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三章 一念之间改变命运(2 / 2)

数钱游戏 千里言羊 2416 字 5个月前

那贼心已经算准了她的路数,那魔掌已经掐断了她与外界的联系,留给她的只有任其宰割的绝望了。

绝望中,古兰只有以沉默来和他对抗。她幻想着,但愿这畜生还保留着一点点人性。只要坚持到天亮,也许这畜生会回到人类,让自己逃过一劫。

而这也像被那老拐子算准了一样,那畜生对古兰依然保持着猎人对猎物一般的痴笑。那冒光的眼睛与古兰已散光的眼睛对视着,而那灵活的辣手却在猛猛的肚皮底下摩挲着。

一会儿工夫,就从那肚皮底下摸索出一大坨紫红紫红的肉来。那肉前边是带了钩的、尖尖的、紧贴着肚皮往前挺着的,又似乎是冒着热气、发着腥味的。

当这坨肉钻出来后,那老拐子就把猛猛推到了床边。那狼狗到了床边,就把两只前爪抓在了床沿上,那肉尖已触在了床裙上,后肢一用劲就要上来了。

这出人意料、不齿人类的一招,一下子就把古兰击垮了。她想到了那句用狗骂人的话。那句用狗骂人的话,让古兰神魂出窍,只剩下一具皮囊了。那皮囊颤颤惊惊地冒出了两个字“别,别”就歪倒了下去。

看到猎物倒下了,那畜生就把狼狗推到了一边,那又粗又短又歪歪的腿一拐扭便拐扭到了床上,欺身而上了。

这一刻古兰是僵死的,但僵死着却有着将死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是一把木挫在里边抽拉一样,就像是猫爪子在里边抓挠一样,就像是生了锈的钻头在里边旋转一样,就像……真正的非人的折磨呀,真正的痛不欲生呀,真正的生不如死……

看着古兰那痛苦的样子,毛毛眼里第一次冒出了凶凶的火星子,弓起身子就要扑向老拐子。但是就在它刚刚要跃起的刹那,被猛猛那又粗又长的大爪子一伸摁住了。

在古兰的死去活来中,那老光棍却像水主席讲到的那些做惯了直销的难民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好项目恨不能一次就把以前所有的损失和欠账补回来似的,乐此不疲的、极其投入的在古兰身上深挖细找、精耕细作着……。

无奈、无助、屈辱、厌恶,最要命的是羞愤。这些感觉混杂着、交织着、纠缠着、拉拽着,把古兰拖进了无底的深渊。

无底的深渊里,那老光棍还要不停的把她翻来覆去,把她不停的颠三倒四,把她不停地辗转腾挪,把她不停地推拉弹拨,把她不停的煎炒烹炸……

还要不时地抽颗烟、不时地喝点茶、不时的洗洗手、不时地擦擦汗……嘴里还在急吼吼地“多用一会、再用一次”,还在“让老苗子知道了、就弄死你、弄死你……”。

在这没完没了地折腾中,古兰那将死的心里,那眼看就要失去的意识里,却又极不合时宜的翻上来一种羞死人的感觉,正像那污水池里的沼气一样要冒出来。

冥冥中极度不甘的古兰为了避免那沼气冒上来点燃、烧掉自己,只得恨恨地咬着牙把那愈来愈大的气泡死命地憋回去……。就在这夺命的水火不容的两极之间、扯拉撕拽中,古兰万劫不复的沉沦了、崩溃了、肉体和精神分裂了。

那噩梦过去了一天古兰才挣扎着醒来。又过去了一天古兰才挣扎着起来。又过去了一天、又一天,苗准才有空来看她。这是她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她对这见到的第一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一念之间改变命运。”

此后,古兰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见到人,也无论男女老少,也无论认识与否,迎上去就这一句话:一念之间改变命运。

(第一部?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