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母子相见(1 / 2)

菲力小朋友怀着几分期待来见人,也带着几分犹豫,因为他将见到自己的亲妈。经过这段时间的往来,菲力对父亲还是算是熟悉,关系也是很不错,对一个从未感受过父爱的孩子来说,爱德华是好爸爸。

只是跟着爸爸一起来的人还有自己的母亲, 菲力抿了一下嘴,他就没有看见过亲的妈妈,对于一个没有见过的人,他心里有些不安。她是怎么样的人?会不会像上一个妈妈一样?

想到这里的菲力小小的身体渐渐有些僵直,眼睛不自觉想要找寻退路。越是靠近越是感觉到有些恐惧,就连脚步也变慢了很多,甚至他自己的身体不自觉靠近了凌霄。

凌霄感觉出来,暗中叹了一口气,她之前在爱德华做出决定时并没有反对他的决定, 因为她看的出来菲力有些惧怕女性,尤其是像尾砂这一类的女性。

可怜的孩子,真的是太倒霉了。既然如此还是先不要回家,不单单是因为因为想要改变一下菲力的样子,更因为他需要一个温和的环境摆脱一下过去的环境影响。

即使在比较正常的环境里生活了大半年,看上去菲力变得十分阳光,整个人也仿佛忘却了过去,今天才知道之前的岁月还是给他留下了一些深深的烙印。

其中他会对名头叫妈妈的这一类人带着几分警惕,而不是觉得母亲是天下最爱他的人,小小的孩子有着连他自己没有察觉出来的心理阴影。

这就是孩子要有好父母的重要性,父母亲一般是孩子最大的保护者,而事实上有些父母根本就是真正的父母。别说什么是父母生育出来他,过后做儿女的,即使被做父母亲人无端打骂,都要甘之如饴,这种想法完全不对。

凌霄自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土著们的想法不一样, 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错,而她的想法更多源于原生世界。

这是因为社会一直在进步的原因,人的思想也在不同的变化,很多东西都会改变,原本以为对的也会变成错的。曾经儿女是父母亲的附属品,而到了后来儿女成为独立的个体,这就是一种进步。

反正凌霄觉得做父母的无缘无故打骂孩子就不对,凭啥让一个无法辨别好坏、无法反抗强力的孩子处处忍着?也不怕让孩子忍成便态?

最好笑的是有些人打骂完孩子,觉得孩子还小,不会记得,事实上并不是,有些幼崽也许会遗忘伤害自己的人,或者一辈子就碌碌无为,并不会造成什么大范围的伤害。更有可能无法遗忘受到的伤害,最终有人会报社。

因此要注意保护好孩子们,从社会层面进行对父母亲的监督,对孩子们进行保护,尽可能减少对孩子的伤害,有句话不是说:有人会用一辈子来遗忘自己在童年受到的伤害。

菲力就是一个无法遗忘尾砂伤害的孩子, 看上去整个人阳光灿烂,不等于他内心深处有着对所谓的母亲有着阴影, 即使尾砂再也回不来,但菲力还是无法马上挣扎出来。

是的,即使父亲爱德华亲自告诉菲力,那个曾经虐待他的女人再也回不来,菲力心里是带着几分欢喜,但跟着他的心里有了一些想法,不知道该怎么做?

爱德华自然看了出来,就问了一下他的看法,才知道菲力觉得自己是不是要给尾砂求情,因为这些年来他一直是尾砂的儿子,多少还是一点点感情的。

而且要是不求情的话,会不会有人说他对尾砂没有良心?菲力一直记得之前的街坊四邻都让他多记母亲对他的好,少计母亲对他的坏。

爱德华听了之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些四周的人之所以这么说,大概也知道尾砂对孩子不好,但作为大人自然要站大人的立场上,万万不可能让菲力反抗自己的妈妈。

但爱德华听后感觉不一样,这完全就是其他人都站在一起让菲力认命,完全不许反抗,万一尾砂打死菲力,只怕也会有人觉得菲力死的好。

因此听到菲力的问题后的爱德华眼睛里闪过寒光,真的是很气,一想到儿子在夫妻两个人看不见的地方吃了那么多的亏,就让爱德华差点暴走。

好在他还记得儿子就在眼前,没有发作出来,此刻的他暗中庆幸当初自己没有一刀砍死尾砂,不然只怕菲力听了之后会感觉不太好。

还有爱德华发现自己的儿子菲力太过善良,善良是好事,但有可能被对手利用,很多时候善意不一定会得到好报。因此作为父亲的爱德华决定以后要好好培养一下儿子,不要轻易发善心。

即使爱德华没有露出了愤怒,但还是泄露出来一点点的不高兴,让菲力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害怕,他就怕大人变脸。每一次尾砂变脸,都会狠狠打他一次,因此他有些怕。

爱德华看到后有些后悔,孩子遭受了这么多的虐待,心思比较敏感,自己不应该发脾气的,不要让孩子害怕自己,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慰还是孩子的菲力。

按说即使尾砂不是他的母亲,又一直虐待菲力,菲力对尾砂的印象不怎么好,但苦难日子都没有磨去他善良的品质,因此爱德华有些想要问问尾砂有没有心?这么对付一个心性纯良的孩子。

但此刻的他更想着要怎么安慰一下自己的儿子,不让菲力因为尾砂而自我折磨,只是菲力年纪还小,说大道理有些说不通。

就蹲在地上看着菲力,笑着说:“她还活着,去了她应该去的地方,儿子,她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作为一个孩子就好好学习。”

菲力听了之后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作为一个孩子只能乖乖点头,爱德华揉了一下儿子的头,假装并没有看出来菲力的担忧,反正尾砂还活着,他完全没有撒谎。

爱德华暗中叹了一口气,能够看出来菲力虽然答应了父亲的话,但还是带着几分担忧,他想要找凌霄说说情况,看看凌霄有没有办法解除菲力的烦恼。

凌霄知道后点头答应,在爱德华走后就问了一些菲力,知道菲力还是有些担心尾砂,虽然尾砂虐待了他,但他还活着。之前其他人觉得只要他活着,就不要记恨其他人。

菲力很清楚一件事:这些年来要是没有尾砂还愿意养着他,只怕他不知道去了哪里?又不是没有孩子失踪过?

听了菲力的话之后凌霄笑了,看看!这就是心有善意的人,和一心觉得别人害自己的人脑子的不同之处,有人一心念着其他人的好,也有人一心只想着自己过的好,全然不管其他人死活。

凌霄自然不可能让一个小可爱为了尾砂那个女人感觉到愧疚,尾砂这种换孩子的行为,等同于人贩子,对人贩子根本不需要客气。

她自然没有马上说出来这个说法,因为小孩子的善心应该保持,不能直接说他做的错,而是选择另一个方式让他学会思考。

因此她带着菲力一起散步,告诉他说:“你不需要担心,菲力,你还记得我之前在课堂里说过的话吧?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初她把你从你的亲生父母身边偷走,就是一个做了坏事的人,自然要接受惩罚,菲力,你不要说她对你有恩。

如果有一个人在后面一脚把你踹下深渊,然后那人又伸出手把你拉上来,那么你会觉得是那人救了你吗?”

说的这里的凌霄转头看向了菲力,她自然看出来菲力的善良,但凌霄想要让菲力记住,善良要用在适合的地方,不要对自己的敌人善良,不然倒霉的是自己。

从尾砂偷换孩子起,就是爱德华一家人的仇人,包括是菲力的仇人,尾砂给与菲力的照顾也不是为了赎罪,而是为了她自己的将来,因此不要想着尾砂的恩情。

事实上尾砂对菲力有什么大的恩情?如果菲力没有被换,小日子绝对会过的比现在好太多,他会活的更好。

因此凌霄说:“你还以为她真的对你有恩?不!她做的事情属于坏事,如果没有她,你会在自己父母身边长大。根本不会吃不饱穿不暖,也不会被人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