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紧急避险(求收藏!求推荐!)(1 / 2)

白杨并不知道现在肯特·罗斯福正希望他真的逃出因思特帝国,即便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够给那想要杀他的帝国高层找些麻烦。

至于找麻烦的这个人是不是肯特·罗斯福本不重要,如果白杨知道此时愿意去查这一切的会是帝国司,那么他会更加高兴。

这个世界之上只有怪物才能够真正的惩罚怪物。

尽管白杨才刚刚成为怪物不久,但是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能够让强权屈服的,只有更强大的强权。

在开出罗塔城两百公里之后,白杨便舍弃了警车,有车固然很好,但是被警视厅知道了车牌的车辆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下了警车之后,白杨带着斯皮尔伯格上了一辆顺风车后,在途经一处河流的时候,白杨主动下车,这时候白杨离罗塔城距离已经超过了四百公里。

白杨在河流之中洗了个澡,换上了斯皮尔伯格从老鬣狗上一任ss那里拿来的衣服。

再次出现在森林之中的时候,他已经全然换了一副模样。

漆黑的皮质风衣、牛仔裤,黑色的胶靴,白杨现在就像是黑客帝国之中的主角。

至于斯皮尔伯格,则是显得衣服有些大,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颓废的中年人。

周围起伏的丘陵绵延不断,翠绿色的波浪在丘陵上荡漾着,像是一片绿色的汪洋,隔壁有个姓王的邻居的人一定不会喜欢这一切。

远处的山风吹过白杨的面孔,干爽的衣服让白杨很惬意,他抬头看着近处的森林道:“穿过这片林木区,我们就可以从顺着罗尼河到阿尔法帝国边界。”

这是罗尼河,整个因思特帝国最大的河流,更加重要的是,这条河流直通阿尔法帝国边界,六千公里的长河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壮观的景色。

此时也一样,白杨依稀能够看到那远处的蔓延到天际的河流。

逃亡久了,神经也绷地久了,白杨看到自然的山水忽然有着一种心中放松的感觉。

斯皮尔伯格这时候不好意思地道:“我们是不是先该解决一下食物的问题,我只记得拿衣服,可没有带食物。”

“走吧,我记得这片区域还是一片野生动物保护区。”白杨收回了远眺的目光,“总有一些能吃的。”

白杨自然不能无中生有,但是猎杀一些野兽还是能够做到的。

是时候临幸一只幸运的野兽来祭祀五脏府了。

斯皮尔伯格也听明白了白杨话中的意思,山里有野兽要倒霉了。

顺着山林朝着深处走去,空气越发的寂静起来,只能够听到昆虫的鸣叫声。

就在这个时候,斯皮尔伯格忽然看到了一个移动的黑影。

那是因思特帝国特有的罗纳尔多棕熊,是站在这个森林之中的食物链顶峰的动物,但是现在它却是不幸的,因为他是第一个出现在白杨两人眼前的动物。

斯皮尔伯格几乎可以肯定,白杨一定锁定了目标,因为在白杨进入这个森林之中后,这里的食物链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至少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怪物眼中,整个森林之中只有这两种动物——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好巧不巧的,熊也在白杨的食谱之上。

“铮!”

唐横刀出鞘的声音响起,白杨手中的唐横刀一瞬间撕碎空气。

身材巨大的棕熊这时候转过了自己脑袋,一双李荣浩同款的眼睛懵逼地看着落下的刀光。

“撕拉!”

下一刻,白杨已经出现在了棕熊的身后,唐横刀缓缓收入了刀鞘。

巨大熊头落地,鲜血喷涌而出,棕熊硕大的身体这时候才轰然倒下,至死那一双小眼睛都没有合拢。

………

罗尼河的岸边,斯皮尔伯格架起了火堆,用随身带着的匕首将肉从熊的身上剃下来,然后用木签子穿好,烤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森林之中不知道何时走出了一个背着猎枪的老绅士,他脸上已经堆满了皱纹看上去至少有八十岁往上,但是衣衫已然一丝不苟,胸前的口袋里还放着手巾。

老绅士走出来之后,斯皮尔伯格心中忽然跳了一下,他并不是担心白杨,而是担心这个老头不知深浅直接对着白杨掏枪。

斯皮尔伯格至今也没有见过对着白杨掏枪之后,还能够完好地站着的人。

即便是此时的白杨似乎收敛了那种凶厉的气息,但是其仍旧是那个刚刚从罗塔城杀出来的恐怖凶人。

好在老绅士并没有举枪,只是咽了咽口水,严肃地道:“先生,猎熊是违法的,至少要处以一千特币的罚款。”

白杨坐在河边的巨大鹅卵石之上,身姿挺拔,唐横刀靠在钉立在地面之上,抬头看了一眼这位老先生,难得地笑了起来:

“老先生,我也读过法律,法律之中有着紧急避险的说法,实不相瞒我已经饿到快死了,只能杀一头熊来充饥了,这应该算是紧急避险,算不得犯罪,人饿极了,吃点熊肉,因思特帝国法律会原谅我的。”

斯皮尔伯格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状态的白杨,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位年龄相差巨大的绅士在野外相遇了。

但是您白杨是绅士吗?

因思特帝国的法律或许会原谅你杀了一头棕熊,但是绝对无法原谅你从罗塔城里砍出来。

老绅士严肃地看着熊肉,严肃认真地道:“我本身就是法官,你还能够杀死成年公熊,这让我很难相信你是饿极了。”

老绅士继续一本正经地道:“熊是陆地上食肉目体形最大的哺乳动物之一,体长1.52.8米,肩高0.91.5米,雄性体量135545千克,雌性体重80250千克,而你猎杀的这头棕熊体长接近3米,肩高至少1.5米,体重在500千克以上,这不是人饿极了能够杀死的。”

不知道为什么,斯皮尔伯格总觉得老绅士这如数家珍的话,总像是在描述某种食物。

白杨看了看正在吞咽口水的老绅士笑了,他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快饿死的人,总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要来点肉吗?”白杨伸手将手中的熊肉翻转了一下,“这熊的味道很不错。”

老绅士的眼睛亮了一下,舔了舔嘴唇道:“熊肉确实是美味的食材。”

白杨附和道:“是的,只要火候完美,那么就会鲜嫩美味。”

从阿萨尔斯监狱出来之后,白杨很久没有和人这么聊过天了,基本上他见到的人不是拔刀砍上去,就是直接威胁,都是生活所迫。

但是现在和这位老绅士的聊天,却让白杨感受到很惬意,也或许是因为这个提着猎枪的老人根本不认识“乔志文”是哪根葱。

“那我就来尝尝,虽然猎熊违法,但是吃熊肉并不违法,这么多的熊肉吃不完,太浪费了,这样浪费的话应该上绞刑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