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活死人镇(为AQL万赏加更!)(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昏暗的房间之中,地上罗德曼留下的血液还没有干涸,侧面的地板之上则是一片被火燎过的焦黑,空气之中似乎依旧带着恐惧的味道,亦或者说从塔图姆等人进去卡门镇之后这种诡异感觉就一直萦绕在他们的身边。

但是此时这种恐惧,却被那窗户之前站着的胸口被洞穿的厉鬼驱散,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厉鬼身上降临了一个恐怖存在的意识,一个恐怖到足以让厉鬼都恐惧的意识。

“这地方很有趣,我准备好好研究一下。”

红裙女鬼带着畏惧地站在原地,而那提着剔骨刀的、被白杨控制的厉鬼则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猩红的双眼之中流露着感兴趣的神色。

估计也只有这位疑似神灵的存在才会对着诡异的小镇感兴趣吧………索罗斯重新将木门堵回了房门之处,在心中暗暗地道。

这诡异的小镇着实给索罗斯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甚至现在还不确定之前看到的那些小镇居民是活人,还是死人,而他们又去了哪里。

总之这里就像是连通地狱与人间的接口,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地方竟然会在阿尔法帝国存在了一千两百多年。

想想一千两百多年以来这里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索罗斯心中不由有着一种莫名的惊悚,尤其是如同那巴菲特一般住在小镇的活人,试想一下,和一群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存在住在一起是怎样的惊悚,恐怖故事也不过如此了。

“这确实是很诡异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像是传说之中鬼魂的东西,也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小镇,尤其是那个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绝对有着大问题。”听到白杨的话语,塔图姆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回道。

如果说塔图姆之前还想着试探黄昏组织,那么他现在已经彻底掐灭了这种想法,去试探一位恐怖的邪神,想要死也不能选择这种死法。

在邪神的面前他如果真的敢这么做,那么估计想死都难。

塔图姆不禁想起之前这位提到的黄昏组织的目的,“诸神黄昏”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但是如果这位真的是邪神的话,那么未必不可以实现。

而此时,被白杨操纵的厉鬼看了一眼塔图姆淡淡地道:

“诡异,所以才有趣,另外………这不是鬼魂,只是强大的亡灵被动了一些手脚。”

“这是亡灵?”

厉鬼那猩红的目光看得塔图姆浑身冰凉,而白杨的话更是惊住了塔图姆,他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亡灵,亡灵怎么会如此强大?

而被白杨控制的厉鬼并没有回答塔图姆的问题,只是转身朝着房屋之外飘去,那刚刚被索罗斯堵住的大门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瞬间推开,大门重重地摔在木地板之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房门之处再次露出了外面迷雾,还有迷雾之中往来的一个个人影,他们身穿各个时代的服饰,像是穿越了一千两百年的时空来到这里的鬼魂。

提着剔骨刀的厉鬼看了一眼红裙女鬼,红裙女鬼随即像是接收到什么命令一般来到了厉鬼的身后,她的身影不规则颤抖着,像是恐惧但是又不敢不听命令,就像是一个小受,根本看不出刚刚将罗德曼分尸的凶残。

果然……只有在猛虎面前,狼才会像是狗一样………索罗斯的心中下意识地想到。

而这个时候,提着剔骨刀的厉鬼侧着头看了一眼塔图姆道:“这么有趣的地方,我都来了,你们还打算躲着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提着剔骨刀的厉鬼转头便带着红衣女鬼飘出了房屋之中,那种画面看上去就像是恐怖电影里恶鬼出笼的景象。

“跟着冕下!”

塔图姆立马反应了过来,随即跟了上去,艾丽卡和索罗斯等人连忙也跟了上去,没有了这位降临的邪神,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诡异小镇活下去。

而最后跟上来的则是巴菲特夫妇,巴菲特当时都已经躺平等死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活了下来,不得不说人间事情实在是太过于魔幻了,被厉鬼袭击就已经够离奇的了,而他最后居然被降临的邪神救了。

一边跟队伍走出房屋之中,巴菲特一边将胸口的太阳神徽扯了下来,如果太阳神救不了他,那么他还不如成为邪神的信徒。

而巴菲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离开了小屋之后,希伯来式的老旧房间之中,木地板之上的鲜血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抹去,房间墙壁之上的空洞也开始愈合,就连房门也主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一切不过弹指之间就恢复如初。

在客厅的桌案之前,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坐在椅子之上,双目呆滞地道:

“真的有神灵还能够救赎我吗?”

话音落下之后,这个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身影逐渐暗淡了下去,很快便彻底地消失在房屋之中,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一切渗透着一种无法描述的诡异。

………

而此时,纯白色的迷雾之中,手持剔骨刀的厉鬼已经混迹到了百鬼夜行之中,无数的鬼魂与他们擦肩而过,恍惚无神,就像是传说之中的黄泉路。

只不过这些鬼魂像是能够感受到手提剔骨刀的厉鬼身上的气息,每当靠近就会主动离开。

走在这人群之中的巴菲特感觉自己身体都似乎冰冷,上天究竟是觉得他造下了什么罪孽,才会让他一天之中见证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在百鬼夜行之中抱着老婆逛街,巴菲特感觉他妻子以后可能都不会想要逛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变化忽然发生,靠近巴菲特的游魂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疯狂地朝着巴菲特扑了过来,那游魂浑身枯瘦,身披麻布,就像是活活饿死的,此时它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处,大嘴直接向巴菲特咬了下来。

“救命!”

巴菲特的妻子忍不住地尖叫道,而此时手持剔骨刀的厉鬼回头看了一眼。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眼,那饿死鬼便像是见到了大恐怖一般,瞬间暴退,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巴菲特大口喘息着,肺部吸入一口口凉气,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转过头的厉鬼,这一刻巴菲特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其实成为邪神的信徒也没有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