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屋子里的东西(为月下万赏加更!)(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啪嗒、啪嗒………”

书房之中,白杨抿了一口茶,然后手指有节奏在桌案之上敲击了起来,而他神思则是在遥远的卡门镇,与塔图姆一起看着街道之上那些诡异的如同鬼魂的东西。

迷雾之中,这些身着各个时代服饰的“人”在雾气之中游荡着,有人脑袋之上已经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脑浆不断滴落却浑然不知;有人胸膛之上被巨大钢筋贯穿,依旧恍若无事;甚至有人只有半截身子,鲜血不断从身体之中流出,却依旧在地面之上爬行着。

街道之上,如同百鬼夜行,流露着一种阴森恐怖的热闹。

“看上去这才是人死去的灵魂,真正鬼魂的样子。”

白杨通过塔图姆的视野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伴随着敲击声,自语道。

鬼魂,这是两个世界都有着的古老传说,是传说之中真正主宰身体的东西。

但是在白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即便是在亡途猎人给他的文件之中,他也从来没有看到有关于鬼魂的记载,有的只是像是鬼魂的亡灵。

可现在白杨却真正地看到了像是鬼魂一般的东西。

塔图姆无法理解白杨为什么如此重视外面的诡异存在,那是因为他感受不到白杨感受到的感觉,这些诡异的存在给白杨的感觉,很像是那些他融入了亡灵的人们。

鬼魂?

亦或者是动了手脚的亡灵?

这让白杨不禁怀疑是不是有着和他类似的存在制造了这些东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能够解释为什么老镇长会认出这种方式了,这个老镇长或许因为某种原因见识过这种手段,所以才可能认出。

不过………一切还要看能够在小镇里发现什么。

………

希伯来式的老旧房屋之中,即便是塔图姆不理解黄昏组织那位的想法,他还是照做,因为他不敢去违背一个疑似复苏神灵的存在,哪怕只是疑似,那也必然有着恐怖权柄与力量。

昏暗的灯光之下,塔图姆缓缓转过身子,目光扫过了众人,所有与塔图姆对视的居民都低下了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忽然再次停止了无休止的呢喃,猛然坐起身来抬头看向了塔图姆,带着歉意道:

“那位尊敬的神灵冕下又降下了神谕吗,很抱歉,我失态了,很多时候到了那群怪物出现的时候,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无论是否降下神谕都不该你问。”塔图姆冷声道。

“是的,我错了。”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一副忏悔的样子,让塔图姆根本弄不清他究竟是什么想法。

这个看起来不知深浅的老头,看起来是真的疯了,一会正常,一会又疯疯癫癫………塔图姆转头看了一眼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在心中暗道,然后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对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道:

“外面的东西抓捕起来会有危险吗?”

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从地面之上爬回到了桌案之上,像是已经能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摇了摇头道:

“那不过是那些真正恐怖东西出现的预兆,你要想抓就抓,你的身后站着一位尊贵的神灵冕下,你有什么好怕的,神灵的光辉之下,所有的黑暗都会消弭殆尽。”

那位哪怕是神灵,也绝对不会是驱散黑暗的神灵,诸神的黄昏、光明的终结、永夜的黑暗这些词语绝对不会是形容驱散黑暗的神灵,如果真的要用什么词语形容那位,那也应该是黑暗、恐虐、死亡………塔图姆一边如此想到,一边再次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

他能够感受到这老镇长有些不对,应该不是凡人,但是究竟哪里有问题,塔图姆却又说不出,最终他不禁转头看向了小镇居民巴菲特道:

“他一直这样一会正常,一会疯疯癫癫的吗?你们是怎么忍受这样的一个家伙成为镇长的?”

巴菲特被点到名字之后,身体不由害怕地颤抖起来,小心翼翼地道:“老镇长平日都是很和蔼的人,只有当每个月闹起来的那几天会比较严肃,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模样的老镇长。”

巴菲特对于今晚的镇长其实是感受到恐惧,他在今晚的镇长身上感受到的只有诡异,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诡异。

“是不是人还不一定呢!”塔图姆低声自语了一句,转头对索罗斯道:“找个人抓一个外面的东西,注意要小心一些。”

索罗斯点了点头,随即选出一个黑山精英走了出去,这个人塔图姆认识,叫做霍华德,五次升格的封神者。

在霍华德走出了屋子之后,黑山再次将门堵了起来,塔图姆走到了窗户旁边,而艾丽卡也走了过来,她低声在塔图姆的耳边道:

“你到底隐瞒我多少事情?你什么时候成了神灵的使者?”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好像成为了神灵的使者………塔图姆将目光看向了窗外的大雾,道:“这件事情知道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之后有空会告诉你的,你总不会想我在这个诡异的小镇上给你解释吧。”

“我等着你的解释。”艾丽卡说完之后,便与塔图姆一起看向了窗外的霍华德。

而这个时候,霍华德已经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道路的中心,迷雾之中站在卡门小镇的道路中心,霍华德能够感受到迷雾之中似乎有着无数人在行走,甚至有人跟他擦肩而过。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霍华德分明什么也没有看到,这种感觉让他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但是霍华德依旧清晰地记得自己出来是想要做什么,他的目光紧紧盯着远处迎面走来的身影,那是一个身着红色裙子的女人,她逐渐朝着霍华德走来。

随着距离靠近,霍华德看清楚了远处红裙女人,她像是死于一场战争,上半边身子几乎被全被劈开,肌肉整个外翻出来,可以清晰地看到内脏和肋骨。

尽管霍华德见过很多血腥至极的场景,但是当他看到的一个看上去死的不能再死女人走过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是霍华德不知道的是,在塔图姆等人的视野之中,数不清的人影从霍华德身边穿过,可是霍华德却像是看不到一样,只是冷眼盯着一片空地。

这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霍华德跟他们处于不同的世界之中,看到了他们都看不到的东西,错乱感让人心中不禁生出惶恐的感觉。

“他在干什么?”艾丽卡蹙了蹙眉头,轻启朱红色嘴唇道。

塔图姆的眉头也几乎成了疙瘩,他看着远处的霍华德道:“像是被幻术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