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那是他的事(1 / 2)

夫君大人太难追 初故. 2359 字 2个月前

“可是爹爹,您今天说的,孩儿与晋辞哥哥有婚约,是真是假?”

奚大人看着她:“亦真亦假。”

奚大人走后,奚青山抱膝坐在床上发呆,微微叹口气:“若是娘亲在就好了。”

长清宫——

夜色凉如水。檐下的罩纱灯笼无端被路过的秋风挑逗,羞红了脸洒下一层黄昏光晕,顺着理石台阶层层漫下。

男人立在石阶之下,身姿挺拔,站姿端正,一动不动。夜风掠起他墨色金纹披风一角,好似被人轻轻攥住。

良久,他抬脚往石拱门走去,遇见谢之怀回来。

“殿下。”他拱手,“请回屋。”

恒寂看了一眼门外的夜色,微微颔首。

“殿下要查的那个人,已有消息。晋辞,字行渊,正值弱冠之年。他父名唤晋山,字隐之,出身商贾世家,发妻早逝,并未续弦,带着唯一的儿子常年走南闯北经商。除此之外,他的身份严密到查不到其他信息。”

食指微屈轻扣桌面,淡淡道:“过于严密的身份,才有问题。”

“殿下,还有一事。”

“先生请说。”

“晋家与奚家关系甚好,之前他们自湘州向梧州出发,是奚大人之子亲自不远万里去接。”

恒寂微微颔首:“昔年奚长歌忽然叛晋投恒,也不是没有原因。”

谢之怀眼神深深,将那块纯金鱼形状令牌恭敬呈给他。

屋里一时陷入沉默。

谢之怀盯了他半晌,也不知是从他那万年冰山的脸上看出了什么,提醒道:“前路漫漫,路途艰难,还望殿下坚定不移地朝前走,莫要受儿女情长的影响。”

他既然选择奉玄王为主,就要事事为两人的前路着想。君荣我荣,君辱我辱;君成我成,君败我败。

而九华帐中,奚青山像块烙饼似的翻来覆去,半晌后干脆披衣踏鞋,出去散散心中闷气。

不知不觉来到御花园,踩了鞋赤足走在鹅卵石铺就的路上,脚底冰凉。

夜色深邃,左右两旁灯架上的花灯照亮脚下的路,她什么都不想,漫无目的的乱逛。

忽闻一阵悦耳的笛声飘来,牵引她来到一座八角重檐亭前,亭子四面垂白纱,纱下缀有五颜六色的珠子,相碰间发出清脆响。

奚青山瞧周围无人,上前掀开一角纱帘走了进去。

男人背对着他,面湖吹笛。奚青山不知道他吹的是什么曲子,听着悦耳,实则心里却莫名蒙上一层悲伤与压抑。

奚青山才来不久,笛声忽停,男人转过身来。奚青山眨巴着眼睛,愣了几秒才想起他是谁,屈膝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微微一笑,嗓音温润:“请起。”

奚青山盯着他看,不觉微微蹙眉。

“怎么了?”太子问。

“太子殿下,很像我的一个哥哥,他会吹笛,也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