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1 / 1)

王妃总想着赚钱 玉飏 2366 字 2021-10-29

“该说你太过骄傲呢,还是胆子太小?”过了一会儿,陆斓煜不知想起了什么,食指和拇指摩挲两下,缓缓勾起唇角。

“小姐,喝水。”小双端起茶杯递给楚琼玘。楚琼玘接过茶杯转头看向有些发愁的小双:“双儿,你是不是有什么想问?”

“小姐,我……不管小姐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跟着小姐!”小双说完定定地看着楚琼玘。“噗——哈哈哈……”楚琼玘突然间笑了,小双有些莫名其妙:“小姐……”

“小双,你对我忠心,我没有怀疑你。小双,比起你把我当成主子一样尊重,我更愿意被你当成亲人一般亲近。”

“嗯……”小双有些犹豫,楚琼玘也不出声,就耐心等着小双。

“小姐,所以,您到底为什么突然要回京啊?王爷平时待您很好啊,是不是王爷说了什么让您不开心了?”小双有些小心翼翼。

“双儿,这段时间以来说我的人还少吗?说我身为女子却抛头露面不自量力,说我无有才干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和尊贵的身份……双儿,这些话我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在意。真正让我急忙赶回京城的原因是……双,陆斓煜他对我存了杀心。”楚琼玘看着小双,她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瞒着她身边最亲近的人,更不想看到小双毫不知情地继续撮合他们两个。

“杀心!……小姐,那可怎么办?摄政王想做的事向来没有做不到的呀!”小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里面满是惊恐和惊讶。

楚琼玘抬手拍了拍小双的肩膀:“没关系,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嗯,奴婢相信小姐。”

南冥一路上加紧赶车,一行人十几日后到达了京城。

“小姐,我们已经进京了!”小双掀开车帘探头看了看外面繁华的街道,脸上的开心抑制不住。

“嗯,我知道。”楚琼玘扬了扬嘴角。

“小姐,我们直接回侯府吗?”南冥降低了车速。

“不回,去朱雀大街上的灵美布庄看看。”楚琼玘语气十分漫不经心,随即,她撩开车帘稍稍侧脸看向外面。

南冥得令后调整方向去往朱雀大街。

马车走后,一旁茶楼上临窗而坐的男人收回视线。

马车在灵美布庄门口停下,楚琼玘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微微挑帘看着店门口。

“小姐,有什么不对吗?我们不下去?”小双见楚琼玘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不解。

“不急,等等看。”楚琼玘随口回答。

小双自打从徐州出发,对楚琼玘越发依赖信服:“好。”

楚琼玘在马车上掀开一小溜空隙,看向灵美布庄门口,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店里大半的情形。就这么看来,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布庄的生意变得更好了。

“掌柜的和伙计们都做的很好!一人多发半个月工钱以作激励。”楚琼玘放下帘子。

“好嘞!”小双咧了咧嘴。

茶楼里:“主子,没错,她就是广德侯府的嫡长女,最近搭上了摄政王陆斓煜的那个女人。”

“本王知道。”

“南冥,走吧,我们回侯府。”楚琼玘坐直身子吩咐道。

“小姐,我们回去了,王姨娘她们会不会嘲笑我们?”小双有些发愁。

楚琼玘有些好笑:“怎么,回来的时候倒是坚决,到家门口了反而不敢进去?”

“我怕嘛,那可能我这就是人家说的近乡情怯?”

“小姐,到了。”南冥突然发声。

“好。”

南冥跳下马车,把车凳放好:“小姐,请下车吧。”

“嗯。”

“大小姐,你们怎么回来了!”门房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跑上前请安,并且派了小厮去叫管家。

楚琼玘提着裙子一步步下了马车:“嗯,爹爹今日可在府中?”

管家气喘吁吁地跑出门,跑到楚琼玘面前站定:“大小姐您回了,侯爷这时候正在书房。”

“还有旁人么?”楚琼玘睨了管家一眼。

“呃…王姨娘和二小姐也在。”

楚琼玘得到答案再没说话,抬步走进侯府,一众人连忙跟上。

“小双你去收拾行李,其他人该干嘛干嘛。”楚琼玘说完就去了风霆院。

风霆院的小厮们看见她就想去通报,“不用通报,我直接进去就行。”

“侯爷,您就答应吧?反正大小姐也不在,那也是苓儿的外祖家呀!让苓儿去也是一样的。”楚琼玘刚走近书房就听到王姨娘的声音。

楚琼玘站定了,她想听听王姨娘还能说出什么,她爹会有什么反应。

“是啊爹爹,秦家都已经发帖子过来了,我们推掉显得我们太没规矩了。”这是楚玉苓。

“侯爷,”王姨娘一开口居然带了哭腔:“妾身知道侯爷觉得大小姐从小没了亲娘孤苦,所以这些年来一直补偿大小姐,但是,但是您看看苓儿,苓儿她已经及笄了,却还没开始相看人家,妾身心里急啊!”

“好了,苓儿的婚事我自有主张,琼儿还没回来,你们暂时不用去秦家了。”

楚琼玘想起来了,她的舅母之前诊出了喜脉,再加上她哥哥楚岧峣回京,所以秦家想要借此办一场,居然还没办吗?亦或是…在等她?

“爹爹!”楚琼玘先喊了一声,才抬脚迈进书房。

“琼儿给爹爹请安!”楚琼玘福了一礼,继而起身抬头看向广德侯:“爹爹,女儿回来了。”

“好!琼儿回来就好。”眼看着广德侯要掉眼泪:“爹爹,不止刚刚你们在说什么?”

“王姨娘和妹妹也在?那怎么都不来行礼啊?难不成没看到我吗?”楚琼玘眼神扫了一遍王姨娘和楚玉苓,然后看向广德侯,一副认真的样子。

果不其然,广德侯脸色变得严肃,看向楚玉苓:“怎么不去给你姐姐行礼?”

王姨娘看到广德侯变了脸色,连忙打圆场:“侯爷,是苓儿觉得跟长姐关系好,不需要这些虚礼!”

“姨娘这话可就不对了,礼不可废,不管是人前人后,如果不注意的话,就容易像姨娘一样,张口闭口苓儿,姨娘没个姨娘的样子,小姐没个小姐的样子。”楚琼玘脸色淡淡的,她看向广德侯,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王姨娘和楚玉苓。

“我…”

“我记得以前已经提醒过姨娘注意称呼了,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刚刚听姨娘说想去我外祖家?这也许不太合适吧?到时候在宴会上管不住嘴,别人还以为你一个小小姨娘是我侯府的当家主母呢!”楚琼玘看向王姨娘:“别人这么想,丢的可是全侯府的脸面!您说是吧?姨娘?”

楚玉苓脸色变了几变,她再骄横也知道这不是任由她发脾气的地方,于是跺了跺脚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