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给敌人恐惧的路上(求票!)(1 / 2)

混沌的夜已经开始黯淡,如同怪物的枯枝也逐渐露出了原本的轮廓,只不过晨露的沁土气息也掩盖不了空气之中血腥味,滴落的血滴与露水混合在一起,流露出一种妖艳的美。

最稚嫩的幼苗开出最璀璨的鲜血之花。

浑身上下都被河水浸透的斯皮尔伯格就那么站在原地看完了这场战斗,更加准确的描述应该是………杀戮。

白杨摧枯拉朽地杀出一条血路。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白杨受伤之后似乎更加的强大了,这是在………逐渐走向神灵吗?

斯皮尔伯格再次想起了白杨说过的“成神的秘密”,他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吗?

看着那站在人群之中端详苗刀的高大男人,斯皮尔伯格对于白杨所说的“成神的秘密”越来越好奇了,他能够感觉到一个他从来没有接触到的神秘世界大门彻底打开了。

………

罗尼河畔,大地之上到处都是纵横的沟壑,像是某种炮弹轰击出来的一般。

阿卡丽学院的学员散落在大地之上,像是某种案件的现场,零落的鲜血和断肢似乎在诉说着某种惨烈。

随着十余架直升机降落在罗尼河畔的草地之上,直升机上的后勤人员快速从飞机之上走下,四散开来,开始检查倒地不起的学员的伤势。

作为为因思特帝国培养精英的阿卡丽学院每个小队都有着完备的医疗小队,但是此时这些医疗小队却更像是收尸小队。

“狩猎小队07号,生命特征消失,已死亡!”

“狩猎小队15号,生命特征消失,已死亡!”

“狩猎小队09号,生命特征消失,已死亡!”

“狩猎小队06号,存活,大规模暴露性出血,伴随肋骨大面积骨折,脏器损伤,左臂撕裂性出血,几乎完全剥离,需要立即治疗!”

“狩猎小队01号,存活,胸前肋骨大面积骨折,骨折端向内折断,脏器严重损伤;脊椎断裂,伤情严重,需要立即治疗。”

………

医疗小队下意识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就像是畏惧那个站在草地中心的男人。

白杨就那么站在人群的中心,那种凶厉的气息虽然已经散去,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里站着的是怎样的一个疯子。

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凶厉的犯人可不只是说说而已,那柄唐横刀之上的血迹还没有干涸,精英小队的尸体也还没有冰冷。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这个男人究竟是何等危险,此时“狩猎小队”四个字更像是某种嘲讽,究竟谁是猎物,谁是猎人?

伴随着一连串压低了的诊断声音响起,作为这次任务带队人的乔布斯心跳都随之加快,十五人的精英小队,只有四个人还完整的活着,而正面遭遇白杨的十一人之中七人当场死亡,四人命悬一线,几乎已经在死亡的边缘。

阿卡丽学院多久没有小队有这么严重的损失了,乔布斯回忆自己的脑海之中的记忆,似乎已经有近四十年没有发生这么恶劣的事情了,即将降临的清晨此时似乎都已经黯淡了下来。

空气之中气氛凝重到了极致,伊薇特·伊丽莎白在这种气氛之下感受到了如同窒息一般的压力,即便是白杨已经停手,但是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就会给人带来恐惧。

伊薇特·伊丽莎白至今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从白杨开口到他挥刀、再到一片狼藉,格雷斯·思卡尔濒临死亡,一切的发生是那么的突然。

作为阿卡丽学院三年级的排面,格雷斯·思卡尔根本没有在白杨的面前坚持哪怕一刻钟。

“都怪帝国司的情报出了问题,不然他们不会这样,要是帝国司出手就好了。”站在伊薇特·伊丽莎白身边的女孩艾玛眼中噙着泪看着地上的尸体轻声道。

但她不敢大声,似乎生怕某些人听到。

这是一个爱哭的女孩,但是和伊薇特的关系很好,这次艾玛的运气很好,至少她还活着,伊薇特·伊丽莎白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如此想到。

“事情不是这么看的,至少………不能完全怪帝国司。”

“什么意思?”艾玛抬起头擦了擦自己被浸湿的眼角道。

伊薇特·伊丽莎白轻声道:“即便是乔志文的真实实力因为帝国司的情报出了问题,但是有一个数据是绝对不会出错的,那就是年龄,他现在也不过二十岁,比格雷斯还小一岁。”

“他才二十岁?”艾玛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白杨,又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回过头,“完全看不出来。”

伊薇特·伊丽莎白叹了口气,道:“同等年纪,根本没有受过阿卡丽学院精英教育的人,正面屠杀了我们这些精英,这难道能够怪帝国司吗?我们接受这整个帝国最精英的教育,从近战搏杀到封神之路、再到各种训练,同等年纪,我们本应该是最强的,没有任何借口可言。”

艾玛张了张红润的小嘴,想要争辩一下,却发现根本无所辩驳,他们本应该是最强的,即便是在帝国司信息错误的情况之下,同年龄也应该是最强的。

但是他们却偏偏败了。

败的毫无还手之力。

半天,艾玛才缓缓道:“他……太强了,只有高年级才能够对付吧,比如凯尔·李、艾斯·兰德。”

“五年级以上的人不可能动手,能够杀他的只有我们。”伊薇特·伊丽莎白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你还记得为什么十二帝国会容许其他帝国有走上封神之路的存在吗?”

“为了磨刀?”

艾玛糯糯的声音响起,这个知识点在阿卡丽学院之中讲过,她记得很清楚。

伊薇特·伊丽莎白点了点头:“是的,就是为了磨刀,所以帝国司几乎不介入处理这些人。但是你更加应该记得,这些人都是为十二帝国的学院们准备的,甚至为了保证给予我们的压力,阿卡丽学院只不容许我们去对付低于我们年纪三岁以上的人,却鼓励我们去对付那些更强大的人,而以乔治文的年纪,只有五年级以下才符合这个要求,其他人不可能动手。”

“这万一养出来一个恐怖的怪物呢?他不把我们都杀了?”

艾玛嘟着小嘴道,她觉得现在“乔志文”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怪物了,在和格雷斯·思卡尔同样的年纪,甚至还要小一点,却直接碾压。

至少艾玛觉得她自己有生之年无论多么努力都打不过格雷斯·思卡尔。

嗯………她也不可能那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