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12、声东击西(1 / 2)

沈清水闭了闭眼,能见律师也行,能间接叫宋庭君过来。

“好,我见律师,你们把律师给我叫过来。”她道。

但是旁边的人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她,然后依旧表情淡淡的道:“沈小姐有律师么?上面没说,您自己要是请了的话,可以给律师打电话。”

她有点火大了,“那你倒是让我打个电话!”

“对不起,不行。”

她朝天翻了个白眼,明摆着不就是不让她跟任何人联系和接触么,还把话说得那么好听,这些人办事可真是有意思。

就是要关她,一直到公司那边的事情解决是吧?

宋庭君,你可以。

她没有办法,只能耗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个晚上熬过去挺艰难,但看样子还有第二个晚上,沈清水一直在那十几平的房间,虽然有吃有喝,但也难受。

宋庭君接到电话是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电话就是从负责她的人那边打过来的。

“喂?”他原本就神色凝重,带着几分烦躁。

宋庭君人在她的公司,凝露也被带走了,所以公司现在都没人阻拦他办事。

他穿了跟平时一样的西装,外套纽扣没系,此刻单手叉腰,听了一会儿电话之后眉峰皱了起来,“什么叫看起来不太对劲?她怎么了?”

“我们也不清楚沈小姐怎么了,她不让我们进去……”对面的人一副为难的语调。

“钥匙不是在你们手里,一扇门而已,有什么进不去的?她现在什么状态?”

那边的人沉默了会儿,大概是在组织语言,然后听他道:“沈小姐这会儿坐在折叠床上的,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好一会儿这样了。”

好像从下午给送饭就一直没动静,不知道在想什么,门也被反锁了。

“晚餐没吃?”宋庭君眉头紧了紧。

得来肯定的回答,他就挂了电话。

从她的公司出去,赶到那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那个房间依旧大门紧闭,宋庭君走过去敲了敲门,“是我,把门开开。”

但是里头依旧是一点动静都不给。

男人嗓音沉了沉,又敲了两次,“沈清水,把门打开听到没有?”

这边正敲着门呢,隔壁房间的门打开,工作人员匆匆忙忙的出来,一脸慌张,“宋先生不好了!监控显示沈小姐倒下去了!”

隔壁监控显示她就是坐着坐着忽然软绵绵的倒下去了,看起来不像是睡着,估计是晕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

这要是出点问题可就麻烦了!

宋庭君也是脸色骤变,叫人直接把门破开。