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防盗章!!(1 / 2)

675蟒雀吞龙!

次日,傍晚。

夕阳西下,余晖映红半边天。

匈奴贵族,独有的墓地群。

其中一座平地凸起的坟包,覆盖在积雪之下。

墓前跪着一位匈奴人装扮,浑身是血,冻到瑟瑟发抖的人。

此人,便是布儿只斤。

准确来说,曾是匈奴左贤王的麾下大将。

他不仅杀了少主,还杀了尽忠数十年的主子。

布儿只斤身后,站着一位身披盔甲的武将,俨然正是刘夜。

刘夜身后两丈外,则是典韦以及五百位狼铣军。

“左贤王,我刘夜前来履行约定了。”刘夜凝视着坟墓,沉声道。

忽然,布儿只斤发出大笑,“哈哈哈哈……”

刘夜没有打断,缓缓拔出左贤王曾经的佩刀。

“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

要怪,只能怪我遇到你刘夜。

是我的不幸,也是匈奴不幸。

来吧,让我死在这片草原上。”

布儿只斤说完,嘴角挂着笑意,缓缓闭上双眼。

叮!布儿只斤心怀不甘,却不得不向命运低头,属性+8

“咔嚓!!”

刘夜手起刀落。

布儿只斤的头颅抛向半空,并伴有一股冲天血线。

砰……骨碌碌!!!

人头落地,在雪地上接连翻滚。

方圆两丈之内的雪地,皆被血雾所笼罩。

刘夜反手握刀,自系统储物格中取出一瓶茅台。

旋即,将半瓶酒水洒在墓前,剩下的独自喝下。

“咕嘟!咕嘟!”

酒水两大口下肚,刘夜的胸腹间,仿佛有团火在燃烧。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连串马蹄声。

典韦与众将本能望去,发现竟是一支匈奴骑兵。

“侯爷,有敌人!”典韦提示道。

刘夜没有言语,丢掉酒瓶,凝视左贤王的墓。

片刻后。

骑兵队伍来到近前。

典韦发现,来的竟是匈奴单于,羌渠子!

不多时,羌渠子提着马奶酒,来到墓前。

他一言不发,拔掉塞子,将酒水倒在墓前。

很快,马奶酒流尽,羌渠子对坟墓施了一礼。

“刘夜,我决定了,向大汉称臣、纳贡。”

羌渠子说完,扭头看向被夕阳镀了一层纱衣的刘夜。

叮!匈奴单于羌渠子,诚心向大汉称臣,属性+12

“决定了?”刘夜低声问。

“匈奴人骁勇善战,是长生天钦点的勇士!

不惧一切恶劣环境,骨子里有不服输的劲儿!

可每次面对你,都会吃败仗,我找不到原因。

布儿只斤反叛,让我感到可笑,可悲……”

刘夜打断道“你想说什么?”

布儿只斤沉默片刻,道“匈奴打不过你,不想再打,称臣纳贡。”

殊不知,虽然布儿只斤反叛,但他心底仍旧有一丝期待。

期待布儿只斤借助鲜卑的力量,杀了刘夜,夺回失去的一切。

事实证明,布儿只斤就是一个愚蠢的东西!

强大的鲜卑骑兵,也做不到挽回他羌渠子的一切。

是以,羌渠子选择低头,称臣纳贡,求一世安平。

“写一份详细的乞降书,我会上报大汉皇帝陛下。”

刘夜说完,转身离去,并补充道“择日送回于夫罗。”

羌渠子看着刘夜渐去渐远的背影,由衷的施了一礼。

叮!匈奴单于羌渠子,由衷感激宿主之仁德,属性+12

…………

五日后。

匈奴右贤王大营。

如今是幽州南大营,由大将关羽镇守。

中军大帐。

刘夜居中而坐,诸将于帐下分列两侧。

这时,帐外卫士疾步入内,作揖道“侯爷,羌渠子送来了乞降书。”

卫士说完,恭敬的将写在羊皮上的乞降书,呈交给刘夜。

刘夜接过却没有看,他相信羌渠子不敢耍花样。

同时,帐内诸将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喜色。

自从乌桓西部大人巴勒死后,至今已有三四年光景。

在这段时间里,刘夜与匈奴、乌桓摩擦不断,大小战争十余次,包括瘟疫、寒热症,三方死伤人数超过100万!

单单最为强大的乌桓中部,仅因为一场寒流,数十万人遭灾。

大汉为了和平而战,他们则为了粮食、土地而战。

可到头来,无心插柳柳成荫,尽数落入刘夜之手。

时至今日,刘夜也没有想到,能够拥有乌桓三部、匈奴南北,数千里广袤的土地。

“哈哈哈哈……”刘夜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众人也不自觉的大笑。

叮!诸将享受得来不易的喜悦,属性+78

片刻后。

刘夜止住笑声,面色变得沉稳下来。

“传令,将于夫罗送回匈奴。”

“诺。”卫士领命离去。

“子龙,你亲自带上乞降书,赶赴洛阳,呈交陛下。”

“诺,末将领命!”

赵云上前接过乞降书,以及刘夜写的书信,退出大帐。

“成廉听令。”

“末将在。”

“三日内,将所有鲜卑骑兵的尸体,搭建一座京观。”

“末将领命。”成廉作揖应下。

刘夜转念,正色道“其余诸将要做的,便是挑选军中精锐,精锐中的精锐!”

众人闻言不解。

关羽作揖道“侯爷,您要做什么?”

“既然鲜卑骑兵流窜,我们便要抹杀一切可能性。

由被动变主动,在鲜卑反击之前,掌握主动权。

诸位挑选精锐即可,切记,是精锐!!!”

刘夜说完,下意识的握拳,怒砸几案。

众人见状,无不恭敬施礼,“诺,我等领命。”

叮!诸将诚惶诚恐,不敢怠慢,属性+60

…………

五日后。

临近午时。

刘夜带领典韦、狼铣军抵达涿郡。

郡守府,书房。

刘夜在房内来回踱步。

不多时,须发皆白的鲁大师来到房内。

“侯爷您可回来了,想死我了。”

鲁大师拱手作揖,咧嘴大笑。

刘夜归来,没有见郭嘉、刘虞,却要见他?

显然,这里面有事啊!

叮!鲁大师不解来意,对宿主心生忐忑与不安,属性+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