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只问一遍(1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未名北 4753 字 11个月前

湿润的海风透过残破的玻璃窗吹进囚房之中,让空气变得越发湿润起来,白杨躺在床上开始思索具体的逃狱细节。

越狱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监狱被建造的时候就是为了囚禁里头的犯人,让他们永远无法逃离。

而阿萨尔斯监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所监狱历史出现过14起越狱事件,涉及36名犯人,其中23人被抓,6人被杀,2人淹死,5人失踪在茫茫大海之中,在这所监狱的历史之上,越狱榜单之上成功率为零。

三十六杀,这所监狱已经超神了。

那至少四公里直线海域如同一道天堑横在所有人的眼前,至今也没有哪个犯人成功越过它。

白杨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他进入监狱之后,狱警对于他进行了“温文尔雅”的知识普及,就像是扫盲一般,然后警告他绝对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尤其是不要想越狱的事情。

于是,白杨从那天听完了狱警的教导之后,他就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越狱,他不可能因为这身体的主人在这里一直呆着,也不可能和别人解释他为什么无罪,那么越狱是最后的一条路。

当然,白杨当时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期望,比如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亦或者自己根本不需要呆几天就可以出去。

但是律师程音的到来让白杨失望了,原身体的主人太过于彪悍了,洗不白了,还是越狱吧。

如果我无法成为屠龙勇者,那么做一个永远不死的恶龙也是能够接受的。

不过即便是越狱,这也是地狱难度,毕竟从来没有前辈成功过。

“真是糟糕的穿越体验!”

监狱牢房之中,白杨自语了一句,躺在潮湿的床上,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具体的越狱过程。

这所监狱之中没有苦劳,但是在沉默规则之下,这里除了实体之上的监狱形态,更加是在人心头建立一所精神监狱。

不过也因此十分的安静,没有人打扰白杨思考。

白杨喜欢安静的思考环境。

想要从这所监狱之中逃走,只有两条路,其中一条就是从囚牢正门出去,需要穿过两百米的走廊,整个走廊之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监控,几乎没有任何死角。

更加困难的是整个监狱只有一个出口,出口便是狱警的宿舍,也就是说他至少要越过二十人以上持枪狱警,才能够走到监狱大门。

但是也只是走到监狱的大门处,这个大门需要特定的密码才能够走出。

而且监狱外面的监控与里面的监控是分离的,只要外面的监控发现有非狱警从大门走出,那么接下来白杨将会面对的是整个罗塔城所有警力的追捕。

除此之外才是那至少四公里的大海,伴随着海底鲨鱼的威胁。

这简直就是地狱难度。

而另一条路就是从窗户出去,他需要从至少三十米高的楼上跳下去,落在僵硬的水泥板之上,且不能惊动巡逻的狱警,然后还是相同的问题,他需要解决外面的监控,再通过那四公里的海域。

同样的地狱难度,稍有差池,到时候在海上白杨或许就要面对四公里的直升机机枪扫射。

大海上直升机追杀一个人,这难度也就是个打地鼠的难度。

这其中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校对,但是白杨却已经没有时间了。

三天后,他就会接受审判,加上已经过去的今天,那么只有两天时间。

那么最好的时间就是明天了。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紧迫的事情。”

白杨坐起身来,叹了一口气,在心中暗道。

他从来都是喜欢谋定而后动,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手掌之中,可是这次的事情太突然了,突然到他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准备。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拥有了一具恐怖的身体,足以捏揉钢铁,就像是捏揉面团一般。

而且原来的那位主人似乎还给他留下了一些犯罪的本能。

就像是白杨第一眼看到自己牢房的铁栏杆,就下意识冒出来一个想法,我只需要微微用力就能够掰断它。

这种恐怖的犯罪本能让白杨觉得自己越发不像是好人。

花了一个小时整理出来了详细的计划之后,白杨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他今天必须好好休息,这样才能够在明天保持更好的精力。

此时,冰冷的铁栏杆之外,夜幕已经降临了,远处的罗塔城之中灯火恢宏。

………

“哐当!”

第二天早上六点,伴随着数百米之外监狱大门打开的声音响起,躺在牢房之中的白杨缓缓睁开了眼睛。

自从穿越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感观敏锐到了极致,数百米之外哪怕是隔着几堵墙,他也能够清晰地听到其中微小的声音。

这也让白杨通过这些获得了一些有用的情报,比如说周围狱友们的信息,这些或许在他越狱的时候能够用得到。

白杨坐起身,走到了铁窗边缘,看了一眼铁窗之外的天气。

窗外阴沉的云雾从天空之上的压了下来,大风从深黑色的海面之上的呼啸而过,掀起巨大的浪花。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湿润的气息。

暴风雨要来了。

这对于白杨来说有好有坏,好的一方面是这种天气之下,他一旦逃离,警犬和直升机都无法追击他,因为气味会被雨水冲刷掉,而直升机根本无法在这种暴雨之中前行。

另一方面,他到时候需要面对的就是狂风暴雨的海面。

“需要改变一下计划了。”

白杨眯着眼看着外面的天气,那风声依旧在疯狂嘶吼。

“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就是我离开这里的时候。”

………

一刻钟之后,一众人被安排分批次去食堂进餐,在此期间所有人都要佩戴着手铐。

早餐是意大利面,味道还不错,对于白杨来说,如果说这个监狱还有什么可取之处,那么就只有伙食了。

在早饭的过程之中,白杨打量着今天在监狱执勤的狱警,这些天他已经观察了出来,整个监狱之中有着三批狱警,他们会轮流倒班。

早上六点到晚上七点是一批,晚上是另一批,其中还有一批随时轮换。

每一批大约有十多人,这还不算外面值班的狱警。

他们每人身上都有配着一根电棒、一个甩棍,一把手枪,一个通讯器,白杨要想越过他们,那么就只能不给他们任何一次汇报的机会,不然整个阿萨尔斯的监狱就会立马戒严。

唯一让头疼的是,这些狱警一般都至少是两人搭档,很少会单独行动。

整个早餐只有囚犯们咀嚼的声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声音。

白杨观察完今日的狱警部署之后,快速吃完饭回到了自己房间之中开始等待大雨降临的时候。

窗外的狂风越来越大,海浪拍落的声音从窗外不断地传来,白杨坐在床头的位置倚靠在铁栏杆之上看着巡逻的狱警。

今天又有人绝食了,就在白杨对面的两个监牢之中,最终被狱警带去强行灌食,白杨看到了有人拿着一个巨大的漏斗,显然就是灌食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