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赌约(求收藏!求推荐!)(1 / 2)

夜里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在肯特·罗斯福看到白杨的那一瞬间,白杨也看到了肯特·罗斯福。

两个男人目光似乎在空中相撞,迸发出点点星火。

肯特·罗斯福看到的凶厉、野性与霸道,像是地狱恶魔在无尽岩浆之中的怒吼。

而白杨看到的是绅士、礼数与华贵,像是馥郁芬芳的郁金香。

唰!

两辆警车一瞬间擦肩而过,肯特·罗斯福的警车瞬间掉头追了上来,两辆警车一起驶上了去郊区的高速。

斯皮尔伯格瞬间就注意到了这辆警车,他开口提醒道:“有一辆警车跟在了我们后面。”

“世界真的很小。”

白杨嘶哑的声音响起,他见过对面那个与他对视的男人,只是照片,挂在警视厅之中,下面是数不清功绩,而这个人也是追捕自己的负责人——肯特·罗斯福。

“我刚刚才和那个家伙通过话。”白杨说到这里笑了笑,“我警告过他,但是他似乎没有听话。”

白杨的话语一瞬间让斯皮尔伯格想起了什么,他开口道:“这是那位?”

显然斯皮尔伯格也已经想到这位是谁了,但是他更加没有想到罗塔城警视厅之中还有这样大胆的人物。

在知道白杨一人将整个罗塔城警视厅踩在脚下之后还敢追上来。

“打完电话了?”白杨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把电话给我。”

白杨单手接过电话,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拨通。

身后警车之上的肯特·罗斯福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肯特·罗斯福看了一眼手机之后接通了电话,还没有等他说话,一道熟悉的沙哑声音响起。

“我记得给你说过:你最好祈祷你不会遇见我,遇见我你就离死不远了。但是你却一点也不听人劝。”

肯特·罗斯福下意识看了一眼前面那辆警车,他立马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他深深吸了口气道:

“你跑不了。”

电话忽然传出嘲笑一般的笑声。

“这句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人都拦不住我,罗塔城警视厅我来去自如,我要想走罗塔城拦不住我。”

肯特·罗斯福沉默了,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但是作为帝国与王室脸面,他可不愿承认。

“你就从来不为自己的罪孽忏悔吗?”

“过往的罪孽已经随着乔志文死去,现在活着的是白杨,我没有罪孽。”

白杨从来不认为自己现在浑身罪孽,如果真的有什么错误的话,那就是上天不该让他来到这个世界。

所有的事情以乔志文的死作为终点的话,本不会出现这场闹剧,他现在也依旧在泡脚。

他白杨就想蒸个桑拿、泡个脚,他有什么罪?

“你以为换了个名字就能够偷天换日吗?”肯特·罗斯福道。

白杨摇了摇头,这就是他和这个世界最大的隔阂,大到他只有一条通向深渊的道路。

“我从来不这样认为,我只是希望你们把通缉令的名字换成白杨。”

“你逃不出因思特帝国的。”肯特·罗斯福冷声道。

白杨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么来打个赌吧,赌我会活着走出因思特帝国,成为十二帝国都畏惧的怪物,从今天开始,你们所有人听到我的名字都会畏惧。”

“赌注是什么?”肯特·罗斯福道。

“我会让你活着见到那一天,不过却要给你一些教训。”

漆黑的夜色此时已经开始逐渐变淡了起来,白杨也开着车驶入了郊区之中,连绵的树木出现在白杨的视野之中。

白杨放下了拿着手机的手,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

“握住方向盘,你来开车!”

斯皮尔伯格愣了愣道:“你呢?”

“给他一点教训,毕竟如果他真的有胆子查的话,那么这是必须面对的,他总要知道自己查的是什么怪物。”

白杨说着打开车门,反手拎起插在车座旁的唐横刀,直接从车门翻上了车顶,敏捷地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类,夜色之下,车辆急速带起的风鼓胀起他的衣衫。

肯特·罗斯福透过车辆正前方的挡风玻璃第一次正面看到这位罪犯,急速行驶之中路灯地灯影不断摇晃,偶尔还有着巨大的火车驶过,照在这个高大男人面颊的之上的灯光明暗不断变化,但是那种凶厉如同魔鬼的气息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就站在那里,离着近百米的距离,可肯特·罗斯福却感觉自己像是被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盯上了,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安全感,强大的压迫感让他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白杨遥隔近百米的距离,与肯特·罗斯福对视,呼呼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他握着手机说了这通电话的最后一句话:

“记住这个教训,你面对的是怪物!”

随即电话挂断,白杨将电话扔了出去,急速之下,电话重重地摔在了沥青地面之上,碎裂成无数块。

就在电话撞击瞬间,肯特·罗斯福看到了他足以铭记一辈子的画面,那凶厉而高大的男人,拔刀而起,直接从前面的警车之上一跃而下,就像是恶龙从天空之上俯冲而下。

那巨大身躯重重落在地面之上,恐怖的力量将地面踩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再次跃起,一瞬间越过了近百米的距离,重重落在了车辆发动机之上。

“铮!”

几乎是同时之间,高速的拔剑声在一瞬间撕碎空气,肯特·罗斯福的耳中出现了耳鸣,脑海之中甚至出现了眩晕感。

但是下一刻瞬间,他就回过神来,因为车顶整个被掀翻开来。

“轰!”

空气顺着被掀开的车顶吹进来,冰冷的空气让肯特·罗斯福一瞬间回过神来。

掀飞的车顶落在车道之上迸发出巨大的火星,整个车身都似乎随着他的落下而摇摆了起来,司机拼劲全力控制着车身。

而此时那个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凶厉的犯人,站在发动机盖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车辆之中四个人。

宽阔的肩膀,冷漠的眸子,泛着寒光的长刀,加上衣衫之下隐隐可以看到的虬结肌肉。

那种恐怖的压迫感,让众人感觉呼吸都似乎变得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