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可抗衡的诡异(求订阅!)(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啪嗒、啪嗒………”

鲜血滴落在木地板之上的声音清晰极了,如同血液落在人的耳边,希伯来式老旧木屋之中,昏暗的橘黄色灯光闪烁了几下轰然熄灭,整个房屋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赤脚踩着脚下的血泊,任凭血液沾染在脚底,黑暗之中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一步步走了进来,木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渗人声音。

巴菲特抱着自己的妻子,双目呆滞地看着眼前逐渐走来的女人,他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

不是人的老镇长,不知道是不是人的邻居,来者不善的混沌药剂商人黑山,还有这个看起来就不像是人的红裙女人,一切的一切,冲击着巴菲特的感观。

巴菲特现在已经不想挣扎了,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

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而昏暗之中的塔图姆等人却牢牢地盯着红衣女鬼,这种看起来跟传说之中真正的鬼魂一样的东西,便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究竟怎么对付,塔图姆心中没有一点底气。

这个卡门小镇处处都透着诡异,镇长不是人,小镇所有居民都有问题,竟然连鬼魂这种离谱的东西都有,这已经超出一般古老遗迹的范畴了,其中可能有着恐怖至极的存在。

而就塔图姆思索如何对付这种鬼东西的时候,身着一千多年前十二帝国初期红裙的女人忽然在塔图姆的视野之中消失了,没有丝毫的预兆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塔图姆和艾丽卡猛然相视一眼,艾丽卡有些不确定地道:“她消失了?”

塔图姆紧紧盯着远处红裙女鬼消失的地方,道:“不确定,这种东西即便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艾丽卡一边环顾四周想要找出红裙女鬼,一边道:“你不是神灵的使者吗?那个诡异的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都说你有办法,不会死。”

艾丽卡清晰地记得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对塔图姆说过:“神灵的使者,你有神灵的庇护,不会死,我们还会再见的。”

如果那个诡异的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塔图姆应该是有办法对付这种诡异的。

塔图姆闻言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道:“他说的是神灵,而不是我。”

塔图姆其实心中也有着忐忑,那个卡门镇的老镇长明显不是普通人,而是某种诡异的存在,按理说对方应该知道他是七次升格的封神者,但是对方判断自己能够活下去的理由,却不是因为他是七次升格封神者,而是因为他背后有着神灵。

这是在说………我本身不足以在从桑格娜鬼屋之中走出来的东西面前活下来吗………塔图姆在心中暗暗地道。

而就在塔图姆思考的时候,黑山精英之中的罗德曼一边小心翼翼地后退,一边有些疑惑地道:

“你们都再说什么,什么消失了?那红衣女鬼不就在我前面吗?”

此话一出,空气陡然安静下来,塔图姆等人目光瞬间聚集在了罗德曼的身上,塔图姆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道:

“你还能够看到她?”

在塔图姆和艾丽卡等人的目光之中,罗德曼身前分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但是罗德曼却说那红衣女鬼依旧在,这不禁让众人想起霍华德死的时候情况,当时也是如此,众人都没有看到霍华德身前的诡异东西,只有霍华德看得到,然后霍华德死了。

死的诡异而突然。

罗德曼本身不算是太慌的,但是听到首领的这句话却不由地慌张起来,他咽了咽口水道:

“该死,你们都看不到吗?”

在罗德曼的视野之中,能够清晰地看到昏暗屋子之中,那穿着着血红色古老红裙的女鬼踩着血泊,一步步地靠近着他,惨白的双手抬起,像是要抚摸他的脸颊。

见鬼的抚摸脸颊,说是这个女鬼想要撬开他的脑袋吃脑浆还差不多。

黑暗的房间之中,塔图姆抬了抬手,身后一枚枚钢针飘起,看着罗德曼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罗德曼看着眼前的红裙女鬼一边后退,一边道:“她在朝着我走过来,看上去像是盯上我了,我要动手吗?但是我感觉没有什么把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她哪个位置?”

塔图姆伸手翻转钢针,钢针之上一道道奇异的符文亮了起来,他要尝试攻击这如同鬼魂一般的诡异存在。

罗德曼紧紧盯着眼前的红裙女鬼,道:“在我正前方十步左右,靠墙的凳子旁边,在一点点的靠近。”

塔图姆闻言手中钢针瞬间刺破了空气,发出如同狙击枪子弹划过空气一般的声音,客厅墙壁之上立马多了十余个空洞。

塔图姆皱了皱眉道:“打中了吗?”

罗德曼咽了咽口水,道:“没有,从她身体之中穿过去了,她连停顿都没有,就像是完全不在一个空间之中。”

艾丽卡闻言皱了皱眉,上前一步道:“我来,现在在哪?”

“我正前方八步的地方。”罗德曼此时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起来,在他身前的那红裙女鬼依旧不紧不慢地朝他走来,像是死亡在逐渐地逼近。

下一刻,一道道电弧在艾丽卡的周身跳动了起来,阴冷的电光将房间之内照的惨白,雷电瞬间劈向了罗德曼描述的地方。

“轰!”

白色的电流在木地板之上炸裂,冒出了赤红色的火焰,在木地板之上燃烧了起来。

“现在呢?”艾丽卡周身跳跃的电弧消散,看着罗德曼问道。

“还是没有打中,依旧穿过去了。”

罗德曼此时已经退到了客厅边缘,背后顶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他看着眼前一点事情都没有红裙女鬼,感觉自己背后已经被渗出的汗水浸湿了。

塔图姆闻言,给出意见道:“尝试一下能不能跑。”

这诡异的红裙女鬼让塔图姆感受到了棘手的感觉,看不到,打不到,难道只能等着她杀人?

罗德曼闻言身体瞬间从房间的左侧来到了右侧的厨房之中,但是下一刻,他再次从厨房之中冲了出来,满脸惨白地道:

“没有用,无论怎么跑,她和我的距离都在不断地拉近,快想办法,她快要碰到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屋外的雾气之中再次传来了新的脚步声,比红裙女人的脚步声更加的沉重,这让塔图姆的心不禁沉了下来,房子之中的东西还没有解决,来了一个吗?

塔图姆对着索罗斯道:“去把门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