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辉煌的履历(2 / 2)

这个怪物很凶猛 未名北 4708 字 11个月前

“乔志文先生,您好,我是法庭委派给你的律师程音,鉴于你不会因思特帝国的官方语言,我会使用汉帝国的语言与你进行交流。”

白杨抬了抬头,露出一双平静的双眸看向了对面的女人,从她话语之中提取着关键的信息,了解着自己的现状。

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不会英语,而且原主人似乎还没有被判刑,不然他现在不会见到律师。

只不过因斯特帝国和汉帝国这两个名字听起来,让白杨有些不好的预感,他了解原本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名字,同时代根本没有这两个国家。

看来他似乎不单单是换了身体,还很有可能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这着实让白杨的心情有些不美妙,他讨厌不在掌控之中事情。

现在也只能希望这家伙是被冤枉的,亦或者是犯的罪名不大了,不然白杨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先说说我犯了什么罪吧。”白杨面无表情地道。

程音翻了一下手中的文件,沉默一下道:

“虽然目前还没有审判,但是就目前资料显示,你被指控犯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等十七项罪名,至少造成一百五十二人死亡,三百五十七人受伤,累计造成经济损失超过五十亿特元。”

审讯室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白杨嘴角抽搐了一下,印证着他并不怎么美好的心情。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这是要上天吗?

一个人造成了一百多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还被指控十七项罪名,这就是一个恐怖分子之中的精英吧。

这还能够洗的白吗?

当然白杨现在最想问的是,如果他现在说这身体的原主人已经死了,有没有人信他?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我自己竟然是一个人渣,而我自己却不知道,但是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

审讯室里安静的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白杨的眉头几乎扭成了麻花,半天才开口道:

“证据很充足吗?”

长时间的沉默让程音有些害怕,她身子看上去挺拔,实际上绷得很紧。

在来之前就被告知过,她现在的这位顾客很危险,之前在第一次抓捕的过程之中,这位顾客徒手杀死了五位持枪的因思特帝国警察。

这使得与其交流本身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好在这种沉默没有持续太久,程音不由在心底舒了一口气,然后专业地道:

“几乎不可能有翻案的可能性。”

说到这里,程音顿了顿,然后小心翼翼地道:

“而且根据现在的情况,你很有可能成为因思特帝国恢复死刑之后,历史上第十七个被判死刑且立即执行的犯人。”

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真的是没有一点翻案的可能了,这特么都叫做什么事啊!

白杨感觉自己的脑壳都在疼,他不过是洗了一个桑拿,然后睡着了罢了,结果这会怕是睡出来大问题了。

他即将登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因思特帝国的历史,只不过留下的只有臭名昭著的恶名。

“真是辉煌的履历。”白杨抬了抬头,仔细打量一下眼前的程音,“你准备怎么为我辩护?”

程音沉默了一下,然后道:

“乔志文先生,我实话告诉你,整个因思特帝国之中不存在能够为你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我能够做的就是来这里走个流程,嗯……整个因思特帝国所有民众都希望你能够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

嗯………这句话真的是有些扎心了,算是现代文明对于一个死刑犯的最后的体面吗?

这个世界对于穿越者真的太不友好了。

白杨发誓如果能够遇见那个给他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的人,那么一定锤爆对方的狗头。

整个谈话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正如那位女律师程音说的,她就是来走个流程的,至于想要免罪,整个因思特帝国之中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因为……所有人都想要他死。

………

“哐当!”

囚牢冰冷的铁门再次关上了,昏黄的灯光照耀在白杨的身上。

大约十个平米的房间之中,左边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床,刚好可以躺下一个人,而在右面则是盥洗池和马桶,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整个囚牢因为沉默规则此时就像是一个棺材,棺材的内部没有丝毫的声音。

白杨没有坐回床上,而是走到了房间的尽头,在这里有着一个窗户,玻璃已经破碎,上面沾染着泥渍,只有那一根根铁栏杆依旧矗立在那里,将通往外界的窗口彻底封死。

白杨顺着铁栏杆的缝隙望了出去,窗户的外面是川流不息的跨海大桥和矗立在大陆之上繁华的城市。

这才是对于监狱之中的人最残酷的酷刑——眼睁睁地看着最繁华的都市,承受着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寂寞。

看了许久之后,白杨才看了看头顶的监控,然后坐回了床上。

床板很硬,被褥带着潮湿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但是白杨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只要在这监狱之中待下去,那么就必死无疑。

一旦之后开始审判,那么当庭枪毙,他估计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作为一个无罪的人,白杨不能接受这种审判。

他要越狱。

从这个号称世界之上最难逃离的监狱之中离开。

白杨翻身躺在了带着潮湿气息的床上,湿润的气息像是要沁入他火热的身躯,昏黄的灯光倒映在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

“开局就是被勇士即将诛杀的恶龙吗?我怎能让你们如愿?”

将手臂枕在了头下,白杨神情平淡而坚定。

“哪怕是恶龙,我也会是最凶猛、最不可驯服、最让人胆寒的恶龙。”

白杨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这个世界的人要杀他,那么他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想要我的命,有本事就来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