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阴翳(1 / 2)

“咳咳……是我的错,我忘了你现在的身体比我还差……抱歉……”

被藤原夜一这么说,剑痴分魂不由得背过身体尴尬地咳嗽了两下,这才重新转过身来开口道。

“那孩子,我就跟你直说了……获得世界意志认可的人拥有重启一次世界的权利,这就是来自于世界星龙的龙魂残片最为重要的一个能力,也正是因为这个能力,混沌的入侵才能被秩序之环抵御在外,难以寸进。”

“重启世界?不管怎么说,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不跟漫画小说里编的故事一个样子了吗?”

凝视着掌心里的龙形玉环,藤原夜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好端端的从同人文变成了重生文?为了早点结尾开新书,要脸的作者还能要点脸不?

自然不知道藤原夜一想要拿起间龙吻前往原初地球砍掉某个浑身寒毛满头大汗的扑街写手,剑痴继续解释着。

“每一个龙魂残片中都蕴含着秩序星龙的一份创世之力,创世之力可以被世界意志认可的人用来回溯或是升格。

现在龙咒界被混沌全面入侵,普通方式显然已经没办法挽救已经快要死掉的龙咒界,所以通过升格世界让世界的等级提高肯定行不通了,那就只能回溯,让龙咒界与龙城恢复到混沌入侵之前的某个时间段,在混沌占领世界前,想办法改变即将发生的这一切……”

“等等,这样的回溯是指整个世界回到过去吗?而且使用回溯过后,龙魂残片会怎样,之后想要升格的话要怎么办?咳咳咳……升格世界又意味着什么……”

“小家伙,你的问题未免也太多了吧……”

苦笑了一下,考虑到现在藤原夜一是个老人,出于‘尊老’和‘爱幼’的想法,年龄足有两千多岁的剑痴还是慢慢答道。

“回溯并不是让世界回到过去,而是让你带着部分记忆回到过去的世界,你要是非要问我具体是什么原理,你觉得才区区元婴期的我能理解创造了无数个世界的秩序之龙的想法和能力吗?”

藤原夜一赶紧摇摇头,这样的态度倒是让剑痴有了欺负老人的负罪感。

“至于说回溯之后,龙咒界的龙魂残片自然是会消失。

所以若是不考虑掠夺其他世界的龙魂残片的话,每个世界有且只有一次回溯或是升格的机会,所以你回到过去后,只有一次拯救龙咒界和你的小女友们的机会,在抢夺到另一块龙魂残片之前,不会再有第二次回溯的机会。

至于升格的话,简单来说,越强大的世界越是需要更强大的龙魂残片来提升世界等级。

在世界完成升格后,世界意志和原世界土着的先天气运也就越强大,能获得的力量和寿数也就越多。

就像是我的真身去过的那个修真世界一样,在那里,随便找一个修仙门派的筑基期弟子都能活三百多岁,龙咒界人类的那区区百年寿数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这就是世界升格后最为直观的体现。

如果不考虑‘五条小子’这种被世界意志加成无数光环,年纪轻轻就掌握了空间法则的世界之子的话,随便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一旦侥幸通过难得一遇的空间裂缝来到龙咒界,单凭一把下品飞剑就能吊打所有的强者,成为无人可敌的土皇帝。

当然,强大的实力自然也会招来更强的混沌敌人,越是强大的世界,在秩序之环中的位置就越是靠近外侧的混沌,就像是那个修仙世界对抗的并不是龙咒界的混沌邪魔和地狱恶魔,而是可以轻易毁灭一个星球生命的域外异魔……

我这么跟你说,你可明白?”

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感受到了剑痴的些许不耐烦,藤原夜一小心地问道。

“我明白了,那……前辈……回溯的过程……”

“好,明白就好,那我就祝你一路顺风……大男人别这么婆婆妈妈,当年我要是像你这个样子又怎能筑基?走你!”

“诶诶诶!?前前前辈我话还没……”

“记住,这一次你会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一切,能不能拯救你的那帮小女友脱离毒手,就看你自己了……”

随着剑痴的斥责之音落下,藤原夜一手心一烫,眼前一花,只感觉自己跌落到一片无底的星光深坑之内,渐渐地失去了身体的实感。

随着意识越来越沉,藤原夜一彻底失去了对自身的感知。

“如果再来一回的话,我会忘记你们吗……”

…………分割线…………

乌云蔽空,沉重的夜幕笼罩在仙台市的上空,却丝毫不影响仙台市的繁华。

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在喧闹的商业街里,明亮的灯光驱散黑暗,把恐惧与未知隔绝在了人群外。

在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却突兀的伫立着一个奇怪的高中学生,与周围永不停歇的动景格格不入。

一道晃眼的雷光闪过,高中生宛若木偶一般僵硬地从口袋里掏出熄屏的手机,也不开屏,就那么呆呆地竖立在自己脸前,借着街边略有些暗淡的灯光,少年凝视着手机屏幕内那张清秀精致,宛若白百合一般柔和的俊秀脸庞,呆滞而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澈,继而又变得有些深邃。

就像是一个看到了傻子的白痴一样,少年就这么直愣愣地注视着手机屏幕里映射的自己。

面对突然出现的变故,高中生身边姿色姣好的女同学也停下脚步,一脸的奇怪。

“夜一君,怎么好好的突然想起照手机?不用照的,你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并没有在看脸上的脏东西,我只是觉得,有些刻进灵魂里的东西,果然还是忘不掉……”

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在少女有些茫然的神色中,少年却是在收好手机后,小心地拿起了胸口挂着的白色玉石项链放在嘴唇边轻吻了一下,少年温柔的动作甚至让站在旁边的少女产生了对方是在婚礼上轻吻自己的错觉。

‘果然啊,夜一君是一个很贴心很温柔的男生……’

并没有追究少年刚才发神经的意思,见少年如此喜欢跟自己在古物店买到的狐玉,此刻的少女反而是开心了不少,直接抱住了少年的右胳膊,用饱满的胸怀夹住了依旧轻握着狐玉不放的右手。

“夜一君,你要好好戴着喔~绝对绝对不许丢掉!”

“放心吧,她就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忘都舍不得忘掉,又怎会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