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向神灵挥刀(求订阅!)(1 / 1)

,这个怪物很凶猛

黑暗的夜色之中,别墅前的大地之上已经变成一片废墟,水泥地面已经不复往日的平整,覆盖在水泥之下的一寸寸土地被掀开,灰尘扬起让空气变得浑浊起来。

路灯东倒西歪,道路之上昏黄的灯光更加晦暗,将白杨影子拉得悠长,印在于尤等人的身前,无形的压迫感似乎让空气都窒息了。

刚刚在白杨杀戮晋帝国白鹿书院学子的时候,于尤等人从房屋之中将重伤的时同化翻了出来,但是就在他们准备走的时候,白杨已经收刀停了下来。

唐帝国剑冢的人像是在这一瞬间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的动作都如同凝固了一般。

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走了………于尤不由在心中暗道,找到时同化之后,他已经准备撤了,但是晋帝国白鹿书院学子却没有为他们撑起足够的时间。

他们现在就像是趁着狮子打盹的时候溜走的猴子,但是自己刚刚下树却发现那只狮子已经盯着他们。

白杨在晦暗的灯光之下,缓缓转过了身子,手中苗刀翻转钉入了还没有断气的阳元白胸膛之上,刀锋彻底撕开的那颗仍旧在倔强跳动的心脏,鲜血顺着刀身喷涌而上,然后顺着刀身再次流淌而下。

孟飞章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彻底静止了一般,晋帝国十多年培养出来的精英就在这一刻全部覆灭,只因为他们对一个不该挥刀的人拔出了自己刀,而现在………似乎该轮到他们了。

难道我孟飞章今天竟然要死在这里吗………孟飞章下意识地想要跑,但是他却控制住了自己想跑的冲动,因为他知道现在谁第一个逃跑,谁就会是那个恐怖男人的目标,绝对会死的。

夏日的夜空之下,寂静的吓人,便是在路灯照耀的地方,也连飞虫都没有。

最终开口打破这寂静的是于尤,看上去他真的是想要和白杨达成某种约。

“先生,我们只是发生了一个误会,哪怕是晋帝国白鹿书院的人死在这里,我们也可以装作没有听到。”

说到这里,于尤顿了顿,继续道:“您应该是准备离开的,就不要把您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们身上了。”

白杨闻言缓缓拔出了刺破阳元白的心脏之中的苗刀,浓稠的鲜血顺着苗刀刀身流下,辉映着空气之中那种浓重的血腥味。

“轰!”

大地几乎是瞬间被踩碎,白杨的身影如同跳帧一般来到于尤的身前,手中的苗刀没入了于尤的胸膛之上,将其凌空钉在了隔壁别墅的墙壁之上。

白杨看出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拖延时间,对方这是希望下一波人能够和晋帝国白鹿书院的人一样阻拦他片刻,这样他们就有了逃跑的时间。

但是白杨怎么会给他他们机会呢?

剧痛瞬间在于尤的胸口扩散了开来,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胸骨和脊椎骨都在这一瞬间破碎,甚至连发声都已经做不到了,终究~~~这个男人没有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

唐帝国剑冢的学子在这一瞬间纷纷拔剑而出,孟飞章冲在最前面,一股凌厉的寒气从他手中的长剑之中散发而出,这是冰霜的权柄,不过在东方这也叫做冰灵根。

但是即便是动用冰霜的权柄,孟飞章依旧有着一种向着神灵挥刀的感觉,恐怖的压迫感压抑着他所有的感观,甚至似乎压制他的灵魂,让他根本连自己一半的力量都发挥不出。

可孟飞章根本没有退路,因为在他们决定向这个男人拔刀的瞬间,就没有了回头路、

空气水汽在一瞬间凝结,被特殊打造的唐横刀迅速降温到零下一百五十度,冰冷的空气即便是白杨也感受到如同针扎一般的感觉。

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白杨一手将于尤钉在了墙壁之上,另一只手反手提起苗刀刀鞘点出,苗刀刀鞘刹那之间就像是刺穿了空气,重击在孟飞章的胸膛之上,整个胸骨成圆形瞬间塌陷了下去。

白杨随即抽回苗刀刀鞘,将左手边的人横扫出去,恐怖的速度和力量让空气发出爆裂声。

白杨就站在那里,没有达到第八次升格甚至根本不能让他后退一步。

“轰!”“轰!”“轰!”………

空气之中一瞬间爆裂声连成一片,而等到声音停止的时候,白杨站在的地面之上,唐帝国剑冢的学子散乱地倒在地上,孟飞章单膝跪地,用唐横刀强撑着自己身体。

他能够感受到那种碾压的差距,对方甚至没有动用任何的权柄,就是最简单的速度和力量,就让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甚至他连让那个男人动用苗刀的资格都没有。

“果然………神性教会邀请的新主教怎么会轻易死在我们手里。”孟飞章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低声道,鲜血随着咳嗽从他口中流出,溅落在地面之上。

这一刻,孟飞章似乎感受到几十年前卡佩尔帝国面对黑暗巫师摩尔根的感觉,真正的无力感。

相比于他们这些精英,这些几十年、上百年才会出现一个天才才是真正的主角。

“跟神性教会无关,你们只是不该遇到我。”

白杨反手拔出了于尤的胸膛之上的苗刀,于尤滚烫的鲜血溅在了孟飞章的脸上,冷声道。

冰冷的声音像是刺激着孟飞章的感观,他缓缓抬起头来,一层层冰霜开始从他胸膛蔓延开来,冰冻了痛觉道:

“哪怕是遇到神灵,我们也要挥刀。”

下一刻,他猛然起身,朝着白杨挥刀而来,但是白杨只是将苗刀刀鞘随手一挥,便将其砸入大地之中。

上半身的骨骼已经完全扭曲的孟飞章躺在地下的深坑之中,鲜血沾染着灰尘将他整个人变得狼狈至极。

站在一边的斯皮尔伯格看到这里都不禁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实在是太残暴了。

先生果然就像是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魔一样………斯皮尔伯格不禁在心中暗道。

白杨面对孟飞章壮丽的言语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将手中的苗刀翻转,将刀锋之处落在孟飞章的眉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抬起了头,因为白杨感受到远处的人到了,但是他手中的苗刀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贯穿了孟飞章的头颅。

下一刻,东倒西歪的路灯灯光之下,一群人瞬间越过了别墅区的外围,重重地落在了白杨的面前。

血迹斑驳的大地之上,浓重的血腥味摇曳在空气之中,一具具横尸之上,白杨缓缓拔出了刺入孟飞章的头颅之中的苗刀,转过身来,空气像是在这一刻凝固了。

作为这次十二帝国之一汉帝国太学派来的小队长,颜非一瞬间就停住了步子,因为他的心中像是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他,如果再向前,那么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乔志文?”颜非握着手中的青铜剑,立马认出来了白杨。

作为十二帝国各个小队的队长,几乎没有人不认识白杨,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次阿兹特克城之所以被神性教会血祭,就是因为白杨的存在。

而在颜非开口的瞬间,他的目光瞬间划过了周围的大地之上,然后瞳孔不由地一缩。

地面之上,晋帝国白鹿书院的尸体铺满了半个地面,颜非甚至从其中看到了白鹿书院之中与他同一届的精英——阳元白的尸体。

阳元白整个人胸膛被直接剖开,心脏已经干瘪下去,血液和不知名的液体汇聚在剖开的胸膛之中。

而另一边,唐帝国剑冢的人也都纷纷进气少,出气多,甚至还刚刚有一个被“乔志文”宰了。

颜非不由深深吸了口气,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闯进了凶杀案现场的人一般,现在跟凶手说一句自己只是走错了地方还来得及吗?

“今晚实在是太热闹了,晋帝国白鹿书院我见过了,唐帝国剑冢也见过了,你们又是哪国的?”白杨抬起头缓缓问道。

可是即便是白杨语气平缓,颜非也感受到那种恐怖的压迫感。

眼前的“乔志文”能够宰了唐帝国和晋帝国的人,那么他就不会介意再多宰一群汉帝国的人。

“汉帝国太学。”颜非顿了顿之后,最终还是开口了,只是他还挣扎了一下道:“我们只是路过,完全可以当做没有看到。”

白杨仰头笑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他用手中的长剑指了指地面道:“刚刚路过的人都在地上了,看看有没有你们喜欢的死法,我可以满足。”

而就在白杨话音落下的时候,夜色之中忽然传来了诡异低语声,像是有着千万人面无表情地重复着一段话。

“哈拉克罗根……哈拉克洛根……”

一声又一声,声音麻木的就像是没有灵魂一般。

在听到这个身影之后,颜非面色瞬间一变,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道:“乔志文先生,我们真的没有想要和您敌对的意思,城中那诡异的人皮此时已经扩散出来了,我们只是躲避那诡异的人皮才来到这里。”

像是在印证颜非的话语一般,在一道道眼中无神的人影从远处走来,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以白杨的目力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一道道的诡异人影,正是从十二钟楼之下被放出的诡异人皮,但是这些人皮明显比之破旧的人皮似乎变得逼真了一些。

就像是这诡异的人皮在快速地朝人的进化过来。

只是诡异人皮之前可一直都没有扩散的趋势,现在怎么会忽然扩散开来………白杨皱着眉,在心中暗道。

这诡异的人皮便是白杨现在也没有弄懂它究竟在做什么。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些汉帝国的人或许没有说谎,他们来到这里真的是一个巧合。

但是即便是巧合,那么也算是你们的运气太差了。

黑暗的夜色之中,诡异而没有灵魂的重复声,让空气似乎都变得诡异起来。

站在一边的斯皮尔伯格忍不住地咽了口口水,看着远处那一道道诡异的身影道:“fuck,这是什么鬼东西?”

但是压根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斯皮尔伯格只能识趣地闭上了嘴。

“这东西之前还没有扩散的意图,阿兹特克城之中发生了什么?”白杨冷声道。

但是颜非却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东西似乎将周围都包围了,就剩下了这片别墅区。”

颜非说的是实话,在诡异人皮包裹的城区范围之中所有通讯都无法进行,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和阿兹特克城中心汉帝国御林军之中的人联系,自然也不知道城市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有这个别墅区没有被诡异人皮覆盖?”白杨皱了皱眉道。

“对,只有这个地方没有被诡异人皮覆盖,就像是流水流下的过程之中避开了高地一般。”颜非低声道。

听着颜非的话语,白杨瞬间明白了过来,这诡异人皮之所以会只留下诺森别墅区没有入侵,那是因为他在这里。

就像是在十二钟楼的废墟之中,即便是诡异人皮异常想要吃了白杨手中的杰克,也不敢强抢,只是想要问他要。

所以说诡异人皮即便是隔着老远,也依旧能够感受到我,甚至下意识地避开我………白杨一边在心中暗道,一边对着颜非道:

“现在阿兹特克城之中是什么情况?”

尽管颜非好奇为什么“乔志文”似乎一点也害怕这些靠近的诡异人皮,但是不想要和白杨动手的他还是道:“之前人皮和神性教会的人纠缠住了,现十二帝国的神灵都在往这里赶来,神性教会的教皇应该也在赶来。”

那个邪教头子也要来了吗………白杨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他现在最担心的人是谁的话,那就是神性教会的教皇,毕竟在杰克的描述之中,这是和他一样善于说服他人的人。

尽管白杨经常说服别人,可不想被说服一次。

念及于此,白杨缓缓抬起头,看向了颜非道:“关于神性教会教皇你知道多少?关于异类你又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