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吞了黑山(求票!)(1 / 2)

夜里连绵的阴雨之下,阿兹特克城外郊区的仓库之中,一声声渗人肌骨的惨叫之声被滴滴答答的雨滴声掩盖。

三个小时之后,瘫软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的克劳德两眼无神,他终于知道了白杨所说的有趣的方法是什么了。

将亡灵贯入人的身躯之中来掌控人的一切,这种掌控亡灵来控制人的方法简直是地狱之中的魔鬼才会的魔法,黄昏……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从来没有在神秘世界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组织的存在………克劳德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心中却闪过无数的疑问。

这三个小时之中,克劳德在白杨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可捉摸的神秘与彻彻底底的恐惧,玩弄灵魂控制他人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于让人惊恐了。

与之同时,克劳德也对于黄昏这个组织产生了深深的畏惧,有着这样的恐怖手段的组织却在神秘世界籍籍无名,他们隐藏这么深究竟想要干什么。

“滴滴答答………”

仓库外面依旧能够听到雨滴落地的声音,而地面之上鲜血已经干涸,整个仓库之中一片狼藉,至于那装着亡灵的集装箱内已经仅剩下个亡灵,至于其他亡灵则是全部被白杨贯入了这些黑山帮派分子的身体之中。

既然要掌控黑山,那么他就从来没有准备将黑山的人员消耗在内耗之中,甚至对于白杨最好的情况是整个黑山不死一个人被他完整拿下。

恢复寂静的仓库之中,白杨坐在一个座椅之上,而路遥马等人则是站在白杨的身后,白杨静静地看着眼前被他以亡灵掌控众人,无形地压迫感让黑山的众人忍不住地低下头颅。

“在我的故乡,曾经有个名字挺无聊的家伙说过: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现在我将这个问题放在你们所有人的面前,加入黄昏组织,亦或者死在这里,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吧!”

白杨冰冷而嘶哑的声音响起,他虽然能够掌控这些黑山帮派分子的生死,但是他接下来的计划需要的是一群配合表演的演员们,而不是在演戏的时候可能会直接在黑山那边使用宁死直谏这种手段的人。

“我们是在黑山长大的,永远不会背弃黑山。”开口的是罗尼奥,这也是克劳德的副手,深受黑山ss塔图姆的恩惠,他躺在地面之上,手臂断裂,刚烈地道。

但是白杨并不在乎塔图姆受了多大的恩惠,他只是抬了抬手。

随着白杨的抬手,仓库之中刚刚融合完亡灵的罗尼奥猛然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胸膛挺地老高,他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情,而嘴巴张的老大,就像是要吞下拳头一般,想要叫但是却又叫不出声。

下一秒,其胸膛之中猛然凸起,隐约可以看到肋骨断裂的模样,皮肤鼓胀起来,就像是有着什么东西要从里头钻出来一般。

不过片刻,那凸起越来越大,胸膛瞬间破碎,心肝混杂着肠子和肋骨瞬间喷涌而出,一个漆黑的三只手臂的亡灵从缓缓其中钻了出来。

罗尼奥的眼睛睁得老大,轰然倒地,但是颤抖的嘴角示意着他整个人还没有彻底死去,直到三只手臂的亡灵彻底出来之后,罗尼奥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幕看得在场所有被白杨灌入亡灵的人都不寒而栗,白杨能够抬抬手就杀了罗尼奥,那么也能够抬抬手就杀了他们。

鲜血从罗尼奥胸口涌出,不过片刻就地面之上留下了一片血泊,空气像是被凝固了一般,没有任何人敢说一句话。

便是克劳德在黑山内部见多识广,但是这种被自己背负亡灵开肠破肚的场面也让他难以自制。

“啪啪啪!”

打破这片寂静的是白杨的鼓掌声,他像是在为罗尼奥的不屈赞叹一般道:

“我其实很敬佩这种不肯投降的人,很有骨气,世界上需要这种有骨气的人,这样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你们………还有谁希望成为有骨气的人吗?我最喜欢的就是成人之美。”

地上罗尼奥尸体下的鲜血都没有干,白杨的话越是这样风轻云淡,越是让人感受到恐惧,无形的压迫感似乎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便是克劳德也一样,越是接近这个黄昏组织为首的男人,他越是能够感受到一种畏惧,那是对未知、神秘与死亡的畏惧,沉默了片刻之后,克劳德缓缓地开口道:“我………愿意加入黄昏组织,我觉得相比于骨气,有时候活着更加重要。”

克劳德认命了,和罗尼奥不一样,罗尼奥是被养出来的死士,但是克劳德是为了活的更好才加入黑山的,既然为了活命他会加入黑山,那么为了活命他也会背弃黑山。

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克劳德已经三十五岁了,背负亡灵的人几乎都活不过十年,他已经八年了,可被白杨抽出亡灵再次贯入之后,克劳德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体被亡灵侵蚀的感觉消失了,如果能够一直地活下去,加入黄昏组织又能够如何呢?

毕竟………阿尔法帝国之中本来就是适者生存,他们可是混沌药剂商人,干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什么时候也要讲忠心了,跟随强者才是他们的本性。

“很不错的选择。”白杨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其他的人,“其他人呢?”

仓库之中,似乎在这一瞬间统一了口径。

“我也愿意加入黄昏组织。”

“只要是能够活着,在哪个组织我都愿意。”

………

随着克劳德临阵倒戈,其余人立马纷纷开口道,没有人愿意死,即便是黑山的死忠,也只是在利益保证的情况下对黑山忠心罢了,在生命都没有保护的情况之下,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活着,这就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