮被这恐怖的冲击波撕裂下来。

但是即便是在这恐怖的冲击波之下,那看上去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吹倒的诡异人皮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后退,只是那一双双空洞而恐怖的眼睛愣愣地看向了天空之中血光之处。

而白杨在冲击波即将到达越野车前的一瞬间,手中苗刀出鞘,接近六倍音速的锋锐之下,嘶鸣的空气瞬间被切断开来。

冲击波绕开了越野车瞬间撞击在白杨之前住过的别墅,无数玻璃渣和墙壁碎片洒满了整个大地。

那种剧烈的轰鸣声下,斯皮尔伯格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耳朵,而颜非等人则是抬起头,带着惊疑不定地道:

“神性教会的教皇………来了。”

颜非等人也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这位只在教材之上看到过的人物,尽管知道对方很可能出现在阿兹特克城,但是当对方真正出现的时候总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种人本来应该出现在神话课本之上,作为永恒的恶魔才对。

“轰!”

下一瞬间,一只巨大的血色手掌从天而降,拍在了阿兹特克城的大地之上,大地塌陷,无数高楼瞬间湮灭为平地,恐怖的冲击波席卷着四面八方,如同沙尘暴一般将天幕遮蔽。

方圆数十公里之内的大地板块瞬间移位,无数高楼在剧烈的地震之下结构失稳,瞬间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