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赵公子的想法(1 / 2)

天清锏 夜钓小子Z 2802 字 9个月前

天清锏上灵气四溢,祂像一只咧着嘴的恶魔,空气之中灵气摩擦的细微声响化作一句又一句:“杀了他……杀了他……”

如此焦躁不安的天清锏林岩也是第一次遇见,但赵公子并没有因为少年的鲁莽举动而变得恐慌起来,依旧镇定自若道:“都说了不必紧张,我和你说这么多,你还觉得我想要对你不利或是其它什么吗?若是这样我相信欧阳音离小姐早就解决你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你携带武装堂而皇之地走进我的临时指挥部了。”

林岩楞了一下,放下了举起的天清锏,灵气重归平静的声音像极了嘘声。

“你说的对……”林岩摇晃了一下脑袋,刚刚他差点就没忍住将天清锏砸在赵公子的脑袋上了。

“我这人向来有话直说,我也不想隐瞒你。”

“你身怀神器,却不知前路为何,你很迷茫。所以我的到来就是为了给你指引前路,一条光明的道路,一条让我们所有人通向未来的道路。”赵公子的高谈阔论让林岩心中产生了不小的动摇。

他是天选之子吧?获得了天清锏之后带给他的从来都不是喜悦,虽说每天都安然无恙但他也不得不在想这并不是一份机缘或许是他的诅咒。

天清锏的故事并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林岩也不敢轻易动用天清锏的能力,以现在的他来说根本就守护不住这个东西,原本他是想扔掉天清锏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岩发现自己越来越舍不得手中的天清锏了。

“不用怀疑,你既是天选也是唯一,这个世界也本该围绕你旋转。”赵公子继续说道:“你觉得现在的南国怎么样?”

“安定?”林岩有些不确定,明明书上都说南国如诗如画美若仙境,但当林岩真正行走在这一片土地上之时,他只见到了满地饿殍尸横遍野。

只有这怀安城之中才是一幅安宁祥和的模样。

“安定只属于现在的怀安城,你知道这个国家有多少个像怀安城的城池吗?”赵公子自问自答道:“成百上千个,但能做到怀安城这份真正繁华的显然也只有怀安城了。”

“官宦贵族宗族是狼是恶,是冲破堤坝的洪水,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只有利益。

老迈的战士已经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掌控,若是再无人清缴这些毒瘤,治疗这些恶疾,那么这昔日强大的战士也终将溺毙在自己的毒血之中。”

赵公子说道这里吐出一口浊气,表情真挚热烈道:“但你不同,你是最为特别的人,你是被神器认可的人,你才是我们的希望。”

“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天清锏固然强大,但现如今的他根本就承受不住天清锏爆发后溢散而出的灵气,柄部的宝石颜色又一次改变,变得更为深邃,或许下一次挥舞天清锏就是他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为了未来而负重前行是你我更是每个人的责任,当然不可能只交由你一个人来做,我们需要一场变革。”赵公子拿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东西。

一套黑色的飞鱼服上用金线刺绣着龙首鱼身的飞鱼,暗红色的臂铠上满是篆刻符文,灵力流淌充盈无比。

这就是赵公子的目的,一个长线投资。

他的本意并非颠覆这个国家,他没必要这样做,之所以帮助宣王也仅仅是因为宣王身上的灵力天赋是他所见过最强横的,同等阶下也已经天下无敌了,甚至血脉稍显弱小的灵兽同等阶之下已然不是宣王的敌手。

赵公子不是没有想过除掉宣王,日后宣王越来越强大,这个曾经的合作伙伴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吞掉他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昊司。

久思成疾,眼见宣王日益强大他夺取皇位的野心也变得越来越大了,或许再过不了多时现在还和和气气的宣王就会过来“借钱”招兵买马了。

现在不一样了,手握神器的林岩站了出来,虽然他很弱小、很无知甚至还是一个孩子,但这并不妨碍赵公子的计划。

一个还不成熟的孩子难道不是资本家最好的伙伴吗?只需要想他展示一下金钱的魔力或是展示一下勤奋的魅力,让他看到希望,却永远不能触及,就能让他们勤勤恳恳拼死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