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降临的恐怖存在(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阿兹特克城,二楼书房,明亮的灯光照亮朱红色书桌的圆润,也照亮了书桌之上的笔记本,白色的纸张之上用凌乱却极具锋芒的笔迹记录着“鬼魂”、“神灵”等等词语。

坐在书桌旁的白杨揉捏着自己的眉心,通过与亡灵的联系,感受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卡门镇的一切:几乎被斩断身体的红裙女鬼、提着剔骨刀的诡异男人,毫无抵抗之力的霍华德、被拖走的罗德曼………

一切的一切如同发生在白杨的眼前,整个卡门小镇透露着一种诡异的邪性,在这种诡异的邪性面前,塔图姆等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如果不出意外,那么他们死在卡门镇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类似鬼魂的东西也有着很类似我掌控的亡灵感觉,但是………”

揉捏着眉心的白杨自语着,像是在想着如何能够用更加准确的词语描述“鬼魂”,他顿了顿之后,才像是敲定了描述的词语,道:

“就像是………其中被塞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变得不像是亡灵,而像是鬼魂。”

自从白杨第一次见到亡灵的开始,他对于亡灵一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这些亡灵应该就是他仆奴,不可反抗的仆从,而白杨也确实能够奴役亡灵,甚至通过亡灵来掌控人。

但是白杨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被似乎改造过的亡灵,这让白杨不禁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东西或许真的有可能是自己的同类做出来的,疑似“神灵”的同类。

这让白杨不禁想要探寻这小镇之中的秘密,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除了躲避追杀、想办法对抗因思特帝国之外,白杨想要做的目前也只有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状态。

这座小镇之中………或许就隐藏着关于他强大的秘密。

而就在白杨思索的时候,塔图姆的声音却将白杨思绪拉了回来。

“诸神的黄昏,

光明的终结,

永夜的黑暗啊!

恐怖和死亡在您的肩头并存,

您忠诚的仆人请求您的帮助!”

昏暗的房间之中,在塔图姆被提着剔骨刀的猛鬼盯上之后,不想要被猛鬼剔骨的他主动地朝白杨开始祈求帮助,他在这诡异而邪性的猛鬼面前,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有相信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的话,却赌一赌了,赌他塔图姆身后真的站在一位复苏的恐怖神灵。

而那手持剔骨刀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因为塔图姆的祈祷而停顿,它在踩着地上的鲜血朝着塔图姆走了过来,那修长而尖锐的剔骨刀,泛着阴寒的光辉,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寒冷起来。

白杨能够通过塔图姆的视野看到提着剔骨刀的男人,感受到它带给塔图姆的压迫感,白杨甚至能够感受到更多,包括此时塔图姆看不到的红裙女鬼正在朝着艾丽卡走去。

这对于众人来说的消失,在白杨的感知之下完全无所遁形。

白杨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能够感知到这两个“鬼魂”异常的强大,他本应该在这两个“鬼魂”面前毫无反抗之力,但是白杨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些“鬼魂”就应该是他的仆人,不可反抗的仆人。

“向我求救吗?”

白杨缓缓放下了揉捏眉心的手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塔图姆在这一刻会向他祈祷,请求帮助与庇护。

我似乎越来越像是真正意义上的邪神了………白杨在心中暗暗地道,但是白杨还是准备尝试帮帮对方,因为他有些想法需要去验证,比如……他是否真的可以压制所有没有被人融合的亡灵。

………

卡门镇,昏暗的房屋之中,阴冷的气息弥漫每一处,阴森而恐怖。

尤其是在索罗斯等人的眼中更是如此,因为他们知道,就在这个房间之中,有着两个如同“鬼魂”一般的诡异存在,就在他们看不到的空间之中伫立。

塔图姆闭着眼睛祈祷着,双手抱拳,如同最虔诚的信徒,只是他的祈祷词听起来并不是那么的优美。

一身修身西装的艾丽卡与塔图姆背靠背,一边紧紧盯着眼前满身鲜血一步步走来的红裙女鬼,一边听着塔图姆的祷告词,她心中不禁生出一种诧异的感觉,这祷告词听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是什么正经的神灵,而像是传说之中邪神。

在塔图姆身后的那位神灵是邪神吗,这个时候将性命全部赌在神灵身上吗………艾丽卡在心中暗道。

“你……”

而就在艾丽卡想要问什么的时候,闭上的塔图姆猛然睁开了眼睛,一种无比陌生而凶厉的气息从塔图姆的身上流露而出,似乎这一瞬间塔图姆整个人换了一个人一般,那种源自灵魂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战栗。

艾丽卡本能地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每个细胞似乎都在提醒她,此时的“塔图姆”非常的危险,非常的恐怖。

昏暗的屋子之中,索罗斯等人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黑山首领塔图姆。

所以说首领是真的得到了神灵的帮助………索罗斯在自己的心中暗道,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期待,这时候面对这种如同恶鬼一般的存在,也只有神灵的吧。

至于是不是邪神,索罗斯并不在意,像是他们这样在黑暗深渊之中的存在,难道需要期待正神会垂怜他们的吗?

只要是神灵,那么成为邪神的走狗又能够如何?

“还不错的身体,就是太孱弱了,没有办法承载我的力量。”

而这个时候,“塔图姆”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体,淡淡地评价道。

白杨已经将意识降临在了这具躯体之上,而此时,他对于两个“恶鬼”的感知更加的清晰了,这东西本身仍旧是亡灵,只不过确实被人动了手脚。

白杨甚至能够感受到两个“鬼魂”身上对于他的恐惧,与他之前掌控的亡灵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真的要找出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两个亡灵异常的强大。

但是这种强大……并不足以反抗他。

“不过………也足够了。”“塔图姆”握了握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身体的力量,道。

这时候,“塔图姆”给艾丽卡等人的感觉,就像是有着一个恐怖的存在降临到了塔图姆的身体之中,正在适应着塔图姆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